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六章 有心之人欲加罪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从云锦轩出来了,苏婵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看样子那锦妍还是能让人信任的,白天将蕊儿托付于她那也让她省心不少。||这才想来厨房还有众多杂务未做,又慌慌张张王厨房赶去。

已过了午时,苏婵也干完了所有杂务,吃过了午饭,苏蕊还未回来,想必是被锦妍留在了云锦轩吃饭了。苏婵走出厨房大门,这才感觉原来,只要穆秦不在王府,那些夫人不来招惹,其实生活真的很安逸。

干完了厨房的活,穆秦不在府她又不需要服侍,至了申时仍然不见苏蕊回来,苏婵闲来无事便想去王府的后花园去瞧瞧。

王府后花园就坐落在中院后边,紧挨着昙宁楼,昙宁楼之名正是因后花园的昙花而得,可惜昙花开在深夜,并且昙花只有一现,要见到昙花开实属不易。倒是几颗壮硕的梧桐树黄了秋叶,日渐西落,落叶飘纷间惹人悲凉。

刚进花园,见此情此景,苏婵心头的悲戚触景而发,

“梧桐哪知秋衫薄,点点滴滴深寒骨。去年何处?盼得高楼雁一声”

苏婵身为苏相之女,父亲是浮梁鼎鼎有名的大文豪,她自然是饱受诗书熏陶,颂词歌景也是信手拈来。

颂着诗词,苏婵便又想起儿时父亲教她识字,教她书画那样的温馨却再也不可能享受了,念想着慈父与母,竟不知不觉留下眼泪。

“自古多言梧桐悲,今堪知,美人卷朱帘,泪阑干,惊鸿又断梧桐雨。”正当苏婵伤心之时,却听觉有人歌词一首。

苏婵这才发觉自己脸上多是泪痕,赶忙整理了下仪容,又四下找寻那声音的源头。

“噗——别找了,我在树上呢!”

苏婵得了提示,抬头看去,原来这人竟坐在高高的梧桐枝桠上,此前的苏婵沉浸在悲凉里哪里能发现得了。

那人纵身一跃,全然不当这老梧桐树有数丈之高。

苏婵看着此人,那双魅人的桃花眼细长如丝,唇红齿白,皮肤白皙,外罩天蓝纱衣,内穿青色麒麟袍,腰佩紫玉

,显现出不符合男人特征的妖媚气息来,夺人目光。若说苏婵见过的男子里,穆秦生得俊,那他就是美。

来人苏婵其实认识,正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孝王李琪。

“见过孝王。”既然是王爷,已她以前的身份也是要行礼。

“诶,哪里用得着这么多礼节,皇家礼仪的最是烦扰。倒是我,没想到苏小姐还能记得我呀?”李琪居然随口就用“我”代称自己,言语间也多是随意。

苏婵也是有些惊讶,但是也只是小小惊讶,从前只是听说,孝王李琪生性随意不似皇家,十四岁便云游浮梁各地,之前发动宫变的永王是也是他的皇兄,可是他似乎天生与各位皇兄皇弟不同,对那高高在上的皇位没有一丝半毫的兴趣。

“去年百花宴上有缘见过孝王一面,我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只是现在物是人非,想起往事对比如今,苏婵眼中又是秋水盈盈,场面略显尴尬。

李琪挠头干笑,他知道自己又无意间触碰了苏婵的痛处。

“不谈那些,我常年在外,这次回京,听说你在穆王府,便想来看看你。见你颂词歌景,突发奇想回以蹉词,倒是我冒犯了。”

“看我?”苏婵这方有些惊讶,她与孝王只有一面之缘,并无交集,他又常年不在朝廷,与父亲也不相熟。

“对啊对啊,听说天下第一美女被苍梧王藏起来了,我这天下第一美男当然要过来瞧瞧了。”李琪一脸嘻嘻哈哈,哪里还有一点皇家气派,那妖媚的脸庞加之以多是江湖气息的痞气,甚是搞笑。

“咯咯我哪里是什么天下第一美女,孝王真是谬赞了。”苏婵被他逗乐了,掩嘴而笑。

她笑,他惊。

苏婵被他张大嘴巴夸张的表情惊吓,担忧问道,“孝王这是怎么了?”

“没没没”李琪又好笑地假装擦拭自己的口角,“只是觉得真正的美人一笑足够博天下,我本来挺自恋地觉着自己生得煞是好看,唉,现在才知道什么才是美人了。你这天下第一美女的头衔当得当得。”

苏婵又被他一系列的话语动作逗乐了,这天底下怎会有这般的皇子。

“你看,你笑的时候多好看,虽然哭着也好看。恩,我决定了,既然我们都是天下第一美人,那么自然不能太见外了,我叫你蝉儿吧。至于我,你随意了。”

苏婵觉着好笑,也没有反驳,这短暂的接触,她也明白,要是反驳,指不定这个出格的皇子干出什么事来呢。

一席话下来,苏婵算是了解了李琪几分,李琪也给她讲诉自己在江湖的各种趣闻。在王府,除了锦妍,到没有第二人能够这般畅谈。

与人聊得开心,时间也不知不觉地流逝。二人也没发觉身后凶恶的目光。

穆秦很是气愤,刚回府听下人说好兄弟李琪来拜访他,正在后花园,正想着与许久不见的他大醉一场,一进花园,却瞧着这俩人坐在石桌旁聊得开心,尤其是瞧见苏婵脸上那种真挚的笑容时,莫名火种便在心里冒腾。

“苏婵,你很闲吗?”穆秦气冲冲地走上前,打断二人的谈话。

苏婵见识穆秦,倏地站起来,她惧他,何况此时谁也看得出他脸上的怒意,“参见王爷。”

“哎呀,穆秦好久不见啊!这么快就回来了?”李琪不以为然。

“哼,待会再收拾你。”穆秦懒得搭理李琪,又对苏婵说道,“本王问你话呢?聋了吗?”

苏婵对此不知所措,李琪也是对好友这般无理取闹看不过去。

“行了,都是我拉着蝉儿陪我说说话,与她无关。”

“哦?都叫蝉儿了,怎么,刚来本王的王府就知道怎么勾引别的男人了。”穆秦继续无视,仍然对苏婵一番冷嘲热讽。

苏婵低头默声,对于穆秦的无端指责,如何反驳也是白费口舌而已。

“你够了,我刚回来,就一定要给我脸色看吗?”嬉笑的李琪竟也生出一些怒意来。

穆秦听到好友声音中稍带着愤怒,才作罢,“你也是,回来了怎么也没有通知一声?”

李琪见好就收,“好了好了,是我不是,走走,这次来,我带回来一些西域的葡萄酒,皇宫的御酒也比不得三分啊!”

说着揽着穆秦的肩膀向外走。

“恭送俩位王爷。”苏婵最后还是收到了穆秦一记警告的眼神。直到他们走出了花园,才稍稍松了口气。

看着时辰晚了,蕊儿应该从云锦轩回去了,自己也该去厨房干活。

“唉!”叹了口气,好时光总是短暂的。

“你快点把菜洗干净了。”

“苏婵你快点,耽搁了主子用餐,你担当得起吗?”

苏婵在厨房干这干那,被指使得头头是转。

“苏婵,快把这碗蜂蜜柚茶给锦妍姑娘送去。”

“好,马上去。”苏婵接过了茶水也没想多少,便给锦妍送去。

————————————————————————————————————

ps:唉,刚开始防备还是太少啊,这么简单就会被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