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二章:我人那么好!

吴青萌想到了这个世界多无赖,但没想到这个世界进步这么快。现在追女孩子是流行用这句话吗?可老大您能再专业点吗?一身假名牌儿,两只蛇皮袋,对一个刚见一面的美女表白的理由是夸她胸大,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富二代!吴青萌感觉一个暑假没出门她已经被这个时代远远抛在了后面了。

“哦,富二代啊!您哪的啊?看您这气质我还您是富三代富四代呢!”吴青萌想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只有一个结论:那个叫徐迟安的在调戏她,所以她要狠狠嘲讽他一下。

但是,很明显,徐迟安同学再一次领会错了吴青萌的意思,只见他一脸的不可思议,赞叹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真厉害!我还以为我掩饰的很好呢!据我爷爷讲我们家在我们村几百年前就是首富了!”

吴青萌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她特别特别想抽人,不是徐迟安,是她自己!她都不知道她嘴为什么那么贱!吴青萌咬着牙,说道:“我知道了,可现在我不想说话了行吗?我头晕。”

“你头晕啊,我这有风油精你要用吗?还有晕车药你吃吗?就是不好拿,当然不是因为它比较贵了……”徐迟安正罗罗嗦嗦说个没完,吴青萌突然说道:“够了!你不和我说话我就好了!”

徐迟安瞪大眼睛,像是受了大人训斥的小孩子,眨眨眼,他说道:“这样啊,那好吧。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你叫什么?”

吴青萌眼珠一转,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吴二丫。顺便说一句,我没电话也没qq,啥也没有!”

“你对我说干什么,我也没问你啊。唉你抽自己嘴干嘛?”

吴青萌送他一个凄美的微笑,说道:“没事儿,我就是嘴有点儿痒。”

“………………”

这一辆车很满,说明人很多。人一多就容易什么人都有。有好人,当然就有坏人,因为每一个英雄脚下都踩着一打的小瘪三儿。

吴青萌斜着眼一瞧,发现徐迟安还在偷瞄她。她怒了:“喂,你怎么还看我啊。不准你看!”

徐迟安还没说话,旁边一个西装革履肩挎黑包的眼镜男看不下去了,他义正言辞地说道:“这位同志,我已经观察你好久了,那位女同志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你怎么还纠缠不休呢?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吴青萌感激地看了看眼镜男,感叹道还是好人多啊。徐迟安则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就在这时,公交车里突然传出一阵争吵声。原来是一个黄卷头大婶儿和一个黄卷头小青年之间的战争。

“你偷我钱包了吧,没偷?没偷我钱包怎么没了?你瞧你那贼眉鼠眼那样儿,就是你偷的!”

“你哪只眼看到是我了?你以为你二郎神呀!一大把年纪了不想和你一般见识,把我惹恼了给你一顿老拳。”

“你你你…大家都看看,还有没有天理了,那可是给我家老头子看病的钱啊!”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的天昏地暗,旁边的人挤的密不透风,但说话的很少。大家都是只看不说。因为这是要道,所以司机也不敢停车,只是一个劲儿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眼镜男看不下去了,长叹一声:“这些人啊!”说完就在人里来回挤着去调解。

吴青萌以肯定的目光看了看眼镜男,然后又转过头,淡淡看了一下徐迟安,意思是你看人家,再看看你。徐迟安一脸的迷恋,不用说,他又误会了。

“哎呀小同志,怎么这么说话呢,人女同志也是着急嘛!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让她翻翻又如何呢?还有你女同志,你真的确定是他拿了?是不是忘家里了或者其他地方了?”

眼镜男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调停开了,黄毛小青年当真让她翻了翻,结果还真没有,出乎了大家的预料。大婶往家打了个电话,还真落家里了。大婶马上向小青年道了歉,结果皆大欢喜。

吴青萌笑了,家里还让她处处当心,说世界太险恶了。其实哪那么多坏人呢。徐迟安笑嘻嘻地看着她,听她说了一句“还是好人多啊!”便连忙点头道:“是啊,是啊!”点着点着又不点了,他问道:“什么意思,没有那么多吧。如果照你说的,那我岂不是很平凡?”

吴青萌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样的还是越少越好。”

“为什么?!我人那么好!”徐迟安大感委屈。正在他准备争辩的时候,公交提示道车到站了。徐迟安说道:“待会儿再给你说。”然后快速跑到车后门,拉住了准备下车的眼镜男。

“嗨,别走啊,多带那么多东西你不嫌重啊!”徐迟安又露出了那一口闪亮的白牙,不过却让人想起了某种动物。

眼镜男扶了扶眼镜,疑惑道:“这位小同志,你什么意思啊!不要因为我刚才批评了一下你,你就怀恨在心哦,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

“滚蛋!少给我装好人,我最恨别人在我面前装了。你刚才手犯贱时也没见你思想有多高尚啊!”此时徐迟安仿佛变了一个人,多了一些狼气。

眼镜男气的手抖,脸都白了,他指了指吴青萌,说道:“小姑娘你来你来,你来给我评评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吴青萌也觉的徐迟安太过分了,又加上眼镜男帮过她,就说道:“徐迟安你别没事找事好不好,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徐迟安转过头看向吴青萌,眼神竟奇迹般***,如水般温柔。他心里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一定要娶她做老婆!因为这女的傻!他自己就已经够聪明了,要是再找一个比他还聪明的,那日子就没法过了。

徐迟安再次转过头,笑眯眯地说:“也行啊,不过,我得翻翻他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