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章 夏末秋凉人未亡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浮梁国的九月,注定将是一个多事之秋。()此前,浮梁国发生两件大事,一是永王宫变,二是相国府被查诛。街角墙头,早已传遍整个浮梁。

今日,在皇宫门外的市集之上,正是要公开处决相国府一干女眷家佣。禁卫森严的刑台之前,聚集了一众不明就里的百姓,他们小声议论却不知事实,只图看个热闹。苏婵眼神空洞地望着他们,怀里抱着已经哭累了的妹妹苏蕊,本是相国之女的她们,曾经富贵一时,而今却成了阶下之囚,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父母进宫,至今生死未知,而他们已经快要变成刀下亡魂。苏婵不懂,为何她的家庭要遭受这样的不白之冤,她八岁的妹妹又可犯了怎样的死罪?

马蹄声近,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伏下来,刑场中间让开了一条大道,苏婵抬头看去,那高大的墨玉麒麟马上坐着一个挺拔的身影,那人走进了,他身穿黑铁兽纹连环甲,头戴翎羽束发紫金冠,脚蹬青缎流云靴,腰佩一柄雕纹檀鞘剑,气度非然,王者之气油然而生。

那人勒马停下,径直走向苏婵,苏婵心想这天下到是有这样的俊俏的男子,五官深刻,仿若刀削斧裁,剑眉星目,一双黑眸收尽了黑夜的深邃,身材挺俊,英姿勃勃。

那人盯着苏婵看了很久,眼神之中瞧不出得复杂。

苏婵——

“你叫苏婵?”这人竟先开了口,声音干脆爽朗,但是却给人一种难以亲近之意。

苏婵还未开口回答,到是他身边的一个小吏率先了答道,“王爷问你话呢,哑巴了吗?”

苏婵看惯了这些狐假虎威的奴才,只是微微蹙眉,虽是阶下之囚,但是相国门风仍不可失,细声回道:“正是罪臣之女,苏婵。”

穆秦嘴角一咧,狂妄的笑声几乎传遍了刑场,“好,正好,这个女人,本王要了。”

话音刚落,那几个刑场小吏苦下脸,吓得跪下来,“王爷,这、这不合规矩啊,下官实在不敢做主啊!”

一边是皇帝圣旨,一边是这个权倾朝野的王爷,惹恼了哪一个都是掉脑袋的。

苏婵也是一惊此人竟然明目张胆来刑场要犯人,天底下又有几人敢做。不过聪慧如她,他的身份也能猜出个大概,现如今的天下,敢如此狂妄地索要一个死刑犯,非苍梧王穆秦莫属。

穆秦之名,哪怕她苏婵是个身在闺阁的千金小姐,对他的名气也是略知一二。苍梧王爷穆秦,年纪二十二,年纪轻轻,却已经是统兵一方的异姓诸侯王,有传言,穆秦是已故先帝的私生子,因此穆秦的权利远比其他异姓王要大。永王宫变时,天玺帝李芷难逃苍梧,不久,苍梧王三十万大军从天而降,直至皇宫,扑灭了永王宫变,助李芷夺回帝位,成就一时传奇之名。她记得也曾听父亲夸赞,“苍梧王,真乃神兵,不出则已,出则必取敌将首级。”

“你要清楚,本王只是打个招呼,你照办就是,皇上那边本王自会去说。”穆秦的语气突然冰冷下来。小吏们唯唯诺诺,不敢再多言一个“不”字,只是答应,吩咐手下去解苏婵手脚的镣铐。

这时,苏蕊也是醒了,见姐姐要被带走,紧扯这苏婵的衣袖不放,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兽,轻声说道,“姐姐,这是去哪,蕊儿很怕。”这样模样,任谁看了也会心疼一番,更何况是她亲姐姐呢!

“蕊儿别怕,姐姐在呢!”苏婵一咬唇,对着穆秦跪下,低头乞求,“王爷,苏婵冒昧,还请王爷救救小妹苏蕊,她不过是八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还望王爷相救。”

穆秦刚想转身上马,却停住脚听她求言。当真好笑,这女人真当本王是来救她的不成?

穆秦嘴角挂着似是而非的笑容,“救她嘛倒不是不可以,也罢,今日本王心情甚好,想看一出戏,如何?要陪本王看吗?”

苏婵大喜,“自然,只要王爷肯救蕊儿,苏婵无论什么都愿意。”

“好,记住你的话,哈哈,刑狱司,还不快快问斩,今天这出戏叫刀斩相国家眷,哈哈哈”

穆秦走到苏婵身旁,半弓着身,食指挑起她的秀脸,穆秦细看之下,这才发现,这苏婵倒是像坊间传言所说的一样,天生丽质,纵然素面朝天,囚牢的死灰也挡不住她的江南水秀的温婉可人。此时的她柳眉微蹙,一张小嘴被惊得惨白,眉目里流转着细细水波,竟让人顿生怜悯之情。

穆秦不自觉地附上她的侧脸,小声道,“本王会救她的,就看你是不是要本王救了。”

一瞬而过,未做停留,苏婵却被他的轻佻举动惹得满脸绯红,可也明白了现实,这人哪里是来救她,分明是来折磨她的。

穆秦居高临下,朗声说道:“本王要让他们都死在你的面前,千万不要回头,如果你还想救你妹妹的命。来人,开斩!”

苏婵一面遮着苏蕊的眼睛,一面紧握的拳头,指甲都已陷入了肉中,却不及她心中之痛万分之一,最后当自小照顾她的老嬷嬷身首分离时,她麻木了,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王爷,如此可是满意了?”

穆秦看到她心如死灰的那颗,心情复杂万分,有些心疼有些难以言说,但是他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心情出现,她是那个人的女儿,他欠下的债,他还不了了,自然是父债子偿。她必须活着,不,他们两个都必须活着,多一个人来偿债又有何不可呢!

“满意,当然满意,所以本王决定救下你妹妹,如何,不谢谢本王?”穆秦语气戏谑。

“谢王爷不杀之恩。”苏婵面无表情,不温不火。

穆秦盯着苏婵,不知为何,莫名的恼火,低哼一声,“回府。”随即翻身上马。

“姐姐,蕊儿还不能看吗?”

被王府家丁领上了马车,苏蕊才拿开了遮着妹妹眼睛的手。

“姐姐,你看起来,很不开心。”

“没有呢,蕊儿乖,睡一会就到新住处了。”苏婵摇摇头,怎能让她高兴得起来,但在妹妹面前,还是勉强迁出一抹笑容来。

“真的吗?不用再回那个黑屋子了吗?”想起那个脏乱不堪的牢房,小苏蕊就觉得害怕。从小锦衣玉食的她,哪里受得起那个罪。

“真的,乖,睡吧!”

苏蕊很听话地闭目休息。苏婵紧紧地搂着妹妹,福祸相依,逃了死罪,却又入另一虎口。前路多荆棘,但只能挺身而入。于她,于他,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