返回
首页

第四章:那飞扬的平底锅

徐迟安的直觉告诉他,身后这个男人——很危险。

低下头看向肩膀,徐迟安看到那道疤痕像是一条奇怪的虫子趴在男人的手背上,应该有些年头了。

“他们不是都走了吗?"徐迟安感到很不解,那这又是怎么回事。转过头,徐迟安看到了一个需要他仰头才能看到的男人。像钢丝一样的寸头,再加上钢筋一样拧成的脸,没有一丝皱纹却也注定不会生出波澜,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没有表情的男人。

对的,这就是那第三辆车的主人。刚才前两辆车飘然而去后第三辆似乎并不着急走,徐迟安是一个需要被谈话的人啊!

墨镜男那似乎很有故事的手上下两次动了动,徐迟安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想让自己不紧张啊!真是一个体贴的男人!

“朋友,离刚才那女孩儿远点儿。”墨镜男的声音却是丝毫不呆板,有点江湖气有点滑。

徐迟安又悟了,原来刚才他那个动作表达的是警告的意思啊!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徐迟安给事情定了性。很明显,这位墨镜男是吴青萌的保镖,他怎么知道的?因为他也是富二代啊,富豪的事,他懂!那么如果墨镜男将他英明神武的形象报告给吴青萌的家人,他俩的事不就成了一小半了吗?墨镜男就是那条红线,那座鹊桥!

微微一笑,徐迟安望向墨镜男:“你的苦衷,我懂!但你看我像是一个平凡的人吗?所以吴青萌和我在一块儿你就放心好了。为了她的幸福,你一定会帮助我的对不对?”

墨镜男不动不语,看不出墨镜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情绪。徐迟安眨眨眼,一副对知识充满渴望的表情。再一次感觉到肩膀上的手上下动了两次,墨镜男冲徐迟安点了点头。这次绝对是鼓励!徐迟安想着。这男人真通达!

所以说当徐迟安被墨镜男快到不可思议的一拳击倒在地时他是非常费解的,这人真奇怪,翻脸比刷微博还快。

“朋友,离她远点儿对你有好处。相信哥,哥是过来人。”墨镜男再一次说出了与他外表严重不符的话。用食指指了指徐迟安后,墨镜男走向了轿车。轿车里伸出了一只手,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徐迟安是一个打掉了牙往肚里咽的人吗?富二代是一个怕事的群体吗?他们不怕事,他们惹事!所以徐迟安按了按有点变形的脸,把它还原到原来的位置,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即将启动的虽然不认识但能看出应该价值不菲的车,露出了一个男人看来邪恶女人看来魅惑的微笑,然后从一只蛇皮袋中缓缓抽出一样物事。这样东西下得了厨房打得了流氓,吓得住喜羊羊管得住灰太狼,是的,这件东西就是江湖中流传以久的————平底锅!!!

来时徐迟安他奶奶怕他在学校吃不好,就给他备了个平底锅,好让他自己做着吃,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和一般人吃的一样呢!却没想到学校里哪里有火的问题,徐迟安则完全是把这东西当做兵器来使的。学校不让带管制刀具但没说不让带平底锅啊!事实证明,平底锅真的是一件利器啊,能攻,能守,还能做飞镖。徐迟安现在准备开发的就是平底锅的第三个功能。

“你敢打我?!”徐迟安扩了一下胸,甩了一下手。然后以右脚为圆心画圆,像是仍练球一样转起了圈子。

汽车启动了,缓缓前行。

“嗖!”

“砰!”

那飞扬的平底锅,以一个华丽丽的美妙弧度,击碎了车的玻璃,擦破了某人的头。

徐迟安大叫一声“耶”,然后提着蛇皮袋就开始狂奔。虽然他是富二代,但真心赔不起啊~!

车上走下了两个人,墨镜男和一个俏光头。光头真的很俊俏的,特别是染上一点红,更有些白雪红梅的感觉了。

“操!”俏光头只说了这一个字,但包含了太多的涵义了。他一向骄傲,却没曾想小阴沟里翻了船。

“看出来没,这小子什么路子?”墨镜男依旧酷酷的表情。但可以看出来他对徐迟安的兴趣比刚才大多了。

“不走寻常路!”俏光头评价道。想了想又说,“小聪明,成不了大气候。”

“不要忽视任何一个你感觉可以忽视的人,别忘了咱们是怎么过来的。”墨镜男冷声道。

“知道了哥。”俏光头答应道,笑了笑,他又说道:“刚才我给你竖大拇指了。打人的姿势真棒!”

“那有什么用,我又看不到。”墨镜男摘掉眼镜淡淡道。原来这是一个瞎子!哼,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看看那小子长什么样子,在他手上讨便宜,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

徐迟安跑的感觉那两人大概追不上了,才停下来歇歇。这一天,要人命啊!不再坐公交车,徐迟安一直跑到了学校——景安大学。

来时只是听爷爷说这所大学特好,来这上学的不是学习特别好就是身份特别好。因为这所学校有个与众不同的规定,那就是它是允许交纳一定数量的教学基金来换取学生的入学资格的。但这样做的结果不就导致生源质量的降低了吗?学校其实早已经想到了,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很有效的解决办法,那就是把教学基金提高到一个一般有钱人无法接受的价格,只有那些超级富豪才愿意花那么多钱买一张纸,从而限制了差生的数量,又能够为教学提供了充裕的资金支持,还能达到刺激普通学生的目的,真的是一石多鸟!

而徐迟安上景安大学的目的实际上就是他爷爷想用来炫富的,只是没想到徐迟安太不争气,竟然考上了,而且考得还不低。这就使得他爷爷这个老地主有钱也没处花,又少了一个装逼的机会,少施展了一下迷人的气质,一直深以为憾。徐迟安却怀疑他爷爷根本就不知道景安大学是干嘛的。因为他的这个爷爷,从没上过一天学。

望着大门,徐迟安说道:“我来了,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