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楔子 十年往事(1)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公子公子”几个身着锦衣的带刀护卫在皇城前的街上四处寻找着他们的小公子。()一个个都是焦急得很,若是找不到,回去之后又该是被教训了,小公子啊,小祖宗啊,你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

一个小摊前,一个十二三岁的大男孩,拿开遮着脸的戏曲面具,看着远去的护卫,扯出一个胜利的笑容来。想必他便是护卫苦苦寻找的小公子了。

“哈哈,一群大笨蛋。”本公子好不容易逃出来,怎么能让你们这群猪头找到。

放下面具,小公子便安心地到处闲逛去了。

没想到京都的街访还是挺好玩的,打发时间倒是挺好的。

刚坐在一个面摊前满足地吃完了一碗阳春面,眼亮的小公子就看到不远处的街尾胡同口蹲坐着一般乞丐,其中大部分都是小孩子,最大的一个应该也不过十五六岁而已,他们为首的那个乞丐大概已经有二十多岁了。

浮梁开国十余年间,当今圣上治国有方,浮梁国力强盛四方来朝,但是街头巷尾仍会有太多的穷人跟乞丐。

正当他感慨着不该他这个年纪感慨的事情时,就瞧见那个为首的乞丐头突然抓住其中一个小乞丐的头发,一巴掌扇了过去。

“今天又只有这么点?是不是自己吞了?”乞丐头夺过小乞丐手里的几文铜钱,恶狠狠地质问着。

那个小乞丐只是倔强地低着头,不作声,这当然是会激怒乞丐头。

“真是不教训不行,给我打他。”

乞丐头身边的一个年纪大点的乞丐听到命令,便出手去推了一把,小乞丐身量单薄,被推到在地。另外几人也是上前对他拳打脚踢。

小乞丐只是拼命护着胸口,完全不理会自己的脑袋。

看着这个状况,小公子有点微微皱眉,这人是傻的吗,不护着头护着胸口。

不行这么打迟早会被打死,小公子疾步跑了过去。

“住手!”小公子一声怒喝,年纪尚小,却毫无惧怕之意。

乞丐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住手所喝止,乞丐头转头一看,居然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不过看他锦衣华服,说不准,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

“你谁啊?给我继续打。”乞丐头不相信这个小孩还能做什么,懒得理会。

“我说了住手!”小公子又加重了几分语气。

而那个小乞丐躺在地上,看着小公子,眼睛里像是再说:“小哥哥,别管我了,快走吧!”

小公子从没见过这么清明的眼眸,心里也是更加确认自己要救下他。

“嘿——我说你小子是不是也是皮痒痒了?”这个乞丐头完全就是一个街头流氓。“给我揍他。”

一个乞丐挥舞着拳头,扑向小公子,但是小公子丝毫不惧,镇定自若。稍稍侧身,躲开了朝他而来的拳头,反手使出一记擒拿手,抓住了乞丐的手腕,一折。痛得那个乞丐嗷嗷叫,顺势就把他撂倒在地。

小乞丐看着这个小公子,心想,好厉害的小哥哥。

乞丐头一看不对劲,这小子还会功夫。面露狠劲,会功夫怎么了,会功夫也不过是个小孩,自己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吗?

“都给我上。揍他!”说着自己也挽起破袖子,疯狗一样扑向小公子。

小公子则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乞丐头算记错了,他学得可不是什么花拳绣腿,而是名师教得真正的制敌之招,虽然还不够精,但是对付这帮乌合之众却是绰绰有余的。

几招几拳,便打得这群乞丐满地找牙。最后小公子飞身一脚,把乞丐头踹倒在地。

在那小乞丐的眼中小公子身姿挺拔,简直就像是一个小英雄一样。

“都滚吧!”

乞丐们知道惹不起,赶紧互相扶着跑了。

小公子走近小乞丐,温柔地笑着对他说道:“你没事吧?”说着伸出手想拉他一把。

小乞丐有些震惊,看他应该是那个大户人家出身的,他难道不嫌弃自己吗?

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手,小公子一把拉起了他。

“谢谢小哥哥!”

诶——女孩?“他”居然是个女孩子,而且,声音好好听啊!

“小哥哥,我叫小月,你叫什么呀?”小月不知道为何自己居然有些想亲近这个眼前温柔的小哥哥。

“我叫穆”小公子突然停住了口,他不喜欢自己的姓名,有时候他的姓名真是一种负担。

“我叫秦川。”

秦川,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公子公子”护卫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真是扫兴,又找过来了。

“小月,跟我跑。”还没等小月反应过来,秦川就牵起小月的手,往城门跑去。

小月长到现在,从没有被男孩子牵过手,眼前这个救了他的小哥哥居然牵她了,心里的感觉好奇怪。还好脸上都是污渍,不然让他看见自己脸红,那肯定是要羞死人了。

一直跑一直跑,到了城外的溪边。

秦川才放开小月,自顾自地躺在草地上,“啊——总算是逃脱了。”

小月没练过功夫,体力可不像秦川,跑得气喘吁吁,好一会才缓过来。坐在秦川的身边,小月侧目看着秦川,他生得真是好看,锦衣玉服,一看就是富贵之人,心里就冒出自卑的心理来。

“恩?小月,你在看什么呀?”

四目相对,小月赶紧转头,“没没什么。”

小月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小哥哥,刚才为什么要跑啊?”

“奥,因为有坏人在追我啊!”秦川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他不想小月知道自己是逃跑出来的。

“啊,坏人那怎么办啊?”小月有些担心。

“嘻嘻,我可是很厉害的,才不怕。”秦川自吹自擂,一脸得意。

也是,小哥哥这么厉害,才不会害怕。

看着小月一脸的单纯,眼神澄澈,心底就冒出小恶魔想要“欺负”她。

“再说了,我哪里小了,叫我秦川哥哥。”嘿嘿,快说快说。

小月又觉着脸上发烫,虽然不好意思但也没想抗拒,第一次叫人叫得这么亲密的:“秦川哥哥——”

真好听,嘻嘻。

“对了,秦川哥哥,为什么要救我呀?”小月还是问出来了,她不明白像她这么卑贱的乞丐有什么资格会让他救下自己。她真的很在意自己的身份。

秦川起身,望着小月的眼睛,很正经地说道:“因为你的眼睛很漂亮。”秦川说的是真心话,他没有见过像小月一样纯净的眼神,像是通彻到心底一样。不自觉地就在吸引他。秦川虽然年纪小,但是却见过时间的许多虚假。

小月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心中真的感动得紧,从来没有人夸过她,一个都没有。

只有他。

小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本来毫不认识的俩人,就这么相遇相识了。小月对他充满了感激。

秦川觉得跟小月在一起的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间便已经是要回府的时间。

可是秦川跟小月说每天这个时候都来城外溪边找她,她真的信了,每天准时的等他出现。

他真的很喜欢跟小月呆在一起,他会讲了很多事情,毫无顾忌的事情,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讲出这些事情来。

而小月呢,也是耐心地呆在他的身边,听他抱怨,听他说着她并不懂的事情。

小月以前常常羡慕大户人家的富贵生活,但是现在却不这么觉着,原来秦川哥哥过得并不是很快乐。

“小月,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呢。”秦川常常把这句话放在嘴边。

而小月呢,总是傻傻地说:“为什么要羡慕小月呀?”

秦川笑而不言,只是一味宠溺地拍拍小月的脑袋,小月却十分享受。

好时光如同白驹过隙般流逝,一转眼之间,秦川与小月认识已经大半个月了。

这一天秦川按例又来到了溪边,他紧紧皱着眉头,看不出是多少忧愁,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居然还能摆出这样的神情。

“秦川哥哥,你怎么了呀?”小月关心的问道。小月的心思其实很细的,何况秦川的表情太能引起小月的注意了。

秦川哥哥,这是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小月,如果有人请你做大官,给你好多好多钱,但是要去很远的地方,你说该不该去呢?”秦川目视远方,眼神里有些呆滞。

“秦川哥哥好笨呢?当然是去了,做大官诶还有好多好多钱。”小月并不知道秦川在说什么,单纯地回答他。

小月啊,好多事情你还不懂。

秦川也不像纠结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好啊,小月,你敢说我笨!”说着就扑向小月,挠她的后腰。

“咯咯咯”小月很怕被挠痒,“秦川哥哥小月错了小月错了。”

又挠了一会,秦川才放过了她。

唉!小月,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你呢?

“小月,我、我明天要离开京都了。”秦川不再纠结,有些伤感,毕竟他不愿意离开,他喜欢跟小月呆在一起没有负担的生活。

“啊——”秦川的话就像是晴天的霹雳,小月的生活一直都是黯淡无光,直到遇到了她的秦川哥哥,可是就在她依赖上他的时候,他却要离开了。

小月低着头,看不出脸上的神采,轻声地,小心翼翼地问道:“秦川哥哥,能不能、不要走?”

半是询问半是恳求。

秦川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可以,我会留下”?可是小月,我的生活并不受我掌控,身不由己。

秦川的默然最终击溃了小月所有的防线,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稀稀落落。

为什么连秦川哥哥都要离开我,为什么?

小月突然哭泣,秦川不知所措,只能把她揽在怀里。她的眼泪,他何尝看得不觉眼睛酸涩。

他们这样的年龄,说爱还不够、说喜欢还太早,只是都是孤儿,孤身一人在虚假的红尘里漂泊,也让他们学会太多不该他们学会的东西,秦川学会了戴上面具,而小月则学会了忍受,直到俩人相遇,放下了所有的防备,但求寻到互相依赖的肩膀,只是命运不公,真的无法抗拒。

许久,小月擦干了眼泪,年纪小小的她其实也明白很多事,她早就不想反抗天命,只是这一次,她非常不愿。

“秦川哥哥,这个给你。”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支被布条缠着的东西来。

秦川接过来,打开一看:“玉簪?”

这支玉簪,样式简单,但是所用的是最好的暖玉,颜色温和如琥珀,滑腻如少女肌肤,雕工细腻精致,绝非凡品,价值不菲。

小月居然会有这么价值千金的玉簪,原来那天小月拼命护着的是它,一定是小月最珍重的物件了。

“秦川哥哥,这是娘亲给小月的,现在小月送给你,”小月咬着嘴唇,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不要忘了小月!”然后转身就跑了,只怕自己的眼泪又要溢出眼眶。

秦川哥哥,千万不要忘了小月,娘亲说这玉簪只能是小月今后的夫君才能为我戴上!

秦川看着小月的身影,手中握着的玉簪又加重了几分。

“小月,我一定会回来。”

这里是哪里?

小月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围华丽的房间,自己不是在城外吗?怎么来到了这里。

原来昨天小月还是去了城外,只是不巧遇上大雨,无处躲闪,被淋出了风寒,发了高烧,一度昏迷。

“小姑娘,你醒了。”温和的男声,一个锦衣玉服的男人走过来,扶起了小月。

男人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夫人。

“好漂亮,”小月心想,“就像娘亲一样。”

“呵呵,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男人微微一笑,问道。

“小月。”

“小月,你就一个人吗?你家里人呢?”

父母早就去世了,秦川哥哥算吗?可是他也离开了。想着这些,小月不觉红了眼眶。

“别哭别哭。”看到小月的眼中泪光,妇人也是明白了她是个孤儿,转头对男人说道,“夫君,你看”

男人点点头,又对小月说道:“小月,你看我们都很喜欢你呢,如果小月没有地方去,可以留下来,做我们的女儿好不好。”

小月觉着有些不可思议,眼前这对高贵的夫妻要收留自己?除了秦川哥哥,原来还会有人关心自己。

“爹爹、娘亲。”

小月叫得有些生涩。但是却让男人跟妇人听得很高兴。

之后,小月才知道,原来男人是当今相国——苏荣师。自此,世上也再无小月,而相府则多了一位千金,名叫苏婵。

命运这种的东西太过虚渺,琢磨不透。

小月现在拥有曾经企盼的所有东西,可为什么,心底还是有一处地方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