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六章:你来这干嘛

徐迟安几乎要破口而出“她们怎么进去了?”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愿望,是啊,她们怎么进去了?难道美女的特权已经延伸到这种地步了?!面对俩人一骑绝尘那冷冷的背影,众人心中有太多的不解与不甘了,可是他们不能去问,因为这事关身份地位。就算知道原因又如何呢,两人进去已经成为事实,再去追究这种特权只能是自讨其辱。相比对于不公正待遇的质询,他们更愿意去了解这个人的家世背景看值不值得结交或攀附,这是所谓大家的处事方法。你可以批评它没节操,但谁也无法否认这是真正有效的。

徐迟安不同,是的,徐迟安又不同了,如果处处和别人相同那他还能做男一号吗?徐迟安在为大富豪们鸣不平,你巨富豪怎么了,巨富豪就可以藐视大富豪吗?所以他行动了。

徐迟安跑过去满脸笑容地问道:“哥,你在这值班啊,我看你挺累的。”

保安终于发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也是农村人,虽然知道自己地位低,但被人白眼飞了一上午,心理素质再强也扛不住啊。叹了口气,保安说道:“也不算累,站着又没干活哪能累着啊。就是心里有点堵。”

“哎,换谁谁都不好受。这城里人不就有俩臭钱吗?你看他们那神气样儿。不过到这不还得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嗨,不管您怎么想,我是挺解气的。”徐迟安很快找到了和他的共鸣点。

保安抹了把脸,也露出了和徐迟安一样有点小贱有点小坏的笑容:“兄弟不瞒你说,看着他们吃瘪咱心里还是挺爽的。有钱了不起啊!”

“就是!”徐迟安非常赞同地点点头,但马上眉头一皱,带着有点小迷茫的表情问道:“哥,我刚才看到一辆车怎么进去了,难道他是住在学校还是领导的什么亲戚。”

保安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徐迟安忙道:“哥,不方便说就算了。我就是有点好奇。”

摆了摆手,保安说道:“一般人我是不会说的,不过兄弟既然你问了其实说说也没什么。”向周围看了看,看到没人注意才对徐迟安压着嗓子说道:“是林校长亲自打的电话,说是让进去。我也问因为啥了,但校长就三个字儿:不解释!说实话兄弟,我在这也有些年头了,知道的最清楚,就算真的是校长他亲戚来了这门还真就不一定进得去。但今天这事儿是有点怪,这也说明那人是真惹不起啊!”

不解释,不解释,不解释又何尝不是一种解释!

徐迟安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结论,冲保安笑道:“行,哥那你先忙我还要去报到。有时间一定找您好好聊聊。”

“那你赶快去吧,兄弟你可要好好干啊,考上个大学不容易,别丢咱农村人的脸。”

徐迟安冲他摆摆手,就忙跑向了新生接待处。

负责新生接待的都是学长学姐,其实还是很好辨认的。素颜,帆布鞋,一张张和吴青萌一样好听了说是花儿一般纯净,不好听说一张傻脸的就是学弟学妹了。然而徐迟安就喜欢那种特别傻的女孩儿,当女孩儿们不再傻时,其实也是件令人忧伤的事。每个男人的心中总会住着一个或者两个傻女孩儿,这样若干年后,当曾经的青葱沉淀成熟稔的曲转逢迎,男人们可以安慰自己说:还好,我还有回忆。

操场上被分成了数十个队伍,乌压压像是一个个慢慢蠕动的蚁群。

徐迟安放下蛇皮袋,舒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手,正准备朝金融系的队伍行进,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扭头看去,相信大家已经从我这本充满巧合的书中猜到了来者是谁,没错,你猜得真准,她就是吴青萌。

“你来这干嘛?”女孩儿一脸人畜无害的清纯的充满疑问的傻傻表情,殊不知这才是最伤人的。因为你不做作,所以你真实。真实的你问你来这干嘛,这本身就是一种最无心的无视啊!

好在徐迟安皮糙肉厚经历的的打击多了,心也只是被小伤了一下然后马上恢复,笑眯眯地说:“你来这干嘛我就来这干嘛。”

吴青萌吃惊地张大了嘴,不可思议道:“你也要在这上学啊??”

“我操!”徐迟安低声骂了一句,这女的难道注定要成自己媳妇儿了?那以后不要太幸福啊!调整了一下呼吸,徐迟安说道:“很明显,是的。”

吴青萌也感觉自己问的有点弱智,不好意思地笑笑,她说:“不好意思,徐迟安,很高兴和你做同学。”和徐迟安握了握了手,吴青萌才发现徐迟安的两只眼不是很对称,她大声道:“呀!徐迟安你怎么被人打了?!”

徐迟安忍住吐血的冲动,咬着牙说道:“撞的。”

吴青萌咯咯笑了:“骗人!明明是被人打的。”

“我再操!”徐迟安现在决定了,结婚以后衣服全部手洗!他奶奶的,不说出来你会死啊!徐迟安对着她再笑,不厌其烦地纠正道:“撞得啦!刚才走路一不小心摔了一下,恰好地上有一个鸵鸟蛋,就撞上了。”

“哦。”吴青萌点点头,但马上又紧张地问道:“那鸵鸟蛋碎了没?”

“没有,更圆了呢!哎吴青萌你哪个系的啊,我金融的。”

“我中文的,金融?我爸说咱们学校最好的就是金融了。你挺厉害的。”

“一般吧,人好像更多了。咱们快去吧,哎,你保镖呢?”

“让他们回去了。走哪儿跟哪儿,烦人!”

绰号叫废虎和云顶的两个保镖同时打了一个喷嚏,疑惑谁又念叨他们俩了。

吴青萌现在对徐迟安的态度已经改变了,由最初的小流氓到后来的小英雄,再到现在的有文化的小英雄,吴青萌已经认为徐迟安是一个可以深交的穷屌丝了。所以这样看来吴青萌也不能说是有多傻,至少她还是有一双慧眼的。

事实证明对吴青萌改变看法的做法是严重不可取的。

正走着,吴青萌突然停了下来,差点让徐迟安撞上去。

“不对啊,徐迟安,马路上怎么会有鸵鸟蛋的啊?”

“…………”

徐迟安不知道遇到吴青萌是自己的不幸还是她的幸运。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