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景安,景安

景安大学的门已经表明了这所大学的气度非凡,因为从没听说哪所大学是有三重门的。三重门都是仿古建筑,飞檐流珠,画壁雕椽。门宽三十米,两侧留有小门,是让轿车出入的。大门才是学生的路。中间是三扇影壁墙,都是大理石雕的,给人高洁神圣之感。第一扇影壁墙上书行书“濯己”两个大字,第二扇上书行楷“守仁”,第三扇就是工笔正楷“卫道”。濯己,守仁,卫道,这正是景安大学六字校训。

已经说过了景安大学的治学理念,其实简单点来说就是入浊以出清。貌似唯利是图,然而实质却如冬梅如竹柏。妥协并不意味着屈服,这是精于变通的生存策略。大学所倡导的并非迂腐不堪的夫子论,经世利人的同时又能守得住心中高洁才是真正的隐于市井。而景安大学就是在这一点做到了极致。它通过极度严格的制度管理在以钱买学位的情况下实际上是提高了生源质量,因为它已经把某种只能暗箱操作的事摆到了桌面上来讲,并形成了规章制度,负责这项工作的是一个独立于学校之外的组织,学校有一个以校长为首的监察委员会负责监察工作的执行,当利益与自身挂钩时,那这个人所体现出的执行力是惊人的。就是这样,景安大学一直保持着国内高校首屈一指的地位。

徐迟安看着这所几乎在任何一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大学,所有学子心中的天堂,即使他是如此富有,也不禁心生自豪。正感慨间,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把他又震回了现实。哦,原来他挡住别人路了。很有礼貌的让过路,对车里鄙夷的目光报以如春风般温暖的微笑。宝马7,市价160万。

160耀武扬威地驶向了“濯己”门,里面的保安虽然满脸疲惫却依然挤出了一丝笑容,他也想骂娘,关键是来的每一个人都惹不起啊!而且现在他干的还真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事。

“同志您好,今天车辆是不允许进学校的。”保安礼貌极了。

“让不让吧!”车里面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正眼都没瞧他,只甩出了句话。

“真不能让。”保安快哭了。

于是男人不再说了,拿起手机拨了个号。也就在同时,他的脸变脸似的每一个器官都改变了组合位置,那甜腻腻的笑容几乎滴下蜜来。哈哈,呵呵,哦哦,嗯嗯,行吧。挂了电话,男人的脸就像死了妈以后又听到死了爸,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出来。

徐迟安又露出了那如春天般温暖的微笑。男人真的好后悔没把密码箱里那把枪带出来。徐迟安刚才的笑你可以理解出好几种意思,讨好,歉意,和善。但现在他的笑很明显只表现出了一种意思,嘲讽,他妈彻彻底底的嘲讽,男人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笑的那么贱的。徐迟安向他证明了真的有人能做到,那就是他——徐迟安!

其实徐迟安还真早就看出来了学校不让进车。那沿着学校排了好几里的车队已经证明了一切。宝马奔驰保时捷,奥迪莲花法拉利。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凯迪拉克这些少见的也触目皆是。知道的是新生入学,不知道的还以为办车展呢!在这里车的价格在八位数以下的你都没脸停,那宝马男的孩子估计也是考上的,不然上了这个大学他那辆宝马可能也就不开了。值得说明的是那些车并不都是一家一辆,好些都是一家几辆,更有甚者上个学跟结婚似的,出动的可是浩浩荡荡一个车队。车的数量和质量在某方面真的是很真实地折射出了一个学校的办学水平,由此可见景安的影响力有多大。

徐迟安抹了把口水,因为他太唾弃了。这是富豪吗?伪富豪!当然了,你如果非要理解为徐迟安同学眼红心馋也未尝不可,因为徐迟安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好的车啊!和徐迟安一样想法的人大有人在,相比那些动辄百万千万的车,来这更多的是工薪阶层和农民阶层的步行者,那极度悬殊的阶层差异就是给贫寒子弟的第一课,也想和那些拥有无上优越感的人一样?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那还不玩命的努力吗?残酷是吗?如果你感到残酷那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最残酷才能激发最深处的潜能。这就是景安,能让人无限向上的景安。

徐迟安赞叹景安的管理,心想景安的知名不是没有理由的。但随之到来的一件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一辆看着也好看,跑着像是沿着叶子滑落的露水一样的车擦着徐迟安行了过去。它有车牌,没车型。

当大多数人的认知还停留在衣服穿定做的才是有钱人的时候,他们肯定无法想象车也定做应该算什么人了。根本不屑用品牌来显示富有,只是单纯地靠专属来秒杀一切,这是一种什么姿态?!这是一种欺负人的姿态。不过,那又怎样?到了门前你不还得停下来。一众人抱着看笑话的姿态在一旁看着,徐迟安则蹲着,他就爱看除了他以外的有钱人出丑。

车子缓缓驶向大门,果不其然,在门前车被拦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女孩儿,都特好看,应该是母女俩。只见女孩儿似乎在和她妈说些什么,好像在劝她也退到外面。女人摆摆手,然后和众人如出一辙地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冷,艳,居高临下,好像别人存在的理由就是为了被她鄙视的。女孩儿和她妈很像,冷,清,生人勿近,好像别人就是为了被她鄙视而存在的。总之这母女俩无论在哪都是舞台焦点,仿佛在她们身上有一束无形的飞光,即便千里之外,茫茫人海,一眼过去只要目光能捕捉到,那么毫无疑问,女王和公主就是她们!这是气场的关系。可惜,就连气场强大如斯也要下马啊!

母女俩进了车,车动了,但竟然不是后退而是前进!因为——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