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月满西楼,独上兰舟(散文)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夏末微凉,荷香初残。||云中锦书,不见良人——题记

凭栏倚楼听风雨,终是难解相思苦。初秋雨后,月满西楼,栏外小湖,荷已入眠,一支支旧年金戈横挑起擎雨的荷盖,月光洒落其上,盈盈绿绿的,点亮千万盏河灯。雁字回时,月满西楼,那月淡淡黄黄,着了一些寒气,却与这江南只留了湿润的,不伤身骨的轻寒。而我,就在这月满西厢的楼头,就这不知冷暖的光阴,默默地,默默地伫立成一颗绿肥红瘦。

我想你定是与我一起赏着月,一如当年,而隔岸的灯火意阑珊,当我还在为错过一段姻缘无所适从时,也怕只有那轮高挂树梢的淡月,一如既往,明净慈悲,洞悉世事。

朝来寒雨晚来风,近水楼台,对月当歌,冷袖起舞翩翩影,便是有万般风情也难当它晚来风急。信手拈来《霓裳曲》,未思量,琵琶弦上说相思,弦弦只道苦相思。

到如今,多少事,欲说还休。

秦时明月汉时关,我从未见过塞外雄关的悲壮,可你知否?因你,我将那阳关唱残;因你,我将那秦山望穿。奈何?奈何?生离死别;已而、已而,山海难越。

一曲罢,尽思慕,泪眼婆娑。

西楼外,烟影乱。

偶尔听得一声悲鸿泣鸣,抬头见,不过满目月影。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随郎行远。”手中已然泛黄的信笺,念了千遍万遍的情语,还有倏忽不见的流年,点点滴滴,秋后黄叶般,雨后飘零。

怎知思念如刀,刀刀催人老,十年桑落,几度春秋,多少青丝白发。然而与你共同埋藏的陈年佳醪,现如今恰是香醇四溢,仿佛有一阵微风,携着似有似无的荷香,卷入咽喉,流入肺腑,溢满心头。可有人听?月色正满的西楼,有人在呼喊一个春风得意的白衣少年。那个少年邻水赋诗,挥毫洒墨,眉宇之间透着夺人的锋芒。驻足间,多少春心萌动。

可我不曾想——

停留是刹那,转身即天涯。

我抚琴、吟诗、舞袖,一如当初。

只是那年妆红眉黛,如今鬓白颜衰,再不敌岁月如刻。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任他生死逍遥,顺江而东

碧水兰舟,烟火星点。

我曾深信不疑,前生,我们生于同一个池塘,有过一段相互纠缠的日子。即便沧海桑田,而我们的根依然在泥土下缠绵。而此刻,我就这么枕着水波,对着天空注目良久,飘忽的眼神,单薄的水袖——而你,又在何处?

一夜无语,两行清泪,万般哀愁。至此,红尘陌上,独自漂泊。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拮,此物最相思!”旧时抛一把红豆,不过成就了一抔红土,已然淹没在泛滥成灾的苦水之中。

不知还要过去多久,那个佩玉挽剑,指点江山的少年才会模糊在千上万水之中;而那轻解罗裳,独上兰舟的女子,又该如何不去想、不去忆。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仿若是一副水墨画卷,黑白的边幅在水湄蔓延,那些浅草浸湿纸宣,那些芦苇刺破画面,那个女子斜倚船舷

我是那个九月的女子,怀揣心事,遥想当年!

————————————————————————————————————

ps:与小说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