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八章 一波未平又一波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混账,都是废物都是废物。()锦妍出了什么事,本王要你全家都赔命。”

穆秦的怒气可非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他一小小的郎中大夫又是犯了什么罪过,一次王府接诊还以为能被打赏一番,现在好了打赏不成反倒是几乎要赔性命进来。

“王爷息怒王爷息怒啊,在下才疏学浅,实在看不出姑娘中得什么毒啊。”大夫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生怕脑袋落地。明明第一次接诊的时候只是发烧起疹子,这复诊怎么就中毒了。

“滚,给本王滚。”

“是是——”

“来人,快去皇宫找名御医过来。”这些江湖郎中不够靠谱,也就只能寄希望与宫廷御医了。

“王爷,王爷妍儿好疼。”锦妍的说话声虚弱无力,前几日起的疹子已经好了,但是脸上不时渗出的冷汗和已经惨白的脸就能说明此时她是有多痛。

“妍儿乖妍儿乖,御医马上就来。”穆秦坐在床头紧握着她的手。到底是谁?苏婵?难不成本王真的低估了你不成,恨本王就冲着本王来,岂能牵连锦妍?

“御医还没来吗?”穆秦时不时又冲着外头大喊。

“来了来了,王爷,御医来了。”平日里严谨得一丝不苟的徐管家此时显得也是十分慌张,这可是关乎性命的事情。不止是锦妍还有他们。

“御医,快快,看看锦妍到底中了什么毒?”穆秦见着御医进来,赶忙让出位置来。

“王爷莫急,卑职立马给姑娘瞧瞧。”

御医坐定,把了把锦妍脉象,

“是这疼吗?”又摁向小腹。

“恩。”锦妍有气无力地答道。

思索片刻,御医便立身对穆秦说道,“王爷,卑职认为姑娘所中之毒应是金刚石粉。”这金刚石粉可是那些个宫廷贵妃们惯用的伎俩,他在皇宫之内也是常见。

“金刚石粉?”

“正是,中毒之人一般过几日才会发作,如不及时行救,多是肠烂胃穿致死。”

“什么?”一听这死状如此渗人,穆秦更是担忧了。

“王爷莫急,卑职瞧锦妍姑娘中毒尚浅,这就给开服解毒方子,卑职这还有一枚止痛丸,给姑娘服下可解姑娘难忍之痛。”说着从随身的医箱里拿出一枚药丸。

穆秦接过药丸便扶起锦妍,温柔道,“妍儿,来服下这颗药丸好好休息,御医这就给开方子了。”

“恩。”锦妍乖乖服下药,躺定休息。

看着锦妍眉头渐渐舒展,穆秦的心才慢慢放下,但是有瞧见她惨白的脸庞,又生出愤怒来。锦妍你放心,本王答应过你姐姐好好照顾,既然有人敢在本王的王府害你,那本王是断不会放过她的。

“王爷,卑职已经开好了方子,若非有事,卑职就要先告退了?”

“等等,还要烦请御医随本王来一趟。”穆秦紧绷着脸,转头对徐管家说道,“徐老,去把护卫叫过来。”

徐管家哪里敢问为何,只是应答。

哼,苏婵,本王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自从前几日那厨房春事后,苏婵恢复得也差不多,这一连几日都是闲暇得很,张嬷嬷真就找人替了她的工作。这帮下人只是知道苏婵被自家王爷宠幸又哪里知道其他事,他们只是认为被王爷临幸了,那就不是一般人了,又哪里知道苏婵的心中委屈。

虽然很闲,但是她又不敢随意走动,生怕又犯触什么,更怕见到穆秦,她哪里知道这些天穆秦的心思全在锦妍身上。

不过这样倒是也好,倒是有很多时间来陪陪蕊儿了。

“姐姐,我们去看看妍儿姐姐好不好,这几日,那边的姐姐都不让蕊儿过去,说是妍儿姐姐病了。”小妮子拉着姐姐的衣袖撒着娇。

锦妍病了?他说锦妍沾不得蜂蜜是真的?可是她送那碗蜂蜜柚茶过去时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啊。

“好,姐姐陪你一起去。”

说着拉着蕊儿的小手出了厨房的院子。

刚进东厢,就见着了气势汹汹的穆秦带着一众家丁,看到穆秦,苏婵就觉着周身不痛快。

“参见王爷。”

“苏婵,本王正要找你,你居然还敢来这里。怎么还想害锦妍?”穆秦见着苏婵就一阵冒火,吓得苏蕊直往姐姐身后躲。

“苏婵这是想来看望锦妍姑娘的。”

“看望?用得着假慈悲吗?”歹毒的女人,害了锦妍还想过来假装慈悲不成?

“王爷,苏婵还望王爷听我一句辨言。”

“好啊,本王倒是要听听你这女人要如何给自己辨解。”

“王爷,我本与锦妍姑娘素昧平生,从来不知锦妍沾不得蜂蜜。二来,苏婵又有何理由来害锦妍呢?”

“好一个素昧平生啊。哈哈哈”听了苏婵的解释,穆秦反而大笑。“锦妍不能食用蜂蜜,这王府众人皆知,随便问几人也就知道了,你说你没有理由害锦妍?你不就是恨本王吗,恨本王抄了你的家,抓了你的父母,恨本王那日当着你面杀了相府的人吗?如此你给锦妍下毒也想让本王尝尝痛苦是吗?”

“什么?下毒?”怎么会是下毒,苏婵心底一惊,她恨他是不错,可是她又怎么会下毒呢,她甚至都不知道那碗蜂蜜茶到底是谁给她的。

“我没有。我甚至不知道蜂蜜茶谁让我送去的。”

“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分明就是你自己有加害之心。”

这时,有一个护卫递上一小包药粉来,“王爷,这是在苏婵住处搜出的。”

穆秦将药粉递给御医,御医拿起来揉搓了几下,点了点头。

“苏婵,证据确凿,你敢狡辩吗?”

苏婵看着拿包药粉,心如死灰,她现在又能辩解什么呢,“奴婢无话可说。”

“好,来人!把苏婵带到地牢里。”

几个护卫听到吩咐便过来押着苏婵。

一下害怕穆秦的苏蕊这时见了姐姐要被带走,不知哪里来了勇气,拉着穆秦的长衫,“不要带姐姐走,不要带姐姐走,姐姐跟妍儿姐姐很好的 ”

穆秦对待小孩子哪里有什么耐性,“滚开!”一甩长袖,把苏蕊带倒在地。

“王爷,蕊儿还小,求你放过她吧。”苏婵挣扎着想去扶起蕊儿,蕊儿只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啊!

穆秦对于苏婵的乞求丝毫不在意,“把苏婵带下去!”

“姐姐姐姐——”

昏暗潮湿的地牢里,几位护卫利索地把苏婵绑缚在刑具上。

“苏婵,你招不招?还是要让本王替你招?”

“要招什么,说自己下毒害锦妍吗?”苏婵冷笑,是要严刑逼供吗?她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认罪。

“不思悔过,还敢嘴硬。”嘴硬是吧,本王有的是方法让你说实话。“给我拿鞭子来。”

不一会,护卫就递过穆秦索要的鞭子,这根鞭子居然顶端带着刀刃,阴影处刀刃上闪着寒光,苏婵看着那鞭子,背后冷汗直流。

苏婵面露惧色,穆秦很是满意,但是你却是小瞧了苏婵,“说,是不是你下得毒?”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好啊,到现在还嘴硬。”穆秦被她这般强硬地驳斥惊讶,走到她身后抬手就是一鞭。

“啊——”一鞭落下,那刀刃划过苏婵细嫩的背脊,痛得苏婵几乎昏厥过去。

“招不招?”穆秦又问。

“我没有做过,不招。”苏婵的嘴唇哆嗦,虚弱中带着坚决。

一鞭接着一鞭,娇俏的苏婵,柔弱的苏婵,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刑罚,原先娇嫩的玉背早是被打得血肉模糊。穆秦坐在苏婵前注视着她,他犹豫了,他大可一刀杀了她,但是他犹豫了。

苏婵,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这样的刑罚就算是一男子也压根受不住的。

穆秦站起身往牢房外走去,一干护卫没有王爷的吩咐不知所措,以前也都是逼供过人的他们今日看得也是背流冷汗,王爷对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竟也下得去手。

“呜呜呜——”姐姐被带走了,苏蕊不知如何是好,一直蹲坐在院门哭泣。

李琪今日闲暇无事,便想着来穆王府找苏婵,她好像就是有种魔力,让人依赖上她。王府大,也不知苏婵在哪,就随处逛逛,问了下人,下人都说不知。见着有个小姑娘在哭甚是好奇。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告诉大哥哥好不好。”李琪面带微笑,温柔地说道。真是个好看的小姑娘,跟她一样,哭起来也这般赏心悦目。

蕊儿抬头,看是这样一个如沐春风的美貌大哥哥,渐渐止住了眼泪,“我叫苏蕊。”

“苏蕊,你姐姐是苏婵吧?”原来是婵儿的小妹妹,难怪生得也是这么可人。

“大哥哥,认识姐姐吗?蕊儿求你了,快去救救姐姐。”蕊儿说道姐姐又止不住地哭泣。

“你姐姐怎么了?”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婵儿为什么会出事。

“姐姐姐姐他们把姐姐关在地牢里。”

为什么把苏婵关在地牢?是穆秦干的?

“走,大哥哥带你去找姐姐。”说着拉着苏蕊起身。

“参见孝王。”地牢的守备见了李琪都恭敬地行礼。

“苏婵关在哪里?”李琪懒得多说废话。

“这”护卫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多说。

“听不见嘛?苏婵关在哪里?”平日和气的孝王突然发怒,但是吓得护卫全都跪伏下来。

“孝王息怒,王爷没有吩咐,属下实在不敢多言半句。”

“行了,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你家王爷问起就说是我。”

“是是,快带孝王进去。”

光线昏暗的牢房,苏婵趴在干稻草上,已经昏厥,不省人事。看到了姐姐浑身是血,苏蕊又哭了。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醒醒好不好,蕊儿会害怕的。”

听着蕊儿的呼唤,苏婵的嘴唇只是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睁开双眼。

看着苏婵的背脊血肉模糊,李琪止不住地心疼。穆秦,她只是一个局外人,又是一个姑娘家,你当真是下得了手?

“没事没事,蕊儿别哭,我们带姐姐走,大哥哥给姐姐找大夫。”一边安抚着蕊儿,一边背起昏迷的苏婵。

看到孝王要背着苏婵离开,几个地牢的护卫也急了,苏婵没了,他们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王爷,这不太符合规矩。”

“现在本王就是规矩!”李琪的眸中闪过凌厉的目光。

吓得一众人不敢再说话,李琪冷冷看着他们,带着苏婵苏蕊离开,出了地牢,下人们看到李琪背着血淋淋的苏婵,满脸怒气都是不敢多问。

————————————————————————————————————

ps:这会不会有点狠了,想想女孩子的背打得血肉模糊,我咦,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