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七章:钝刀苏景同

学校不远处一处阴凉的地方,仍在车里的废虎面色恭敬地对着电话说些什么,一旁的云顶悠然地靠在椅背上嚼口香糖,摆出一副高高挂起的姿态,可是嚼口香糖时那咯吱咯吱的磨牙声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等废虎挂掉电话,云顶才问道:“老板怎么说,要不要给那小子点警告。”

“还不至于,只要不对小姐有明显的威胁我们也不用太敏感,小姐不是想平民一把吗 ?那就随她,平民够了就知道做个富二代有多幸福了。”废虎淡淡说道。

“真不知道那位小公主发什么疯,放着好好的福不享非要去住寝,搞得咱俩成陪读的了。哥要不是你执意留在吴家,我早走了。”云顶口气有点不善,本来心情就不好,没想到半路又被一个乡巴佬用平底锅给开了瓢,现在他心里就是窝了一团火,有人敢给个口他就敢把他烧成灰,王八蛋,他云顶还真没栽过那么大的跟头。

废虎听到他这么说就有点头疼,他这个兄弟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爆了些。废虎冷声道:“云顶,这话到我这就算停了。跟着吴老板你感觉你受了委屈,但起码我们能活!好好想想吧!”

“哥我错了。”云顶低下了头,废虎自然不能看到他的表情,但从呼吸的轻重废虎知道他并不感觉自己错了,轻轻叹了口气,这事急不来啊!

正在这时车后突然传来刺耳的车鸣声,其中还夹杂着一通咒骂。大意就是前面哪个非人类占着茅坑不拉屎啊,拉不出就快滚。废虎他们的车停的其实也不能说是车道,但因为今天车太多所以就显得有些碍事了。原本说一下就能了了的事,但谁知道后面那哥们儿也不是位嘴里能喷蜜的主,这可就不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了。

云顶砰的一声直接把门踹开了,狮子似的冲向后面那辆车,今天他要找个人放血!废虎心说要坏,在这的人不是他们能惹起的,可是已经晚了。

云顶站在车头前面,眼红的像是一对即将爆裂的樱桃,他也不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车里那个脸上有一道疤的司机,再往外指指,示意他出来。刀疤脸有点被吓住了,他见过野兽,野兽的眼睛很吓人,就像现在车前这双眼睛一样吓人。云顶脖子里的筋都暴了起来,奔流的血让血管一颤一颤地跳动。看到刀疤脸不出来,云顶豹子似的一蹦直蹦到了车头上,弓着腰一字一顿地说:“我——操——你——妈!给老子滚出来!!!”

刀疤脸看着就隔着层玻璃的那张几近扭曲的脸,彻底吓傻,木桩子似的一动不动。云顶正准备一脚踹去让他歇菜,忽然看到一只白的非正常的手伸了过来,像是裹了一层冰,把云顶的火气也给降了一个度。那只手在刀疤脸的肩上拍了拍,似乎在安慰。然后车门打开,一个符合所有女生心目中王子形象的男生缓缓出现在了云顶的视野中。阴柔系,气质卓越,棱角分明,嘴角无时无刻不挂着可以邪魅可以真挚的笑。同为小帅哥的云顶也不禁在心中赞了一声,他妈的高富帅要出代言人了。正纠结给吴青萌买一块的冰淇淋还是两块的冰淇淋的徐迟安喷嚏了一声,心想怎么又有人想他了。

云顶唰一下又从车头上跳了下来,向代言人冷声道:“车是你的?”

王子微微一笑道:“家里的,刚才的事是我们的错,我替他给你道个歉,如果不满意有什么要求的话只管提。”

云顶觉得人都这么说了再追究下去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笑了笑道:“你都这么说了,那算了。”

这时废虎也赶了过来,依旧一成不变的钢筋脸,但说的话却和气多了:“苏少,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兄弟太年轻,您别放在心上。”

原来这人叫苏锦同,也是一家了不得的世家豪阀。苏家和吴家生意上有很深的合作,而且家族也很有渊源,废虎认识他也就不奇怪了。苏锦同露出了开心的笑,他道:“原来是废虎叔叔,这真是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青萌看到一定要说我欺负她家的人,到时候废虎叔叔一定要替我证明才行。”

“那是自然,苏少您先忙,改日您找我们家小姐时再叙。”

“好!”苏锦同笑着答应道,转而又问:“萌萌已经来学校了吗?说过一起的,她总不听。”

“是,刚才已经到了。小姐你是知道的,不想引人注目,也就是苏少能包容她了。”

“哎,她啊!”苏锦同满脸的溺爱表情。

互相道过再见,两者散开。云顶笑道:“哥,你怎么认识他的?我感觉他这人挺不错的,这儿混不下去了改投他也行啊!”

“你以后离他远点儿。”废虎很突兀地说了一句,云顶禁不住悚然一惊。似乎知道云顶的迷惑,废虎又道:“他在追求小姐,而且在他看你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你。”

云顶忽然有些明白了,暗道这人好重的心机。同时又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他会认识我的?”

“因为他认识我,像他这样的人如果对一件事用心,那么与这件事所有关联的东西就都会在他的视野范围内,他的外号就叫做——钝刀。”废虎沉声说道。

钝刀者,慢也。有耐性的人就是能够深谋的人,杀人用钝刀,也是够狠的人。

苏景同闭目养神,刀疤脸大气不敢喘一下,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少爷,我给您惹祸了?”

苏景同再次拍了拍刀疤脸的肩膀,温和地笑道:“英才,不要放在心上了,这有什么!没事的。”

王英才感激的冲苏景同笑笑,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可是他也有不解:“少爷,刚才您为什么对那两个人那么客气呢?他们只不过是下人啊!”

苏景同抬起眼轻轻瞟了一眼王英才,王英才直有种如坠冰窟的寒冷刺骨的感觉。笑了笑,苏景同道:“因为啊,我喜欢吴青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