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002 零影绞首

来了!

镰鼬话音刚落的同时,他以微弱的幅度踩向地面,一圈肉眼可见的震荡波高速传递出去,把周围的车辆全部掀翻出去,撞上松黄的墙壁,无数碎石飞起。

对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好快!

我下意识地伸出左手在耳侧一挡,然后手上就传来实质的触感,整个麻掉了。

只是挡住这一击,右脚就陷入了水泥地里!

镰鼬狰狞的脸出现在我前方一米处,右手拿着正架在我脖子上的漆黑巨镰,脸上稍微露出赞许之意:“好反应。”

我左手正抓住镰刀刀柄处,不顾发麻的肩膀,以肩为轴将对方死命向右侧扯来,犹如时钟一般把对方的身体扯到我右拳的射程之内。

不等我把他拉动,镰鼬迅速地一个低头,右手一推,顺着我的动作镰刀的长柄处向我右耳袭来,但在那之前会先撞上我的双眼。同时他把身体向我这边靠近,打算近身攻击。

如果是之前的威力,头部被一撞必死无疑。

我立即反应过来他要攻我下盘,然而上面一样危险,一下子就陷入了两难之地。

我右手向上一推,挡住的同时,左手稍微松开,把镰刀撑在地上,同时跃起,避开了镰鼬的攻势。

接着就感到什么东西撞到了被我当做支撑的镰刀上面,视野中的镰鼬刚施展完一个扫堂腿,他的全身都暴露出致命的破绽,正是反击的好时候!

但是,镰鼬这一脚踢在镰刀上面,镰刀并没有按照我所想的那般倒下,而是发出强烈的悲鸣声,不断抖动,不规则的抖动。宛若暴风一般不规则的力踢在镰刀之上。

最后,我飞了出去,垂直地向上飞去,然后再重重地摔在地上,但是没什么大碍,从5米高摔下来而已,还死不了。

“真是服了你了,小子。玩招式我居然还玩不过你。”

镰鼬现在倒扛着镰刀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却用赞赏的语气跟我说着,极度的不和谐感。

我站起来,连灰尘都顾不得拍,直接后退两步保持着警惕,说:“最后一脚不是很厉害吗?至少我是踢不出来的。”

对方明显什么力量都没用,只是用上体术来和我对打,显然余力十足,但我已经是黔驴技穷了,我,只会体术。

“不不不,这是不可抗力啊。”镰鼬用镰刀勾起一块石头,然后伸出空的手去握……

还未接触,石头就化成了粉末,随风飞扬。

原来如此吗?不能直接接触……

“小子,你可要小心了,这层利刃是永远不卷曲的,可别乱摸,会变成粉末的。”

“……”

这家伙,完全是在享受战斗,刚才根本就是故意压制自己的力量来和我对打。

“接下来差不多要动真格的了,驱魔师小子,还能撑住几下?还是说在之前就投降?”镰鼬一脸满足,仿佛在宣布热身结束。

我虚张声势地说着:“正好,我也要动真格的了。”

“那可要让我好好开心一把啊,上了!”镰鼬轻踩地面向后飘出数十米,接着不断有黑色气流汇聚在那柄怎么看都不像玩具的漆黑巨镰上。

风云开始变色,不断有乌云汇聚在上空,将所有的阴影覆盖住。

那柄巨镰随着黑色气流的汇聚不断变大,死亡的气息将周围全部覆盖,镰鼬的模样竟和传说中的死神无异。

“你是想毁了这个城市吗?”我问。

“哦!差点忘了,多谢多谢。”十米大小的漆黑巨镰缩小到二米,只是比初始的稍微大了一点,镰鼬说,“这下差不多了。”

几乎凝固成实质的杀意将我锁定住。

“零影绞首。”

镰鼬冷冷吐出四个字,漆黑巨镰化为一阵黑烟,向我包裹而来,而镰鼬则站在一边看死人一样的表情。

在我反应过来的同时就被纯色的黑包围起来,根本来不及躲开。

“不妙。”我看着全身都被黑烟包裹进去,不断向身上侵袭而来,除了视线之外就没有别的不适,但肯定只是暂时的。要想办法,但是,没办法。

中级驱魔师打不过a级怪异,这是摆明的事情,就算这样,我还是……我还是想做点什么。

“你的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在绞杀结束之前,你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小子。”镰鼬冰冷的语气仿佛已经宣判了我的死亡。

还没结束,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取回来,失去已久的东西,该取回来了。

视线终于被黑暗完全吞噬,什么都看不见。

“刺啦”,肚子左侧感到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将我撕裂开来,想要把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联席斩断。

在那之前,我做出了回避动作,伤口不深也不浅,也就贯穿了整个肚子,没有切到胃。

“亏你能躲开啊。”

于是,左脸被割开一条。

“你之前的那句是在逗我的吗?小子。”

于是,肩膀被割裂开来。

“别再装了,这个城市里我感受到了不少强大的怪异。你这驱魔师既然能活着,全力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来!让我高兴一番!”

我没有答话,于是,大腿胸部脖子被切开。

频率不断加快,但是感受到的疼痛却越来越低。

正如镰鼬所说,我只有这种程度,除了基本的闪避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用身体承受疾风般的绞杀。

“又是这样吗?攻击自带的毒属性,算了,给你个痛快的好了。”镰鼬仿佛已经厌倦了一般说着。

我只是感受到身体被不断切割着,但是却不痛。

没有下文了……

眼前突然变得一片光亮,耀眼的光导致眼睛睁不开。

这里是天国吗?

我伸出手去抓住那抹光。

何等耀眼的金色。

“你干嘛站着给他打啊!”

天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过有这么凶的天使吗?

“唔!”

我的肚子遭到重击,应该失去感觉的身体却感受到了疼痛,我也因此睁开眯着的双眼,去直视那抹光。

瀑布般的金发的长度堪堪及腰,但是现在发梢在我脸上抚来抚去,**的感觉,但是很舒服。

那张脸正在上方一米处看着我。

那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

用任何辞藻来修饰都是显得多余,完美这一词简直就是为了这张脸而生的。血一般的红唇,透着东方美的鼻子,再加上协调的怒视着的眼睛。

艺术品一般的存在,仅存在梦幻中的梦幻,出现在我眼前。

我不禁怀疑这里是不是地狱……

然而在这张脸之下,我木木地吐出两个字。

“妖、怪。”

然后,“妖怪”笑了,笑得很好看。

“咔咔咔,说本小姐妖怪是吧?”

在9月的烈日之下,我看见她口中十分协调的两颗獠牙散发着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