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001 永远离开

我现在正牵着小萝莉田恬的手,在送她上学的路上,之后再去自己的学校。

简单来讲就是家人的日常。

虽然并不是血缘关系的家人。

不过有一个家伙拦在了路上。

尘土随着荒风拂过大地,却近不了他的身体,触碰到他之前就被切割被撕裂被破坏,不留下一丝痕迹。

他对着这边露出一个狰狞又邪恶的笑容,一看就不可能是正面角色的模样。

他这么说:“那边的中级驱魔师小子,能把那个小妹妹交给我吗?”

我听见了沙哑的声音。

是在叫我。

瘦弱的身体,无袖的黑色紧身衣,黑色牛仔裤,一柄1米5大小的骇人漆黑巨镰倒扛在他身后。隐隐能够看到无数的黑气缠绕在他身侧……

我看着乖乖地站在我旁边的小萝莉田恬,笑着摸摸她的头。

她也很享受似的蹭了两下,暂时忘记了眼前的存在。

我后退了两步:“好吧。交给你了。”

不是开玩笑,我没做出任何反击的姿势,内心里也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只是后退了两步。

拼尽全力也不能战胜的对手,世界上这种人有很多,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你会死在谁手上。

还是不作无用功了。

我这么想着,但是还是有点在意小萝莉是怎么想的。于是我等待着她的反应。

她只是单纯地笑着。

我看着她,什么想法都没有。

小萝莉幼小稚嫩的笑声声传到对方耳朵里,对方的脸很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

他左半边脸的肌肉跳动了一下,极短的时间内露出了和常人无异的牙齿,但这动作也仅仅只是一瞬间。

对方很平静地看着我,动摇也只是一瞬间,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这一点的破绽已经不足以成为破绽,不过本来就不打算出手就是了。

对方的实力至少也是b级,不,至少是a级。

a级怪异需要数名高级驱魔师才能勉强对付,而且绝对不会是无伤,战况一般都会十分凄惨。

一座城市一般情况就只会存在一名驱魔师,所以a级的怪异基本上就是毁灭级的恐怖存在,更不用说之上的s级。

我这种程度的无法再进寸步的中级的中游驱魔师,最多独自对付变异的c级怪异,这也就是我的极限了。

b之下,c之上的水准。

中游的中游,很适合我随波逐流的位置。

“本来想着对方要是能识趣一点,我就可以省去不少功夫,但是真遇上这种人的时候……”对方慢慢说着,没有靠近的意思。

他似乎想笑,但是最后还是没有笑出来,笑到一半的声音转变成了怒吼:“你们一个个脑子都有坑吗!啊?”

我没有回答,小萝莉也没有回答。

“小妹妹和那边的驱魔师小子,你们真的是人类吗?连身为怪异的我都觉得你们很可怕啊!”他越说越是激动,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了起来。

“太不合理了!你们才是怪异吧?怪异是你们才对吧!”

我能感到恐怖的气流死死将我锁定,随时都能击中我。但是,他没能这么做。

接着,周围沸腾的空气迅速冷却了下来,对方话锋一转:“算了,这和我又没关系。我的名字是镰鼬,人称‘黑’。你不和我打一场,真的没问题吗?”

疯狂的犀利大叔报上了他的名字,表明了他渴求着战斗的心。

但是。

我反驳道:“镰鼬是一个怪异的种类,不是名字。”

而且是d级的弱小怪异,虽然之前从来没有碰上过这种类型的怪异,但是等级还是清楚的,能力什么的就不得而知了。

“有什么不好的?我的名字就是镰鼬,我就是镰鼬,我就是镰鼬的代言人。我是最强。”自称镰鼬的怪异嘲弄地笑了声,犀利眼睛不断从我和小萝莉身上扫过,“接下来,我就把她带走了,这个小妹妹。”

我又后退一步,没有说话,但隐隐觉得哪里不太自然。

这样做,哪里错了吗?

“那个,小子。”镰鼬的代言人、“黑”、镰鼬好像又记起了什么事情,喊了我一声。

“……”

“能请你……”镰鼬说出上半句话的时候紧紧看着我的眼睛,鹰一般锐利的目光刺在我脸上,继续说,“离开这个城市吗?”

我听到这句,身上不自主地抖了两下,接着向前走了三步把小萝莉护在身后,一边注视着对方,说:“找地方躲起来,跟昨天一样就好了。”

小萝莉果然听话,点点头跑掉了。

“黑”镰鼬看着我,直到小萝莉的脚步声消失在我耳侧为止都没有动静,只是嘴角飘起玩味的笑容,非常高兴。

我的心已经死了,没有斗志,没有未来,没有……过去。

我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别人,但是……可以尝试一下,尝试着挣扎一番。

反正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了,最后做一次无谓的挣扎又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一切都无所谓了,那么不答应他也无所谓。

既然昨天无意中救了田恬,那么说不定,她就是我的救赎……

于是,决定了,决定做无谓的挣扎。

我说道:“我不会离开这里。”

“为什么?”镰鼬犀利的目光变得兴奋起来。

看起来能够和我争斗一番比较合他的口味,貌似是个战斗狂的样子。

“不知道,我不想离开。”

理由这种东西,随便找就有了。因为我反悔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我是……驱魔师——叶望白。

我检查了随时都戴在手上的黑色战斗用露指手套。确认没问题后,双目紧盯对方,锁死对方的动作,可以在他动的一瞬间作出反应。

镰鼬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脸上的肉拧在一起肆虐地笑着:“小子你,很有趣啊!”

脸上传来一丝凉意,一滴鲜红的液体滴落在地……

“请不要再笑了,‘黑’先生, ”我没有放松精神,仍旧站立不动。

对付比自己强的人,抢先手是行不通的,后手攻要害,一击制敌更管用。

昨天救小萝莉时,对付那只变异的食尸鬼也是这么做的,付出胸口被撞一下的代价,它死了,我活了下来。

死去的东西死了,活着的东西留了下来,就是这么无趣的结局。

但是很难保证会对镰鼬有用。

自称镰鼬的代言人的怪异止住了笑声:“抱歉抱歉,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最近都是遇上些无趣的家伙……”

镰鼬的双眼眯成了危险的线状:“既然交涉失败了。小子,就只好让你永远地离开这里了……”

“……”

“小子,我再问你一句。”

“什么?”我不知道他会问我什么东西,这种东西不可能会猜到。

“你有家人吗?兄弟姐妹,父亲母亲之类的,有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木木地回答,“没有。”

镰鼬有些无趣地叹了口气:“是吗,那就不用担心了。”

我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不,也许是知道的,但就算这样,我……还是不知道。

镰鼬一昂头,强劲的气流从他身上喷涌而出:“接下来,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