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九章:装逼之王

贫富是和包的大小是成反比的,不信?不信算了。因为徐迟安也不相信,他的包在605最大,但你能说他是最穷的吗?当然不能,因为知道这个书名的朋友都已经知道徐迟安才是最大的富二代。

而此时,或许因为生疏,或许因为别的一些什么原因,大家都以沉默来欢迎未来四年将要朝夕相伴的兄弟。徐迟安不同,作为一个种过地放过牛,逛个街都能和讨饭的称兄道弟的富二代,有他的地方会有冷场的可能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嗨,你们好,我叫徐迟安,来自皖东。”徐迟安声若奔雷。

“哦,你好,我叫傅雪微,来自江城,傅是康师傅的傅,雪是雨雪的雪,微是微小的微,傅雪微。”傅雪微认真地回答道,还有点羞涩的表情。

“嗨,程丙含。玩游戏吗?玩不玩都找我。”程丙含冲徐迟安眨了下眼,阳光少年一个。

“江衍。”四号床的声音不冷不热。

徐迟安一边安置东西一边和他们说话,确保不让任何一个人冷场。“傅雪微你什么时候来的?”“程丙含俄罗斯方块儿你玩儿吗?”“江衍你东西怎么没拿,是不是在楼下,要不我帮你拿吧!”有点回答充满热情,有点则是爱答不理。徐迟安仿佛是只知道欢乐不知道忧愁,根本不在意室友的反应,像是一只欢乐的兔子一样上窜下跳。打扫,拖地,整理,没有闲的时候。傅雪微和程丙含感觉再在床上坐下去神都不会原谅他们,也都下来干活儿。江衍仍然没有动作,活着像是死了。

一会儿大家就聊到了一起,不免就谈到考多少分的问题。一番谦让之后,最有信心的程丙含率先开了个头:“其实也没多少啦,六百六,真的没多少。”

于是大家都不说话,听的出来,他很为自己的分数骄傲。可是程丙含会放过他们吗?

“你们呢?哎呀说说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傅雪微,你考了多少?”

“也没多少。”傅雪微脸红了。

“没多少是多少?”看到傅雪微的表情程丙含更兴奋了,盯着傅雪微,一副今天你不说就扒你衣服的架势。

也许真的是怕被程丙含扒了衣服,傅雪微不情不愿地扭扭捏捏地说道:“六百七,咱俩差不多实际上。”

程丙含的笑忽然有点变形,也在笑,可就像在高温中融化的冰淇淋,始终不像是原来的样子了。“呵呵,是差不多。那个谁……徐迟安,你考多少?”他想在徐迟安身上找点尊严。

终于到自己了!徐迟安忍得好苦,看到他们两个在那装逼,而自己却只能缄口不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啊!而程丙含,你竟然想要在一个装逼之王身上找尊严,同学,你是有多幼稚!

徐迟安轻轻把那张席铺在床铺上,注意,装逼的最高境界到了。脸上,没有丝毫的自得意满,动作,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话语,像是弹掉衣服上的一粒米时才会说的:“哦,多么令人讨厌的一粒米啊。”就是这样,徐迟安毫不在意地说道:“不知道你们是否听说过咱们学校的第一名考了多少呢?”

程丙含听到了某样东西破裂的声音,于是他捂住了胸口,艰难地说道:“730。”

傅雪微一脸期待地看向徐迟安,就连江衍也情不自禁转过了头,没办法,剧情太劲爆了。

“啊?”徐迟安却抛给了他们一个疑问句,“不对吧!”

程丙含的脸上突然就有了血色,傅雪微有些失望的表情。

“第一名叫井井。”一共说了两个字的江衍又加上了两个字,却足够盖棺定论。

“我靠!”程丙含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那么土!他在往床上爬,准备补个觉先,昨天通了个宵,困死了。

“井井,她是第一名?可是我考了731啊!”徐迟安非常不解,生活之中总有那么多未解之谜。

“咣!”程丙含脚一不小心踩了个空,身体栽下去的同时头向前倾撞在了床帮上。

江衍冷笑一声,继续躺下发呆。

傅雪微小心翼翼地说道:“徐迟安你别开玩笑了,程丙含都撞床上了。”

徐迟安忙去扶程丙含,一连声道对不起。心里却在想难道是他爷爷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而买通了高考评卷组,故意给了个假分数,又或者派个特工潜入评卷中心偷换了卷子,又或者命令电脑黑客黑了高考成绩发布的官网,再或者……问题是,他爷爷明明是知道他这个长孙自尊心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啊,所以前提错误,所以一切假设不成立。这样只有一种可能:是景安内部出了问题。

程丙含拍了拍有些发青的头,挥挥手道:“没事没事。我相信徐迟安是真的,很简单嘛,徐迟安你考生号是多少?”说着他打开了抽屉,拿出了一款超薄的苹果,噼啪几个字,找到了高考成绩发布平台。徐迟安给他说了号,程丙含手都有点抖,太刺激了。

江衍又一次转过了头,没办法,高潮迭起啊!

所有人都盯着电脑屏幕,像期待最初自己的成绩一样满怀期待看着页面即将打开时那个淡蓝光圈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页面打开。

“靠!731!!!”程丙含兴奋地大叫。像是他自己考得一样。

傅雪微也兴奋的脸红,毕竟同寝出了个状元说出去也特有面子。江衍则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是看向徐迟安的眼神更加郑重了。

徐迟安的表情此时那是相当精彩,刚才还有点阴晴不定,此时则完全波澜不惊,不知从哪抽了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斜着眼瞟了一下那光辉万世的分数,悠悠道:“有啥啊,运气。”

程丙含起身朝徐迟安庄重一拜,赞叹道:“从今天起,您就是我的神。”

傅雪微跟着点头,徐迟安将牙签换了个角度,露出了一个只属于装逼之王的微笑。

问题是,徐迟安究竟是如何从第一变成第二的呢?这是一个有着巨大黑幕的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