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七章 无心之人何处藏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习秋姐。()”苏婵与锦妍已经相识,与她的婢女也是稍有亲近,因此这般称呼。

“苏婵?来接蕊儿的话,我已经送她回去了。”习秋还以为苏婵是担心蕊儿才过来云锦轩。

“并不是,我给锦妍姑娘送些厨房的茶水来。”

“恩?锦妍主子什么时候说过要厨房送茶水来?”习秋这边正奇怪,苏婵递过茶水要走了。

“厨房还忙,苏婵先走了,还烦请姐姐送去。”

习秋刚欲叫住苏婵问这是什么茶,却发现苏婵已经转身了,看她慌张的,也就无奈作罢,转身进屋。

“人生苦多欢乐少,意气敷腴在盛年。且愿得志数相就,床头恒有沽酒钱。功名竹帛非我事,存亡贵贱付皇天。!”李琪跟穆秦喝着带来的西域美酒,趁着酒兴,满脸红光,斜倚畅怀,赋诗一首。

“‘功名竹帛非我事’吗?倒是符合了你的性子。但是你也该明白,你是皇族,这事实也改变不了,既然是皇子便不该有你那种想法。”穆秦倒很是淡定,举起夜光玉杯小饮一口。

听着穆秦的“教训”,本来看似桀骜不驯,充满了痞气的李琪,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落寞,只那一瞬又恢复了常态。

“哈哈哈,到时候到时候再说。哎呀,有点醉了,先走了先走了。”说着晃晃悠悠,拿起一壶酒,便向门外走去。穆秦看着好友假借醉意,也是无奈地摇摇头。

“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哈哈哈小穆穆,我走了,切莫太想我。哈哈哈”狂放的笑声响彻整个穆王府。

穆秦听到李琪说出“小穆穆”这三个字,一个不小心,手上力道加重,玉杯的杯脚都捏出几道裂痕,霎时间想杀了李琪的心都有。

“王爷王爷”门外一个下人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但是见到黑着脸的自家王爷,刚才过来时又听到孝王的笑声,顿时不敢讲话。

“什么事,这么着急?”穆秦看是来了人,又迅速恢复常态。

“是,启禀王爷,云景轩那边习秋来说是锦妍姑娘病了,想请您过去一趟。”

“什么?好端端的,锦妍怎么会生病?”说是锦妍病了,穆秦瞬间提起了心。

“不不知。”这家丁不是大夫哪里知道。

“请了大夫吗?”

“请了,正给姑娘瞧着。”

“好,随我过去。”

到了云锦轩,进了锦妍的卧房,看到锦妍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本来光洁的脸上此时竟然生出许多红疹来。

“大夫,锦妍得了什么病?严重吗?”看到锦妍的模样,穆秦的担忧直接就显露在脸上。

“启禀王爷,锦妍姑娘是喝了不该喝的东西,起了疹子,只是她本身骨子弱,才发了烧,我这就给开服单子,服了几次烧退了也就好了。”

“不该喝的?”穆秦想着大夫的话,看到了桌上那杯喝了半盏的茶水,拿起来闻了闻,马上皱起了眉头,大喝一声,“混账,谁送的蜂蜜柚茶,习秋,谁送的,你不知道锦妍是沾不得蜂蜜的吗?”

穆秦火冒三丈,吓得习秋顿时跪倒在地,浑身哆嗦。

“是是苏婵。”习秋看到王爷生气,只好实话实说。

“苏婵?”

“王爷,不关苏婵的事,是妍儿自己不小心。”正发着烧锦妍被穆秦的大喝惊醒,虚弱地声音惹人生怜。

“唉,妍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好了,好好休息,这事你就别管了。”面对锦妍,穆秦的话说中不乏温柔了几分。

安抚了锦妍,穆秦从东厢出来径直往厨房去。

好你个苏婵,刚来王府就知道如何害人了,再不给你些颜色瞧瞧,真当本王对你没了手段不成。

“苏婵!”人还在厨房门外,穆秦暴怒的声音已陡然响起。

“给王爷请安” 见穆秦进来,厨房里的人都恭敬地作礼,他们都是知道此刻的王爷正在盛怒中。

“王爷——”

“啪!!”苏婵话还没说完,穆秦迎面就甩了一个巴掌,苏婵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好一会还没缓过来。

“贱人,倒是本王低估了你,说,为什么要害锦妍?”一脚又将苏婵踹倒,盛怒的他对着貌若天仙的苏婵也是毫无任何怜香惜玉之心。穆秦突如其来的暴行,也是看得一众下人冷汗淋漓。

“我没有。”面对这等加罪,苏婵甚至不明白锦妍到底怎么了,她只能忍着痛给自己辩解。

“还说没有。是不是你给锦妍送去的蜂蜜茶,你知不知道锦妍是沾不得蜂蜜的。”被愤怒冲昏了头的穆秦又哪里注意苏婵是刚来王府也才刚认识锦妍的细节。苏婵压根不知道锦妍是不能碰蜂蜜的。

“王爷,我真的不知,那晚茶水——啊!”

穆秦又是打断了苏婵的辩解,伸手拉扯她的头发,

“看来是本王之前对你太温柔了,你还不知道本王的手段。”

说着,欺身而上,将苏婵压在身下,随手一扯,苏婵身上的衣裳就像白纸一样脆弱,露出一片雪白的香肩。

“啊——别碰我。”苏婵奋力挣扎,可是她那点绵薄之力面对武艺高强的穆秦来说不过也是螳臂当车。

看到王爷要办事,一干下人使使眼色,悄悄移步,却听到穆秦的怒喝,“都给本王站住。”

穆秦掀开了苏婵的裙裾,露出匀称修长的双腿。几个下人互相看看不知所措,还有几个年纪小的被王爷突如其来的暴喝吓得直哆嗦。

天哪!他真的要在这里做这种事,他已经没有人性了吗?苏婵现在才算是见识了这个年轻王爷暴虐的一面。

“王爷,求你了,不要在这,求你了”苏婵泣不成声,她真的害怕了,真的示弱了。

哀求声不断,伴随着的还有穆秦身下不停歇的暴行!

不知过去多久,穆秦已经离开了,随后一众下人也是离开了厨房,只留下苏婵衣裳褴褛地躺在厨房冰冷的地板上,如同一具尸体,她的双眼空洞,红肿的脸布满了泪痕。

这是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是张嬷嬷。

她扶起苏婵,手里拿着套新衣服,摇头叹了口气。

“唉,快些换上衣服,要是着凉了身子是受不了的。”

“这几日你那些琐事我也就找人替了你,等身子好些再说。”

见苏婵不说话,张嬷嬷也只好离开。

厨房又只剩下苏婵一人,她抱着双腿坐在角落里,渐渐地又哭出了声。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相国小姐沦落成了一个丝毫没有尊严的奴婢,她是多么想要去死啊,如此被他欺被他辱,简直生不如死,她到底哪里得罪了他,就算是要惩罚她也要给她个理由呀。

不行!她还有蕊儿,为了蕊儿她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她一定要带着蕊儿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