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二章 宇龙身世

小天却是无法原谅自己,想到自己一路上的托大和失误,灵体又感到玉宇龙的感动和真诚的关心。

小天心中感动不已,认为自己真是好运遇到这么好的主人,人生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心下却是更加自责不已。

小天也知道主人正等着自己带他去看主母。

但自己还有好多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主人,此刻去看主母

却是不急,等说完事情再去也不迟。

小天顿时缓缓收回心神,虽然仍然自责却是不影响思考。

小天却是对着主人说道:

“主人,现在见主母们却是不必急于一时,我们还是先来说说这一路的事情,还有小天的来历,还有弄清楚现在是什么地方。

之后我们再见主母也不迟,到时候也好让主母们知道我们所有的情况,让主母们更加放心。

主人,难道你没发现你有什么变化吗?”小天却是为玉宇龙做着最周详的考虑。

玉宇龙听小天这么一说,顿时放下心来,觉得小天说的有道理,又听小天说自己有变化,心神缓缓收回神魂静心体验。

忽然,一段孩童的记忆充斥脑海,玉宇龙顿时惊呼道:

“这……不是吧,我怎么变成了小屁孩子,还接近六岁,我……靠啊!”

想到这儿,玉宇龙一边浏览着记忆,一边苦着脸的想道:

“本少英明神武的形象啊……死了死了,这得要多久才能熬出头啊……”

小天看到主人正在哭丧着脸接受记忆,对这玉宇龙宽慰道:

“主人放心,此番主人早已经占有了混沌神体,这记忆正是混沌神体原主人的记忆,主人只管放心接收,待主人接收完毕,我再与主人细说这事。”

小天要是知道自己的主人此时正在因为自己是孩子以后一段很长的时间无法去泡妹纸了,更是不能那个那个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说。

玉宇龙心下疑惑不已,听小天如此说却是放下心来,静心接收

记忆。“这是……”

顿时,“夏侯宇龙”四个大字出现在玉宇龙神魂识海中,小天也赶到识海中这四个大字,两人同时惊呼出声,震惊不已。

不一会儿,玉宇龙接收记忆完毕,脸上犹自带着震惊。

玉宇龙首先惊呼出声道:

“他也叫宇龙,这……这怎么可能,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随即玉宇龙将那段孩童的记忆捡一些重要的东西说与小天听。

小天也是震惊和疑惑的看着玉宇龙,一脸震惊加思索,明显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巧合。

两人却是都陷入震惊之中,又纷纷收住震惊是神色,一脸思索。

小天思索了一会儿,对着玉宇龙说道:

“主人,想来这只怕有两种可能。”

玉宇龙顿时疑惑的看着小天,想到他定然知道一些什么,一脸探索地看着小天,等待着下文。

小天顿了一顿,不肯定的说道:

“第一,这真的是是个巧合;第二……”

小天又顿了一顿,卖着关子,又见主人有点不爽,脸上疑惑和探寻的目光更胜,立即说道:

“第二嘛,想来与主人的前身有关了。”

玉宇龙更是疑惑不已,不知为什么这事与自己的前生有关。

随后小天将自己是怎么遇上玉宇龙,怎么与玉宇龙认主,以及自己对玉宇龙神魂的认知,以及对玉宇龙前身身份实力等等的猜测说与玉宇龙听。

玉宇龙听完,一阵思索之后,迟疑道:

“你的意思是,这事极有可能与我轮的前身有关?极有可能是以前那世的我,以无上修为和天道推演之后设下的局?”

小天回答道:

“主人,要这个不是巧合,只怕也只有可能与主人前身有关了。

这名字的由来只怕也是主人的前身做的了,只是不知道主人你当时还有没有设下什么布置没有?”

玉宇龙也不知道自己前生做了什么,他才刚刚知道自己有可能是某个人轮回后的产物。

而且自己的确对前身一无所知,他也不知道自己最初有多么强大。

“难道,自己前身也叫宇龙?”

顿时,玉宇龙心下无比疑惑的猜测着。

两人都陷入了思索,却又想不出什么头绪,毕竟这是太玄了。

而且玉宇龙最初经历轮回劫时的那个层次他们谁也不清楚有什么能力,只是心中各种猜测。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思索着,心中猜测着各种可能,一时忘记了说正事。

良久以后,玉宇龙轻舒了一口气,想到小天告诉他他之前不知道那一世有着比逆天还要高出许多的修为层次,顿时全明白了为什么小天要跟着自己,自己这一路为什么会有如此遭遇也有了眉目了。

消化了一阵后,玉宇龙开口道:“好了,我们也想不出什么,那个层次我们也不了解,也不瞎猜了。

不过想来我自己一定不会害自己的,船到桥头自然直,眼下还是说说小天你的来历吧!”

小天顿时也回过神来,将自己如何诞生,如何与道天斗了这么多年,这些年闯了多少世界,经历了多少,以及自己认玉宇龙为主之后对道天的计划和对主人的帮助,魂玉的由来等等一五一十的对玉宇龙和盘托出。

玉宇龙听完,陷入了沉思,显然正在消化着小天刚刚说完的消息。

小天也知道主人要一段时间消化,也是不打扰主人,静等主人消化完。

同时小天心里在思考着方才宇龙说与自己的信息,开始考虑今后的打算。

宇龙的由来却是有一番故事的。话说玉宇龙前身渡劫之初,名字是叫做宇龙的,在最后一劫来临之际。

宇龙凭着对天道的无上推演知道了自己这一劫是什么劫,轮回!

而且是轮回一次记忆全失,重新为人,只留下对道的感悟,封印在神魂之中。

等轮回完毕,自己最后一世修炼到各个层次领悟自动觉醒,自己便能更有把握修到更高层次。

明白了这一切的宇龙,顿时心中无比失落,想到自己轮回后怕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那到时候自己还是自己吗?

这劫不异于另一种层度上的必死之劫,谁也无法度过的。

或者这是为他人做嫁衣,只是成全了一个有这自己所有领悟的新“自己”罢了,而且还是封印了的领悟,每到一个层次才会相应开启自己那个层次的领悟,那还有什么意义。

宇龙想到这儿,顿时,心中无比的不甘心。

就算能达到窥破大道与道同升又如何,自己只怕早已不是自己了,夺舍重修还有记忆和本源意识呢。

宇龙此时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论谁谁都不愿就这么屈服天道,为他人嫁衣。

虽然这个“他”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可“他”毕竟不是自己不是。

修到这个层次,经历了无数的凶险和艰辛,谁甘愿就这么憋屈的消失,到头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顿时,宇龙苦思策略,想着怎么保留自己,让自己任然存在这世界。

后来,宇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却是耗尽一切,施展天道大推演之术,还真推演出来了自己最后几世是什么人物。

随后宇龙扛着巨大天道反噬,以无上修为勉强将几道力量打出,用时空大道传送到自己最后几世降生的时候。

将自己的残念传到降生人的脑海,或是降生人母亲的脑海之中,将自己的名字刻入对方脑海。

而夏侯少主降生之时,他母亲的脑海之中顿时充斥着四个字“此子宇龙”。

这个时候,她只剩下最后的几口气了。

她也来不及多想什么,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夫君……我儿……我儿就叫宇龙可好!”

夏侯彰看得大是心疼,望着自己心爱的夫人脸色由苍白变得潮红,知道这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夏侯彰顿时知道了,这只怕是自己夫人作为母亲的最后一点心愿了。

孩子一生下来,她还没来得及抱在怀中看看,就得撒手人寰。

夏侯彰听到自己夫人的话语,看到自己夫人脸色越来越潮红。

知道自己已经是来不及说其他的话了,立马坚定地答道:

“就叫孩子为夏侯宇龙,是个男孩,我夏侯家有后了啊,呜呜呜~~!”

为了让自己的夫人安心离去,夏侯彰立马这么说道。

可是这一句话她却是只听了前半部分,就撒手人寰了。

夏侯彰顿时失声痛哭,抱着脸色渐渐苍白,双眼无神的夫人,已是泪流满面了。

夏侯夫人生下夏侯宇龙,便撒手人寰,连孩子都没来得及看一眼。

不过,她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的是释然,心愿已了的释然。

这点心愿,已经是她毕生最后时刻能够为自己刚出世的孩子做的了。

她希望,自己儿子能记住在世上,还有这么一个,为他取了名字的母亲。

虽然,这个母亲无能为力能够在他出世之后对他百般疼爱和照顾。

而夏侯彰爱妻心切,遵循其妻的遗愿,为自己儿子取名夏侯宇龙,希望自己儿子向神龙一样翱翔寰宇,震惊天下!

而玉宇龙重塑身体之时,脑海之中却是一段深深的刻印“记住,你叫宇龙”。

而玉宇龙初生的地方乃是一座玉石矿山,玉宇龙的名字便由此而来!

宇龙最后也只来得及做这些事情,做完这些,自己的劫也到来了,顿时化作尘埃,轮回去了。

从此,再也没有那个原来的宇龙了。

夏侯少主本该叫夏侯瑾轩的,本来这个名字会是他的二叔被魔翳附身的大魔建议取的。

可是宇龙这一番苦心的执念,却是让这个名字胎死腹中了。

而凭着宇龙的修为做这些事,谁也不会知道整件事情原来是这么回事,也不知道宇龙这个名字的伟大和意义。(嗯,作者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