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006 奇怪小巷

一条无人的小巷子里。

地上有一滩液体,颜色是仿佛打翻了红色颜料似的赤色,在9月的阳光下闪着暗红色的光芒。

血腥味在一瞬间充斥我的大脑。

熟悉的味道。

……不,说是没人也不对。

我这才认识到这个事实——并不是没有人。

地上的血泊里躺着七八条壮汉,身上无一例外穿着黑色t恤衫,衣服中间有一只白猫图案。他们一个个脸上全是淤青,还不断往外渗着淤血,而且全部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有一人例外,还有一个站立着的精瘦短发男子,同样穿着白猫图案的黑色t恤衫,此刻正拿着手机:“对,我是余晨,是黑虎老大吗?程中行让他跑了……好,我知道了。”

程中行?谁?

这个疑惑并没有困扰我太久,我马上把问题本身也给忘记掉了。

目击了如此血腥的场景的我第一反应是想快点离开,身为普通的高三学生的我,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赶紧去上课才是正确选择。

心中这么想过之后,我便打算离开。在我迈动双脚之际……

“你认识程中行吗?”

那个叫余晨的精瘦男人已经挂断了电话,此刻正转头看着我,目光非常不友善的感觉。

随时暴打我一顿都不是奇怪的事情。总之,好可怕……不要扯上关系才比较好。

于是我茫然地摇头。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还请你跟我来一趟,虽然对你不起,但是考虑到消息可能会泄露出去……”

余晨一边礼貌地道歉,一边握着拳头向我逼近,拳头还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喂喂喂!有这么“请”的吗?

“那个……我这人嘴巴很严的,不会透露出去……请你相信我。”

先不说我的人品怎么样,我连他不让我泄露什么我都不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站在这儿了。所以,泄露的可能性是零。

“是吗?”余晨撇了下右嘴唇,放下了强壮的没有一丝赘肉的手臂,“要是你能够对天发誓,我就相信你。黑虎门还是很讲信义的。”

恩……黑虎门。可是衣服上是白猫……

对方这么简单就相信了我的说辞,简直难以相信,也许是我长得比较安全,一看就知道是老实人。嗯嗯,一定是这样。

于是,我右手指天,准备发誓。

马上,迎面就一道拳风袭来,余晨在我举起手的同时发动了攻击,一边喊着:“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我看着拳头在眼中不断放大……

身体条件反射般地反应过来,单手把对方的拳头抓住,后撤一步的同时,下意识地把这个精瘦男子带倒在地上。

在一瞬间就把眼前的精瘦男子余晨给放倒了,勉强收住了踩向他头颅的左脚……

“我不想和你动手,所以相信我吧。”我很诚恳地看着趴在地上吃土的余晨,并没有追击。

“咳咳咳……”余晨随便地爬了起来,没有受伤的样子。站稳后立马用锋利的目光打量我。

“……有这种身手,你到底是哪个帮派的!”

“我只是普通的高三学生,呐,这个是我的学生证,不信你看……”说着我慌忙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给他看。

“德成高中……c13班叶望白,照片也是对的……”余晨稍微看了一眼,稍微放松了警惕。

“没骗你吧?真的只是学生。”

“不过……”余晨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程中行也是那个学校的。别想骗我!”

然后就看见余晨背后冲出了杀气腾腾的数十人,每一个人都毫无例外地穿着有白猫图案的黑色t恤衫。

这是要群殴我的节奏啊……傻子才不跑!

“哎哟妈呀!”

我怪叫一声,撒腿就跑。

“别跑!”“追!”“抓住他丫的!”“别放过他!”

身后不断传来喝骂声,结果他们越喊,我就跑得越起劲。

……

“呼呼,好险好险,还好甩掉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想起刚才被余晨和后面赶来围堵我的一帮子黑虎门的人的样子就心有余悸。

其中的过程还是非常惊险刺激的。不过也仅仅对于普通人来讲而已。我除了高三学生之外,还有一个身份——

驱魔师,经常会遇上一些奇怪的事情的职业。刚才逃脱追击就是依靠了驱魔师强悍的身体素质。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突然就冒出这么多人要来抓我,开学第一天就这么不幸。

我惯例地抱怨了自己的运气之后,接着,我掏出身上唯一价值超过100元的物品——手机,确定了时间,刚才居然拖拉了二十分钟,不过还不至于迟到,所以也没有必要跑步去学校。

于是,我继续以标准的步行速度慢悠悠走着,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反正世界的轨道已经固定,我再去努力也不能改变什么。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随便他去吧。

我从来就没思考过这种事:如果我跑着去学校的话,接下来,算上今日在内的7天应该是另外一幅风景。

虽然可能是事实。

“啊!白哥哥!哥哥你看,那个是白哥哥,你记得吗?我昨天说过的,救了我的白哥哥啊!”

正当我在怀疑余晨会不会带着小弟在学校门口围堵我的时候,从身后传来田恬的声音。

我转向出声处,就看见田恬小萝莉拉着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他的年龄大概和我差不多,应该也是上高三的年纪。

明明是9月却穿着大衣,真是怪咖。听上去这个男人是田恬的哥哥?

小萝莉现在正竖着小巧的手指指着我,对着那个男人说着,脸上满是欢欣,天使般纯洁的笑容仿佛能净化一切恶。

“你是?……”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个男人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

同极相斥的感觉……

“我是许峰,是她的哥哥。”他露出职业般的微笑,很有礼貌地说着,但是脸上的表情是凝固着的,没有一丝波动。嘴唇动作却不牵扯到脸上的一丝肌肉,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欠奉的样子。

他继续说道:“初次见面,什么都不知道的驱魔师先生。”

这是最近流行的问候方式吗?我还真是落伍了。

“你好,我是叶望白。”我在想要不要握个手,但似乎对方不是那么容易打交道的人。

感觉之间的对话隔着一层膜,不过初次打交道的人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许峰带着小萝莉站在离我半米处的位置,说:“昨天妹妹受你照顾了……这个人情,有机会会还的。”

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他却这般郑重其事,从那深邃的眼睛中我感受到了不曾在他眼里出现过的诚意。

我木木地点头:“嗯。”

一边握住小萝莉一直在乱晃的小手。

“那个,我刚回到这里,对这里不太熟,能麻烦你送她去学校吗?我稍微有点事情。”

许峰依旧是那种虚假的凝固了一般的笑容,若无其事地向我提出请求。

因为被需要了,所以……

我答应了,算是帮家人干的第一件事,虽然只认识不到一天,但小萝莉在我心里的重要程度已经上升到了很高的程度,差不多算是家人。

“又要走了吗?”小萝莉泪眼汪汪的样子惹人怜爱,忍不住就想捏一把。

许峰松开抓着她的手,眼中流露出几丝真挚的情感,有些复杂,说:“你要听话,哥哥马上就会来找你的,绝对不会一个人落跑了。”

小萝莉点点头,但还是很不舍的样子,目送着许峰进入一栋高层建筑,久久没有动弹。

我,不懂得拒绝,不会拒绝,有求必应,简直就到了说我是超越活雷锋的存在也不为过的程度。

“小田恬,该走了。”我去拉她的小手。

小萝莉应了一声,告诉我学校的位置,两人便一起出发了。

“他是你哥哥吗?”

“是的哦。3年前离开了,今天刚回来。”

“干什么去了?”

出于无聊而并不是好奇问的,我并没有很强的好奇心,也可以理解为没有求知欲。

知道或者不知道都一个样,都一样不幸……而且不知道比知道要好的事情还占了日常中的大多数。

“不知道,哥哥说是做‘想做的事’。”小萝莉灵动地跑到我面前,双眼泛光,“是不是很帅的感觉?”

我木木地点头。

之后,田恬跟我说了许多她和哥哥的故事,什么一起吃饭都是她在吃,什么哥哥跟家里不合而出走啊之类的。有好有坏,但是无一例外地,她全程都是保持欢快的语气,仿佛不知悲伤为何物。

突然,小萝莉喋喋不休的却又不会让人厌烦的声音轻了下去,消散在空气中。

看不到一个人一条狗一辆车一盏路灯的街道,一阵荒风拂过我的脸庞,感受不到一丝温度一丝痛觉一丝触感。

他就那样理所当然地站在那里,连同那恶意满满的1米5的漆黑巨镰,就那样威风凛凛地站在路中间。

黑色的无袖紧身衣,加上很少见的纯黑的牛仔裤,脸上非常干净,一点胡子渣都没有,纯黑的头发全部向后竖起,给人一种非常锐利的感觉。

不是长满肌肉,相反是一幅随时被风刮倒都不奇怪的身材。

涣散的目光看向这边,不是看向我,而是看向这边。目中无人说的就是这种眼神,非常称的感觉。

仿佛很是无聊,但又是一个

非常锐利的大叔,恩。

之后的事情你们已经见到了。

不过关于程中行的那段……什么印象都不存在了,就好像那段时间被抹消了一般,等我再次拥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是站在那条小巷子里面。

实在是有些奇怪啊。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那么,回忆完毕。

和最强的吸血鬼猎人艾德琳的邂逅,说不定能让我的生活变得稍微精彩一些。

但是和过于溺爱孩子反而会让孩子变得调皮一个道理,被恐怖的艾德琳蹂躏过头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还请大家拭目以待了。

接下来要度过的7天到底是怎么样的,到底会是怎么样一幅地狱的光景,我到底会死在什么地方。全部,一概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