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003 此乃最强

看着那绝美的笑容,我楞了一会儿,在我反应过来我是躺在地上的时候,我撞上了路边的电话亭。

电话亭受到这等重击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而我整个人陷入了电话亭内部。

“噗!”口中溢出不少鲜血。

唉?她踢我了是吧?而且前面肚子痛也是因为她一直踩着我是吧?

“受虐狂也要适可而止!”

利剑一般的怒吼从那张血唇发出,插进我的耳朵里面。

我嵌在电话亭内,艰难地看着她的脸。

她继续说:“振作点啊!懦夫!”

我……不是受虐狂,也不是懦夫。

“早知道是你的话就不管你了,要死就死吧。”她走过来一脚踢在我肚子上,我的身体彻底撞穿了电话亭。电话亭的结局不用说,彻底倒塌了,好在里面没有人。

你跟我肚子有仇吗?

“踢肚子不会留下明显的伤口,笨蛋!这点事情都不知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正在被一个金发美女蹂躏……

“你这家伙,都不痛的吗?真是的,本小姐都看不下去了!”她又走过来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提起来走向一边呆着的镰鼬。

“不,非常痛,都快飙泪了。”我说,结果只是引来了她诧异的目光。其实刚才两脚,我感到全身骨头都变成了粉末……

镰鼬傻傻地看着我被蹂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静静地看着。

“这家伙交给本小姐管了,黑家伙快滚吧。”她趾高气昂地说道,一边高昂着头,很不耐烦地挥挥手,“别一副傻乎乎的表情了,去吧去吧,本小姐不想揍你。”

“纯血种吗?那头金发……”镰鼬没有发动攻击,也没有离去,低沉着声音自言自语。

艾德琳接着用不耐烦的语气说,像是在对什么杂兵下命令:“知道了就快走吧,本小姐就是吸血鬼猎人艾德琳●艾利克斯,这个名字还不够吗?”

似乎是什么了不起的名字,至少镰鼬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

挂在艾德琳雪白的手臂上的我这么想着,把刚才受到的各种遭遇忘得一干二净。

“……”镰鼬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在我和艾德琳身上来回移动,很不甘心地说,“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再来。”

竟然退却了,虽然眼中一丝怯弱都不存在,但是语气并没有之前那股狂野的感觉。

我抚着艾德琳的肩膀,把脸正对他:“不,7天,第7天就够了。”

接着,我被抛了出去,在地上划出了足足十米。

“你是傻吗!”

造成我倒在地上的结局的罪魁祸首,金发的吸血鬼猎人,纯血种艾德琳●艾利克斯这般说着,脸上看不到一丝歉意,这么做仿佛是理所应当一般。

虽然在地面上摩擦着摔出十米远,不过身上的毒还存在效果,一点都不痛。

“有意思,爱无感的驱魔师小子,我只是痛无觉而已,远不如你。好!第7天,我来找你。”镰鼬说到这儿,猛地一抬头,目露凶光,“但是这样走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啊!”

“黑”镰鼬全身在一瞬间被黑色气流所包围,融入黑色之中,天空中墨黑的乌云不断扭转,庞大无比的威势瞬间压在周围的路面,隐约能听到马路的悲鸣声。

仅仅只是攻击的前奏,无数土石,汽车被推飞到半空之中。

接着,黑色气流惊涛一般向艾德琳拍去,绵绵不断的攻势。

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比起刚才快了不知几个档次,比闪电还快,比闪电还要迅捷,比闪电还要威力无穷。

潮水般地带着惊天的威势涌去,无数的火星和黑色在艾德琳身边不断闪烁,看不见镰鼬从哪个方向攻击,攻击哪里。哪里都是他的攻击,暴岚般的攻势。

地面几乎是每出现一个火星就整块被掀起十米高。但就算在这惊涛般的攻势之下,艾德琳的表情从未变过,所有的攻击都没有接近艾德琳10米内,所有的黑色都止于无形的护罩外。

金属交击的声音不断传来,一阵高过一阵,我的耳朵居然能承受住这种声音,简直匪夷所思。

恐怖至极的声音还在提高频率,照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超越人类的极限。而艾德琳仍然是风打不动的带着挑衅的笑容,从未变过。

抵挡住任何恐怖的攻击对她来讲都不过是呼吸一样的小事。

最后,互相碰撞所发出的声音超出了人耳的极限,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做不了,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只有火花和黑色在不断扩散。

她就拦在我和黑色的狂风之间,拦在时间的夹缝中。

留下曼妙的背影和当空的日轮交相辉映,她微微转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我一眼,嘴唇微微动着。

但是我听不见,只从那纯白的脸庞,勾人的眼睛里感受到无法形容的美……

几乎和黑暗之风融为一体的镰鼬,“黑”,自称镰鼬代言人的身形,一直无法捕捉的身形,突兀地出现了,扭曲的脸连同那把漆黑巨镰迫进了艾德琳10米内,突破进了护罩。

风暴停止了,之前的攻击都是镰鼬一人的身体所作出的攻击,一个人的攻击速度高到外人看去就是一团黑色旋风……

护罩的弱点被找到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只有这种程度的我只能这么想,但是那不是护罩。

镰鼬的行动并没有变的流畅起来,反而如同龟速,而且越来越慢,是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阻力,脸上的肉的都拧在一起,但是就算这样,他依旧在前进着,就算是龟速,但他还是在前进着,明明脸上不断渗出血来。

不知道屈服这两个字怎么写的犀利大叔。

这么说来,他刚才说自己是痛无觉来着,恩,感受不到疼痛,这是重要资料,记录记录。

然后艾德琳转头了,在镰鼬近到能够一刀将腰身斩断之前,艾德琳的美目就和他对上了。

由于是背对着的,我不能得知那到底是怎么样犀利的目光,不过从镰鼬脸上的表情大致能推断一二,不,大概是不能描述的。

比起最强的剑还要扎人的目光,这,即是最强。

极度极度极度夸张地,镰鼬停止了努力,放弃了辛苦得到的战果——7米的距离,任凭自己被恐怖的力量——推出10米。

他被恐怖的阻力推飞到空中,但是还没完,他一个转身,无数狂暴气流推向地面,再一个加速。

镰鼬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黑线,冲破乌云,消失在天际,驱散了地面之上的阴霾,露出了阳光。

在一瞬间就逃跑了……

“这家伙退场比本小姐出场还帅,真是受不了。”她抬起左手放在额头上作眺望状,接着转过头来,“你这家伙,没事吗?”

然后丢给我一个邪恶魅惑的笑容。

接着,她之前所面对的方向上的那座破败不堪,挂着“危房勿近”牌子的旧屋,开始扭曲。

扭曲,变形,翻转,扭曲,粉碎,化为了一堆沙子。

这……

我大概理解了为什么镰鼬宁愿选择灰太狼式的退场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