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我是富二代

吴青萌今天起的特别早,当时还挺精神的,但现在在公交站台前却忍不住头一勾一勾地打起了瞌睡。因为是交通要道,所以等车的人还是挺多的,吴青萌就显得特别鹤立鸡群。因为这女的实在是太好看了,放哪都是焦点。其实她今天还是特别挑了一套最普通的衣服的:帆布鞋,t恤衫,百褶裙。怎么看怎么像大学生,实际上她也就是一名大一新生。

吴青萌也知道大家那不断转换,瞟向蓝天,瞟向白云,瞟向牛皮癣广告的眼神实际上都是瞟向她的,不过她不在乎,因为她,习惯了。但只有一个人例外,那是一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年纪大的年轻人,从头到脚一身的名牌儿,如果没有那几个不合时宜冒出来的线头的话。他应该很高,为什么说应该呢?因为他是蹲在那里的。他有着一张很阳光很帅气的脸,所有女孩子都喜欢的那种。但吴青萌对此免疫,因为她见过的帅哥实在太多了,当然看到这样一张脸她也不会反感,但前提是这张脸上的眼睛没有直直盯着她半个种头一眨不眨。

是的,这哥们儿就是那么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理直气壮地从吴青萌的脸看到脖子,然后胸,腰,臀…好吧,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屁股,大腿,小腿,然后脚,再然后…没有了!没看够?没关系,从下往上再来一遍嘛!他就这样不慌不忙,悠然自得地把吴青萌看了一遍又一遍,不放过一个痘痘,也不放过一根头发。给人的感觉还挺自然,就好像她是他的专有物品一样。

吴青萌使劲儿往下扯了扯并不短的裙摆,心里嘀咕道:真是见了鬼了,看他那表情好像没穿衣服的样子他都见过似的。

正当吴青萌如坐针毡的时候,那已经卡到一个境界的公交车终于姗姗来迟。吴青萌抬起脚就要上去,却不知为什么又鬼使神差地回了一下头,这下她看到那个人站了起来,真的很高,足有一米八,而且还提着两个巨大的蛇皮袋。看到吴青萌看他,便咧嘴一笑,牙齿白的能去拍广告了。吴青萌赶紧扭过头,心想这人真不要脸。等等,他站起来干嘛?不会是…吴青萌再一次转过头,果然,他也要坐这一辆车。

吴青萌想要下车但往上挤的人实在太多了,这时候想往下挤也不行。虽然心有不甘,吴青萌还是得和那家伙同乘一辆车,这可是她第一次乘公交,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公交车缓缓启动了,没有人注意到在公交车后面有三辆黑色的轿车不紧不慢地远远跟着,说不出的诡异。

车上已经没有位置,新上来的人只好站在那。吴青萌哪经过这阵仗,虽然只挎了一个小包,但她还要一只手抓住扶手,一只手挡在胸前--怕被人吃了豆腐。这样她的两只手显然就不够用了。

正在吴青萌窘迫的时候,那个男的却挤到了她的前面,宽阔的肩膀像一道墙帮她竖起一道屏障。吴青萌舒了口气,放下了已经有些酸疼的胳膊。准备说声谢谢,却发现他又盯着她的脸看,不由得脸一红,也不说谢谢了,别过脸不去看他。

谁知他倒是一点儿不认生,笑着说道:“你是学生吗?”

“恩。”吴青萌细细地答应了一声,就不答话了。

“真巧,我也是。”他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吴青萌可一点儿也没觉得哪点儿巧了,还是不说话,心想我就不信你还好意思继续说。事实证明她低估这位同学的脸皮厚度了。

“我叫徐迟安,你呢?”这个叫徐迟安的家伙好像不知道冷场是怎么回事,继续用他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对吴青萌狂轰滥炸。

“同学,你为什么要知道我名字呢?咱们好像刚见面吧!”既然他这么做了,吴青萌也不想和他客气了,也不管他下不下的来台。但接下来徐迟安的回答让吴青萌震惊了。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你做我女朋友。”徐迟安特别真诚地说道。

吴青萌不知道这是一个恶作剧还是她碰到了一个精神病,没有立刻骂他一声流氓变态,因为她想知道他是怎么有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的。于是就问道:“你为什么喜欢我啊?你喜欢我什么啊?”

“因为你长的好看,我都看你好长时间了。还有就是…”徐迟安同学视线稍向下移,脸上竟突然出现了两朵小红花,他羞涩地转过头去,轻声补充道:“你胸大。”

吴青萌傻了,她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极品的男孩儿。那么接下来她应该是一脚踢向他的两腿之间呢还是大声尖叫发动群众的力量抓流氓呢,但是正在她犹豫的时候一个想法突然横空出世: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胸大的?又想想他的海拔,吴青萌一下子捂紧了有些低的领口。走光了!这下吴青萌反倒不敢搞出太大的动静了,难道被男人看光光了还要搞的人尽皆知吗?她只是用特别冰冷的眼神看着徐迟安,想让他羞愧欲死。只是,看这厮更加红艳的脸,他不会把鄙视当成媚眼儿了吧?!想起刚才他的言行,吴青萌觉得这完全有可能。

吴青萌自小到大都没被人这样调戏过,甚至都没人敢对她说过一句不恭敬的话,今天被人这么侮辱…好像也不对,他好像挺真挚的,也没有侮辱自己的意思吧!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可饶恕。她要反击!

吴青萌冷笑一声,讥讽道:“你凭什么要我做你女朋友?就凭你长的帅?对不起,本小姐不感兴趣,那么,你还有什么呢?我想听你的理由。”

然而,徐迟安的回答让吴青萌彻夜崩溃了,仿佛从天而降的一记焦雷,劈的她几乎要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来。

徐迟安带着羞涩又真挚的笑容,温柔而又严肃地说道:“其实……我是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