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七章 龙大少很郁闷

龙大少爷很郁闷,相当郁闷,龙大少此时心想:

“我这费尽心机的说了一通,你们认不认我这个儿子、侄子,认不认可我的话,认不认可我啊。

倒是吭个声啊,就这么把我晾在一边这叫什么事啊。

虽然我以前的以前不是你们亲戚,可是现在是的啊,这血脉亲情可做不得假啊。

好歹给句话,这不要急死人嘛!”

龙大少顿时郁闷的想要仰天大吼,想不到自己精心编的故事和身份居然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居然没有然他们感动得热泪盈眶,居然没有让他们欣喜若狂撒花欢迎,他们居然把自己晾在一边。

龙大少顿时心中大受打击,他却是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既要自己以后被接受,也要一家人其乐融融。

而且自己父亲和二叔也不会让自己束手束脚的过着,这事的难度不小,他们一时无法接受也情有可原,可自己可是不能等,这世界早在小天那里得知了。

现在又见到真人了,虽然还没完全印证完毕,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强大阶层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可自己的亲爹却是有着接近灵寂初期的实力了,内力雄厚无比。

虽然是修的武术,但也强大无比了,这还是一个世家的家主。

不说蜀山,也不说魔界,还有那漫天神佛,那可要多强大啊。

这还只是人间啊,比起地球,简直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且小天也告诉自己有他看不出实力存在的可能,而且之前已经碰到一位圣君了,这真是日了啊。

想到自己那个世界,灵气却是没有这里这么厚,世界也有着道天的窃取,而且还是一个无法完全创世,只是领悟了所有创世法则的大神身死魂分创出来的世界。

跟这个世界那可是比不了啊,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世界。

在自己那个世界见到的除小天道天之外最牛逼的才圣人巅峰啊,当然后来才知道伏羲没有恢复全盛状态的实力,而是为了神界生生将圣王修为退回到圣人层次。

哎!想不到一个魔翳修炼了这么久都有圣王,也不知道是不是借助太古魔器修炼成这样的。

想来那这里的玉帝没有圣皇也有圣王吧,想来太上老君那不更是不得了。

还不知道什么炎帝什么的其他老家伙是不是真的死了。

现在龙大少觉得,自己连实力都没有,以后碰到这些人的话,那还不得憋死了去。

而且龙大少自己身上的压力可不小啊,现在还要赶着回去报仇那。

而且自己可是有着诸多见不得人的东西,随便拿出一样被人盯上那可是不得了的啊。

而且自己前世也不知道有没有得罪人,有没有仇敌,夏侯宇龙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想到自己的性格,和树敌的能力,顿时是肯定自己以前的那一世极有可能有着敌人,那个层次,可是不知多强大的敌人,不好好修炼将修为修回去。

到时候被敌人拥天地推演等等神奇的道法发现了藏身之处,那不是死翘翘了。

宇龙前身却是有着强大无比的仇敌,这事还真被夏侯宇龙猜中了。

不管怎么说,这世界夏侯宇龙既然来了,定不会窝囊的过着,定要好好闯荡一番。

而且,要是这里面的人物真的与书中人物一般无二,那自己可不能袖手旁观,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发生,这不符合自己的宗旨和作风。

其实,夏侯宇龙却是想错了,魔翳有圣王的实力不假,可那是借助上古魔器才偷取力量达到的。

而那些上古魔器许多是封印了一些圣王毕生的修为,圣皇的也有,就要看魔翳有没有那个运气了。

魔翳却是修为相当不稳固,敢动用的力量也是有限得很,不然神魔封印还拦得住他。

这个世界最高修为的不过圣王罢了,至于玉帝,他倒是有圣人中期的实力,却是强的很。

而老君,确实有着圣人巅峰飞实力,而三皇,死的死残的残,女娲还有后人,伏羲却是死没死不知道。

重楼修到的是圣人修为,至于这个世界有着更强大的气息,盖因这个世界某处连接着一个上层世界。

到达圣皇之上的人都知道连通在下面的中层世界也就是仙剑世界,但也没多少人有兴趣来这里。

而且从这里去混宇也相对更加安全。

而且,这个世界也因为其他种种原因而有着其他圣君出没,至于有没有更高层次那却是不知道,盖因这个世界太大,太奇妙。

虽然是中层世界,但在太古以前可是不得了的地方啊,只是太多了变化,时间也太久了,这世界才不知怎么的变成中层世界,要不这里也不会有大能的气息。

魔翳呢!在魔界这奇异的地方,不仅如此,魔界还与其他未知的地方连通这,不时有奇异的东西流落到魔界,但魔界却是要靠着五灵地脉生存,盖因那是根啊。

同时魔界内也有着许多限制,魔翳要是想修到圣人,运气不好,只怕也需要数十万年那,运气好,天资逆天,最快也要几万年。

而圣王,那还不知要多久,毕竟是偷来的力量,真正达到圣王哪那么容易。

魔翳纵然是奇才,可毕竟不是天纵奇才不是,而且这老阴人总是不做好事,指不定那一天要倒大霉那!

至于蚩尤,确实有着圣人层次,比原来玉宇龙世界的要强一些,他却是有着传承的血脉和太古之前的魔气帮助才有圣人层次的。

而当初确实是被轩辕剑合着黄帝打败了,黄帝当时也是取巧了,借用了炎帝的力量压制蚩尤血脉,又把蚩尤骗到有利地形,合众人之力才将蚩尤重伤的。

好了,题外话介绍了一下,还是回到夏侯家吧。

话说夏侯宇龙心中郁闷,不久便“咳咳”的出声了,可此时夏侯彰却是想事情想得入神了,没反应。

而夏侯韬却是被惊醒了,见夏侯宇龙被晾了半天,看到夏侯宇龙郁闷的表情,顿时知道夏侯宇龙的不满和急躁了。

顿时想了一想,说道:

“宇龙,你刚刚刚说你知道我背妖魔附体之后复活的事情,你且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侯彰却是被这话惊醒过来,脸色有些不自然,却是好奇的看着夏侯宇龙,想听听这是他是怎么说的。

夏侯宇龙顿时应了一声,继续着自己的忽悠:

“那剑灵是这么和我说的,他说二叔你被妖魔附体,本来是已经死去了的,却被妖魔的魔气强留神魂,妖魔在对你施展炼魂大法。

要是没有他出现。二叔你,嗯,只怕真的在不久以后被炼魂完毕,到时候二叔怕是真的完了。

还有,他告诉我你此刻已经没事了,那妖魔已经被他重伤,而他自己也没有完全觉醒力量损耗不小,需要不小的休养时间。

他也告诉了我二叔你的情况,说二叔你已经完全没有事了。

而且身体也比以前要健康,只是因炼魂大法反噬而得利,身上...身上有魔气,需要除去。

我也问过他了,他说要除去魔气,他现在没有觉醒,没有办法,这也只有我们自己想办法了。”

夏侯彰和夏侯韬听完了夏侯宇龙的话,均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望着这浩然正气的神剑,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想来这剑正气凛然,定不会说谎欺骗,想来炼制他的主人也是伟岸无比,行的端坐的直,定是英雄一般的人物。

自己儿子、侄子能接受他的传承,也不知道是多少年来的福分。

两人心中均是如此想到。

夏侯宇龙却是见两人隐隐有着欣慰欣喜的表现,顿时趁热打铁道:

“父亲、二叔,你们放心,孩儿这次虽然经历离奇,但我还是你们最亲的亲人,这血脉亲情是永恒不变的。

孩儿以后定会尽心孝顺爹爹和二叔,同时等孩儿年龄到了,孩儿定会带夏侯家走向辉煌,永世不衰落。

爹爹和二叔不必为以后如何与孩儿相处烦忧。

孩儿此番也懂事了,也有着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了,爹爹、二叔放心,孩儿定不会误入歧途的。

还请希望父亲、二叔以后该怎么对孩儿还是怎么对孩儿,也希望父亲和二叔能多理解孩儿,父亲,我永远是你的儿子。

二叔,我也永远是你的侄子,你们不要再多想了,身体要紧,要是为孩儿操碎了心,孩儿可是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了。”

听夏侯宇龙这么一说,两人却是放下各自的苦恼,也不再瞎猜了。夏侯彰老怀大慰的大笑道:“

哈哈哈,不愧是我夏侯彰的儿子,哈哈哈,好!好!好!呵呵呵~~”

夏侯韬也是一脸欣慰,自己的侄儿却是这么早就懂的这么多,知道孝顺长辈,这一番话却是无法令人心中不暖啊。

夏侯韬顿时对大哥笑道:

“恭喜大哥啦,此番我夏侯家可真是喜事临门啦,天佑我夏侯家啊!”

夏侯彰却笑道:

“呵呵呵,二弟啊,你恭喜大哥我不也是在恭喜你自己,呵呵呵~~”

夏侯韬见自己大哥还跟自己开玩笑,顿时含笑不语,心下却是乐坏了,望着夏侯宇龙,眼中尽是慈爱和欣喜。

玉宇龙也是心中高兴不已,此时只怕就属他最高兴了,大功告成,怎能不喜。

同时玉宇龙心中也为这难得的亲情深深震撼庆幸和感动,暗下决心一定不会让夏侯家出一点事情一点伤害,守护好整个夏侯家。

因为这儿,有着自己以前从来不会拥有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