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六章 坑自己老爹

玉宇龙早就和这剑灵沟通好了,这才有了这神剑此时大放光彩的一出。而玉宇龙此时抓着比自己身高低那么一点点的神剑,那小手还不足以握满神剑,显得滑稽无比。

须臾,神剑光华渐渐收敛。夏侯彰与夏侯韬这时才看到这柄神剑。这神剑也是按照夏侯宇龙这个主人的意思极尽了显摆。

只见水月幻皇剑金光闪闪,剑柄似金非金,似铁非铁,奇异无比,剑柄上留有金色的线条,玄奥无比。

剑身白光金光交杂,却是相得益彰,剑锋弧度自然而美妙,蕴含着那氤氲的大道。

而剑身上,不是流淌着各种奇异的纹路,变化万千,端的是,好一柄神剑啊,不愧是神皇最后成全的神剑。

剑所透漏的气息古朴苍凉,大气磅礴,又有一股宛如女子的轻柔之感,细下品味却又觉得是英气。

再品味却感到浩瀚纯正的君子之风,仿佛这是一柄君子剑一般。

嘿嘿,这剑可是无比阴险的,自跟了玉宇龙之后,在玉宇龙的言传身教之下,水月幻皇剑的剑灵也染上了阴险狡诈的气质,端的是和自己主人一样脸皮厚,典型的说谎都不带一点情绪波动的。

水月幻皇剑此刻却是没有显现出来他那作为杀手宝剑的无上杀气和无上诡异的气息。

而是这么一柄正气无比,忍不住让人顶礼膜拜是神器,这却是夏侯宇龙要求的,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接下来的故事有着无法质疑的信服力呀!

夏侯彰与夏侯韬此刻却是惊呆了,想不到玉宇龙会有这么一把正气无比的神异神剑。

看这剑所释放的强大古老苍凉的气息,两人被深深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一会儿后,夏侯宇龙见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沟通的剑灵缓缓收回锋芒,以免弄巧成拙。

只见以那柄剑为中心,金色的光华缓缓收回剑内,不一会儿整柄剑光华内敛,只留下剑身上的淡淡银光。

又一会儿,剑身上的银光也消失了,那纹路也没有了,只留下古朴朴实的剑,像一个古董一般悬浮在空中。

这时,夏侯彰才震撼的开口道:

“这……这柄剑就是你要给我们看的东西……这……”

一时间夏侯彰不知道说什么好,而夏侯韬却是缓缓回过神来,右手扶着长须一脸思索。

夏侯宇龙却不理会父亲震撼的神色,对着二人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说道:

“爹爹、二叔,且听我将一个故事吧。”这话却是将夏侯韬从思索中拉回,两人均是疑惑加好奇的看着夏侯宇龙,等待着夏侯宇龙的故事。

夏侯宇龙走上前,向二人抱拳行礼,然后自顾自的说道:

“话说太古之前,有一位神皇,换做幻华神皇,实力不知多强,却是在众强敌的围攻之下,被自己亲近的人出卖,最后重伤逃离到一处隐秘的地方。

后来那神皇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牺牲自己,制造出一处天外空间。

将自己的本命神剑封印在那处地方的湖水之中,并且设下封印掩盖住那处空间,设下大阵封印神剑,最后燃尽自己神魂之力造就神剑,锻炼一番神剑。

自此,幻华神皇身死魂消,魂飞魄散。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那处崩塌,而这神剑觉醒之后就到了人间界。

恰逢人间界爆发诡异天劫,这柄神剑便随着一道天劫漂流到海边一座城池的一座山庄。”

夏侯彰顿时震撼到:

“宇儿,你是说这柄剑是幻华神皇留下来的神剑!还到了我们夏侯家!还被你得到了!”

夏侯韬却是没有出声,却也是震撼无比,心中又为夏侯家自己侄儿得到这神剑而无比高兴,他却是知道夏侯宇龙还有话要说。

夏侯宇龙被父亲打断,顿了一顿,给了自己父亲一个“让我说下去”的眼神。

夏侯宇龙向自己父亲点了点头,接着便继续自顾自说着故事。

此时夏侯彰也为自己在儿子面前的不沉稳而尴尬不已,老脸红红的,却是没有再出口打断。

“这柄剑与天劫一起到了我夏侯家之后,便随着天劫的降下打到孩儿体内,机缘巧合之下认孩儿为主。”

夏侯韬听到侄儿这话,却是大为疑惑,忍不住出口道:

“宇龙,那是我也在场,只是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这柄剑出现?”

夏侯彰也是疑惑不已的看着夏侯宇龙。

夏侯宇龙却是早知自己思虑周详二叔会这么问,顿时思索了一番,然后答道:

“二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看到,不过是那天雷打到我身上之后我才感到这柄剑的存在,而且当时我也昏迷了。”

夏侯韬与夏侯彰顿时沉默了,两人陷入了沉思,回想着当时天雷打下的情形。

突然两人眼中精光一闪,顿时想到了什么,对视一眼,最后由夏侯韬开口道:

“想必,定是这柄剑当时没有显现出真身,而是藏在雷光之中,这才没有被人察觉,宇龙你还是接着说罢。”

夏侯宇龙眼中精光一闪,脸上顿时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这货却是装得像,又听二叔叫自己讲下去,缓缓收回恍然大悟的表情,回答了一声:

“哦!”

接着,稚嫩中带着成熟的嗓音又响了起来,

“当时孩儿昏迷了过去,之后便像是进入了梦中。

孩儿见到了以为高大伟岸的人,那人却是浑身金光闪闪的,那人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不待孩儿反应,一直点在孩儿额头之上,孩儿顿时也是惊呆了,只见到那人顷刻间消失,而孩儿也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后来孩儿脑中却多了一些东西。

后来也不知道是那里传来的声音,说孩儿已经神志大开,灵体初成,尽得‘吾之传承’。

后来,便听到那人在说自己一生的经历,同时也将自己的功法诉说给孩儿。

孩儿当时很想出声问他是谁,当时也很害怕,孩儿却是无论怎么开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孩儿当时心中恐惧无比,只想见到爹爹和二叔。

可是那人说过的所有的话却在孩儿脑中不断回荡,怎么也忘记不了。

后来……孩儿眼前又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孩儿却是看不清他的模样,孩儿当时更是恐惧。

那人却是说他是什么剑灵,让我不要担心,孩儿没事,还说孩儿已经是他的主人。

接着他便将自己的来历告知孩儿,还说孩儿灵智大开一听就会明白。

他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孩儿觉得情切无比,孩儿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心下也不知怎么的,却不害怕了。

后来他又告诉了孩儿好多东西,孩儿听着他说话,顿时觉得像是一步一步长大成人了一般。

最后……孩儿仿佛变成了大人,以前爹爹和二叔对孩儿的教诲和关心以及许多孩儿不懂的地方渐渐明白和理解了。

在梦里,孩儿好像是活了几十年一般,孩儿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他说完了所有之后,又说这柄剑叫水月幻皇剑,是太古的神器。

后来他又将这柄剑的原来的主人的名字和经历又对孩儿诉说了一边,他说孩儿是幻华神皇的传人。

这时,孩儿已经能够完全理解他所说的话了。

爹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觉得自己好像轮回了一般,有了许多不曾有过的记忆,也仿佛有了那幻华神皇的经历一般。

孩儿觉得自己的心智好像已经是大人的心智了,还请爹爹莫要怪孩儿自醒来之后的多半怪异的举动。

还有,爹爹,剑灵已经将二叔的事情告诉给孩儿了,二叔,侄儿在这里恭喜二叔啦!”

夏侯彰与夏侯韬早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了,两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奇异,夏侯彰觉得自己白活了半辈子了。

这些事情怎么就一下子全部来到自己跟前,先是莫名其妙的天劫,后来二弟和儿子昏迷,幸好没事。

后来二弟醒来告诉自己他被妖人附身了五年,本来早已经死去了的,现在又复活了,而且这些都是真的。

现在,自己儿子又说轮回了几十年,得到了什么太古神皇的全部传承。

现在又有这什么水月幻皇剑,还是有剑灵的神剑,这一件事比一件事离奇,却不由得人不相信。

夏侯彰此时望着自己的儿子以及那神剑,久久不语,心中难以平静,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自己以后要怎么和自己孩儿相处,自己以后要怎么面对五岁又比大人还成熟的儿子,自己又该用什么去教育他。

只怕他会慢慢诞生出自己的人格,而且以后他定会修炼成仙,那自己以后又该用什么态度对他。

一时间,夏侯彰看着此时的儿子,心中复杂无比,又头疼无比,他倒是犯难了。

而夏侯韬此时内心也是唏嘘不已,难以平静,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够离奇的了。

现在自己侄儿却是范胜利更加让人难以接受又不得不接受的事情。

而且这事儿说好,不错,定会将夏侯家领向辉煌,说不好,也只有自己侄子知道了,天知道自己侄子现在的心智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他本身的年龄之外,其他的甚至都可以赶上自己,赶上大哥也说不定。

小孩子!现在的他还能以小孩子来看待吗?

有这么说话条理清晰无比,心智成熟无比,而且气质比大人还了不得,镇定无比冷静无比的五岁小孩吗?

有这么能够拿出一把让夏侯彰和夏侯韬都不住要臣服,更是气息强大无比的神剑的小孩子吗!

这真是,我夏侯家怎么会出现这么妖孽的少主?天赋?看他那神剑就知道了!

智慧,听他刚才诉说的经历就知道了!

一时间,夏侯韬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痛苦?

总之是头疼无比。两人就这么把夏侯宇龙晾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各自头疼无比的想着心事。夏侯宇龙却是郁闷了。

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

这些,都是夏侯宇龙拿来唬人的。

若是夏侯宇龙真的能够发挥出神剑万分之一的威力的话,龙大少也不会这般费口舌了,还只是拿出剑威来吓唬人。

此间心酸,也只有龙大少这么一个知情人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