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三章:我也是富二代

眼镜男立马就炸了,他气的手直抖,连头发也抖了,指了指徐迟安他怒声道:“你竟然怀疑我?!我…我老老实实多少年了,捡到一毛钱都交给公家,今天竟然这么被人说,唉,这是个什么社会啊!失望,失望了!师傅给我开下车门,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一席话说的大家唏嘘感慨不已,黄卷头更是气的蹦高儿,他一捋袖子,豪气道:“大叔你只管下,我看谁敢拦着。操!哥最爱管这不平事了,来来来,你动我下试试。”说着黄毛儿歪嘴斜眼地就把个头递了过来。一众人连忙拦着,几乎一面倒的批判徐迟安。

或许因为刚才徐迟安刚才那一番真真假假的表白,吴青萌没落井下石,但也没施以援手。她拉了一下徐迟安皱着眉头说道:“徐迟安你够了没?想表现自己完全可以在别的地方,但别无理取闹好不好。”

徐迟安谁也没理,始终一种胸有成竹的微笑,颇有一番高人风范。他也不看吴青萌,因为他已经给吴青萌定好位了,这就是一傻女的,她存在的意义就是来被自己拯救的。他就是牧羊人,他就是灯塔!这样想着,徐迟安感觉就更良好了,他一只手抓包,一只手抓住眼镜男的领口,微一用力,眼镜男就感觉自己有点小悬空。“今天,你走不了。”徐迟安说。

也许是被忽略了,自己都说成那样了这王八蛋竟然连个焦点都不给,无视也能到这个境界吗?于是黄毛青年彻底被激怒,他大骂道:“你妈的,老子今天就给你放放血,让你不看我!”说着变魔术似的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大家一瞧,亮兵器了!顿时车上陷入了骚乱,这已经不再是社会公德排排站的问题,而是已经升华为要不要命的重大人生课题。痛苦地思索一番,大家都选择了靠边站。

眼镜男忙道:“小兄弟不要冲动,你伸张正义的心我是理解的,但动刀动枪就不好了,和谐社会怎么能用武力解决矛盾呢?算了算了,大家各退一步,这位徐兄弟,你现在放开我我就不再追究刚才的事怎么样?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大家都不想回家洗衣服,纷纷赞成,只有吴青萌才感觉出有点不对味儿,眼镜男的话前半段还挺是那么回事儿,后面的怎么有点黑黑的感觉。望向徐迟安,吴青萌有点期待他的表现了。

徐迟安是这样表现的:“今天,你走不了。”

“砰!”

眼镜男右眼看到一个砂锅一样大的拳头在飞,还没来得及想这拳头怎么说飞就飞啊,左眼就看到一片带红丝儿的玻璃碴子天女散了花了。真漂亮啊,还带彩虹呢!

“老子剁了你!!”黄毛青年眼睛通红地一跃而起,雪亮的西瓜刀就冲徐迟安杀了过来。吴青萌心中一紧,忙叫道:“小心啊!”却见徐迟安将眼镜男的包反手一甩,哗啦啦包里不知什么东西唏哩哗啦就砸向了黄毛。趁着迷失了他的视线,徐迟安又一脚踹向了黄毛的肚子,太痛了,黄毛立刻栽倒在了地上。徐迟安顺势又一脚踩在了黄毛的右手上,“喀嚓”一声响,刀飞了出去。

“唉呀,妈啊,手断了!”黄毛唉嚎不已。

但在这时,车上却没人看黄毛了。“唉?这是谁手机啊,还有钱包…我靠,这不是我钱包吗?怎么跑这来了。”一时间大家都趴地上拣钱包捡手机了。但这不是结束,一阵又像是抽泣又像是愤怒的低吼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却只见黄卷头妇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挥舞着王八拳就向徐迟安冲了过去,像是一只发情的大海狗。大家迷惑了,真相似乎已经大白了,您还那么拚命干嘛啊!

“妈,抓死他。”

“孩儿他娘,快跑吧!”

于是,真相大白!

得知真相的群众愤怒地制服了三人,也骂了也打了。最后热烈地谈论现在骗子的狡诈。

在旁边一脸期待看着众人的徐迟安很想提醒他们忘了一件事情,事情不大,就说两个字:谢谢。

就是这样的,公众总是在批判这个社会缺少正义的血液,但真当正义出现时,人们却往往把享受正义当成自己的一项权力,一切变得理所当然以致不再珍贵。现实世界中非正常的奖惩风气势必导致道德的畸变,而这种畸变显然已经是国民的最悲哀处。但徐迟安却喜欢做一些逆流而上的事,为人所不为,或许得到的是更多的风景更多的机遇。更重要的是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有良知的富二代。如此种种,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对不起。”吴青萌轻声说道。“刚才错怪你了。”

徐迟安摆摆手道:“没事。我是不会怪你的,至于为什么…”徐迟安突然眨眨眼,冲吴青萌暗送了一个秋波,柔声道:“你懂的!”

吴青萌一阵恶寒,她拼命挤出一丝笑,说道:“我到了,那我就先下去了。再见!”

徐迟安大乐:“要不说咱俩有缘呢,我也在这下啊!”

吴青萌面色一变,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其实她也看出来了徐迟安人不坏,就是有点儿分不清这到底的个伪君子还是假流氓。也不好拒绝,吴青萌和徐迟安一块儿下了车。

吴青萌刚走出车门,几个一身黑的墨镜男就围住了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吴青萌看着目瞪口呆的徐迟安,耸了耸肩说道:“其实,我也是富二代。”说完和徐迟安摆摆手,钻进了一辆黑亮的轿车。

徐迟安望向两辆车的背影,正准背感慨一番。忽然发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低头一看,看到了有道触目惊心伤疤的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