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二章 高阁深院雀难飞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马蹄声声和轴转,苏蕊靠着姐姐温暖的怀里早市睡得香甜入梦。()苏婵目视着梦乡里的小妹,芊芊细手抚上小蕊儿陶瓷一般的娇脸,暗中发誓,“蕊儿,如今姐姐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姐姐一定会保护你,不惜一切。”

舟车困顿,再者,入狱之后,姐妹俩一直没有睡个好觉,稍有安息时候,那困意也是时不时地涌来,苏婵渐渐地昏昏沉沉地睡去。

不知多久,马车已经离了皇城很远,车马骤停,惊醒了这对在车中熟睡的姐妹俩。俩人还未清醒,马车外的家丁就喊了起来:“快出来,莫要王爷久等了。”

“姐姐,已经到了吗?”苏蕊揉着惺忪的睡眼,一副还未睡足的模样,讨人喜爱。

“恩,跟姐姐下车吧,一会儿要记得不要多言,知道了吗?”苏婵虽然是还穿着一身脏乱的囚服,但是此时刚睡醒的她脸颊潮红,睡颜娇羞的模样,真当让人想入非非。

“知道了姐姐,蕊儿一定会很听话的。”

苏婵牵着蕊儿,挪步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三间兽头大门,足有一人高的石狮威武地蹲坐在大门两旁,门边两列十数锦衣黑袍的护卫不苟言笑。正门大开,上有大匾,烫着鎏金大字曰:“穆王府”。

从正门向里望去,正是一面五龙戏珠影壁,无不透出一股威严之气。

这时,从偏门走出一黑衣高帽的老者,胡须过颈,应是王府的管家,走至苏婵面前,若是平日,苏婵哪里用得着向一管家行李,而今家道中败、寄人篱下,又何况王府的管家按理就是家臣,绶的是五品官戴,这样向他行一常礼也是必要的了。

这管家脸部紧绷,丝毫没有效益,只是颔首示意,便领着苏婵姐妹进了王府。

过了影壁之后,苏婵才惊觉穆王府的非同一般。念想她曾为相国府千金,见识自然不短,见过的达官贵人的官邸也不在少数,而这穆王府的规模就足以让她心颤,而且装饰用材也是相当讲究,若是苏婵没有看走了眼,方才那五龙影壁分明是一整琉璃制成,工艺之精不可不畏独一而无二。一位异姓王竟然能使用五龙图,也是彰显了其主人的权势之大。

王府的地面是由四方青白玉石板铺就,正厅有三间房门,悉数都已朱漆雕纹木制成,整个厅堂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尽显奢华。但是苏婵却是惊讶,偌大的王府静得出奇。

“姐姐,这府邸真大,比起我们家也要大出好多。”小妮子瞪大了水灵灵的双眼,左顾右盼,而苏婵听到“家”,顿时悲上心头来,现如今,还哪有什么家呀!

“是啊,以后我们都要住在这里了。”

姐妹谈话间,那管家突然停住脚步,声音平淡,“噤声!我同你先说一条王府规矩,这进了正厅,就莫要喧哗。可听明白了?”

“苏婵明白,谢管事提点。”

管家方才满意地点头,向里报道,“王爷,苏婵已带到。”

“进来。”

进了正厅,便见到穆秦赫然坐在大堂首座,披甲挽剑的他早早换了一身青色箭袖便衣,正在一口一口品味香茗。

“罪女苏婵、小妹苏蕊,见过王爷。”说着便行了一个满礼。

穆秦放下手中的茶座,向着苏婵走来,而苏蕊紧紧抓着姐姐的手,有些本能地害怕面前这个英俊的王爷。

穆秦面含笑意,直勾勾地盯着苏蕊,不知真心与否地夸赞:“姐妹俩倒是长得一个比一个可人。”

苏婵皱眉,把苏蕊往自己身后一拉。

“哈哈苏婵,本王救了你和你妹妹,难道你就不打算感谢本王吗?” 穆秦不以为意 。又特别在“妹妹”二字上加重了语气。苏婵啊苏婵,苏蕊便是你的命,有她在在本王手里,你便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本王的手心。

“王爷的救命之恩,苏婵自当谨记,可大恩大德苏婵实在无以为报。”

“恩?你就如此感谢救命恩人的吗?可不要忘了现在你妹妹可是在本王的王府。”

穆秦双目如剑,让苏婵不敢直视。

“苏婵已家破人亡,王爷的大恩,苏婵做牛做马自当回报,只望王爷能够善待蕊儿。”

他就是要如此一次次撕裂她的脆弱伪装,逼她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他就是要折磨她,让她心如刀绞却不敢多言一句不是。

“苏婵,你可是要记好了,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相国府的千金小姐,只是王府下贱的女婢。你的命也是本王的。徐老,带她们下去,一身囚服看着就不舒畅,给他们换一身衣服,替本王好好照顾他们。”

徐老心领神会,心里却有些惋惜这对福薄命苦的姐妹。奈何出身相国,又奈何相国得罪了王爷。

“随我来。”

姐妹两跟随徐管家,去换了一身丫鬟衣饰,徐管家也是对这苏婵暗觉非凡。

京都坊间总是传道,“相国有女名曰婵,十八长成比月容。疑是天婵来下凡,回眸一笑胜星华。”如此可见苏婵之美已是京都之一妙谈。

此时此刻,徐老见她,比之传言真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平凡的丫鬟穿在苏婵身上却给人另一种天仙落魄之美感。又瞧了瞧苏蕊,恐怕等这小妮子长大了,浮梁又要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了。

接着领着姐妹俩去了住处,说起住处到不如说是杂物间,堆满了各种杂物,和一床破得翻了棉絮的被褥。苏婵心里自然不满,可是今日不同往时,寄人篱下,有一安静住处就已是最大的奢求。但是苏蕊不快全在脸上。徐老也是很无奈,把这对美人儿安排在这,谁让他家王爷说“好好照顾他们”呢。

“日后,你二人就随了这位张嬷嬷做事,”徐管家又转身对身后一个年近五旬的老嬷嬷说道,“张嬷嬷,以后便由你带着此二人了,王府的规矩也要与他们讲清,以免冒犯了王爷。”

“是。自当好好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