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三章 天婵落魄沦为婢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奴婢苏婵,这是妹妹苏蕊。--” 苏婵低头顺眉,学着以前家中女婢的口吻,毕恭毕敬地回答。

“苏婵,你随我来。”张嬷嬷又想了想,“小晴,你过来一下,带着苏蕊去厨房找些简单事情做罢,她太小跟着主子爷做不得其他。”

“是。”应声的是一个约莫与苏婵一般大小的女孩,穿着草绿色的丫鬟衣饰。长得并非是漂亮的类型,却让人看得很是顺眼。

苏婵看妹妹有些不愿,便安慰道,“蕊儿乖,跟这位姐姐去,一定要听话知道吗?”

“恩,好。蕊儿会听话的。”小苏蕊显然是心口不对,嘴上答应着却是一副不甘愿的模样。

苏婵看着妹妹这样子也是无奈只好摇摇头,又对小晴说道,“这位姐姐,烦扰你照顾一下蕊儿。”

“好说。”

“行了,跟我来吧。” 发话的自然是张嬷嬷,显然是不愿久等了。

跟随着张嬷嬷,片刻间,就来到了王府的内院,张嬷嬷一路上给苏婵介绍,好让她尽快地熟悉王府的环境,以免她触犯各个主子,不然她这个嬷嬷也是要受罪的。

“那是西苑,各个耳房都是各位夫人住着。切莫乱闯了去。”

各位夫人?苏婵略微皱眉,她最讨厌男人三妻四妾,不专一。为何天底下的男人不能像她的父亲一样,一生只忠于她的母亲一人。看来他穆秦生得再如何的俊俏,立下再大的军功,流传再神奇的传说,说到底也不过与天下滥情的男人一般。

“那中院里共有两处房子,一处麒麟阁是王爷办公就寝处,另一处是昙宁楼,是除了王爷的吩咐谁也不能私进的。”

苏婵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她知道今时不同往日,她身在王府不比皇宫后院凶险,一定要谨言慎行,万分小心,方才有机会脱身。

说话间,从廊门处走来一人,只带了一个小婢。她身穿素色白羽长裙,应了秋,或是身体不适,穿戴了一袭白色及膝披风,身量单薄,苏婵猜应该与自己年纪相仿。走近了,才算是看清了她的模样,脸色有些病态的微白,五官精致小巧,一头如瀑长发只用一支珠钗装点,与苏婵一般高。到是有些病美人的风范,又有一些仙子遗世独立之态,恰是应了那句“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连苏婵都不免生出怜爱之心来。

“张嬷嬷,这位是谁,此前到不曾见过她。”声如其人,若说苏婵说话犹如江南水波般温声细语,那么她的声音便是如同山涧清泉般空灵。

“王府新来的婢女,名叫苏婵。”

“见过主子。”苏婵不知她是哪位主子,但还是恭敬地作礼。

“苏婵——”她打量了几眼苏婵,便不多言,往东厢房走去。

“锦妍姑娘慢走。” 苏婵倒是有些好奇,姑娘?在王府里又不是夫人,而且看似地位不低,难不成是他妹妹不成?

她正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张嬷嬷又说了话,“那是锦妍姑娘,住在那边东厢房的云锦轩。”

“锦妍姑娘不是王爷的夫人吗?”苏婵说完就后悔,问了些不该问的。

“自然不是,反正王爷很是看重锦妍姑娘,她不是那些夫人那般难伺候,但是见到时还是恭敬一些好。”张嬷嬷说话很有分寸,只说该说的。

“走吧,去中院,前几日王爷将贴身丫鬟调给了锦妍姑娘,正好你去补了个这位。”

苏婵听后又是大惊又是委屈,王府那么多丫鬟,为何偏要她一个新来王府的给他家王爷做贴身丫鬟?想她苏婵十八年来除了父亲,连男子的房间都不曾见过。现在居然要给那个凶残的王爷做贴身丫鬟。但是苏婵又是无奈,她人在王府身不由己啊。

麒麟阁当真是好气派,阁高三层,檐牙高啄,一例都用得是官坊琉璃瓦。阳光散漫,五彩缤纷。

“王爷,苏婵带到,老身先行告退。”屋内人还未开口,张嬷嬷便先行退下。

“进来。”是穆秦,苏婵深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门,低着头踏进了门槛。苏婵随意一瞥,这外屋很是空敞,一张书案,一套桌椅,一床软榻,到是与屋外那皇家气势不相符合了,显得低调内敛。此时的穆秦正在埋头处理一叠公文。见苏婵进来,便放下了手头文案,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苏婵也觉察到他的目光,又低了低头,不敢看他。

“王爷,奴婢给您请安。”

“抬起头来。”穆秦斜倚着软榻,简历的目光一直盯着苏婵。

苏婵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洗净了脸上的污渍,一张手掌大小的脸蛋如同陶瓷般精巧,挺俊的琼鼻,清澈的眉眼,露出的肌肤如温泉水滑,及腰的长发用一条绿丝带简单地系在身后。未施粉黛,反而显得清丽可人来,即便是通身没有一件名贵的首饰,却给人不入世俗的高贵来。看得出,穆秦十分满意她的青春明媚,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哈哈哈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苏婵,你说你倒是占了几分?本王位入京时便听相国之女如何国色天香,此话当真不假,的确是赏心悦目。”

苏婵自然听出这是在夸赞她,可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夸赞让她一头雾水,一时之间不知怎样接话。

穆秦觉着好笑,“本王的王府可是从来不会白养下人。”

“是,奴婢这就给王爷倒茶。”苏婵急急忙忙,从桌上到了一杯茶递到穆秦面前,“王爷,请用——”

“——啊”不等苏婵把话说完,穆秦便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欺身把苏婵压在软榻上,姿势着实有些暧昧。苏婵哪里受得住这等轻薄,顷刻间便绯红了双颊。穆秦又将膝盖抵在她的双腿之间,苏婵感觉实在不舒服,双手被她箍住,身子只能扭捏几下却不能动弹,她却不知道她的本能反抗却让某位王爷更加想要她。

“王爷,您这是做什么?”苏婵又羞又急,虽然不经人事,却也知道压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有些异样。

“本王要做什么你难道不知?”

穆秦左手压住了苏婵的双腕,腾出右手来,拂过苏婵的细嫩的脸颊,“当真是肤如凝脂,让得本王都迫不及待地想要享用 了。”

这话自然不假,这天下又有几人能经得住苏婵这等女子的诱惑。

“王爷,请您自——唔”

穆秦哪里肯给苏婵说话的机会,水润的朱唇 已被穆秦堵上。苏婵只是个未出阁的大小姐,哪里懂得这些,不知如何是好,任由她粗暴地撬开自己的贝齿,任由他品尝仙露蜜浆。眼渐迷离,她急她羞,她该如何是好?

ps:你们猜王爷要做什么?我是明白了,苏婵大概还是不明白。

我有点担心那锦妍会抢了苏婵的风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