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十章 夏侯韬的变化

时间回到夏侯宇龙昏迷后的两天。

这天,夏侯韬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夏侯韬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似的。

看到自己躺在陌生又熟悉的房间的床上,四下望了一下,看到躺在床上的夏侯宇龙,一股亲切感冲进心底。

“这是,大哥的孩子!”

夏侯韬明显还没完全清醒,有点恍惚。

而在夏侯韬醒来的那一刻,负责照看夏侯韬的女弟自顿时反应过来,对着夏侯韬惊喜道:

“二当家,您醒了,我这就去通知老爷!”

说完,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夏侯韬看着这女弟子,听着这女弟子的声音,心中熟悉感却是越来越深。

顿时,夏侯韬不言不语,陷入了沉思,回忆着自己死后发生的一切。

而这段时间,夏侯彰也接到夏侯韬醒来的消息,顿时放下手中一切事物,转身跑向自己二弟休息的地方。

而此时,夏侯韬却是陷入了深思,缓缓回忆着自己死后发生的一切……

“难道……我没死!这……”

夏侯韬回忆起自己死后被魔翳占据身体炼魂,然后又陪大哥和侄儿渡过了五年时光。

现在自己不知怎么的真正活了过来,顿时心中无限惊讶。

而此时夏侯彰急忙冲了进来,见到醒来的夏侯韬,夏侯彰惊喜道笑道:

“二弟!哈哈哈,你没事!

呵呵呵……真是太好了,二弟,可让为兄担心坏了!”

夏侯韬却是被这话从沉思中惊醒,回到现实中来,望着夏侯彰惊喜道模样,熟悉又陌生的开口唤道:

“大……哥……你是大哥!”

眼中却是激动的神色。

夏侯彰这才仔细打量自己二弟,听二弟这话,看到此时的二弟带给自己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顿时疑惑不已的说道:

“二弟,你……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为兄好像不认识你一般?

你昏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夏侯韬听夏侯彰如此说,只能对夏侯彰报以苦笑,缓缓说道:

“大哥,此事说来话长,且容我再想想,再说与你听。”

夏侯彰更是疑惑不已,但还是安静下来,静待自己二弟想事情。

同时眼光不时瞟向躺在床上的夏侯宇龙,眼中闪烁着心疼和希冀。

二弟都醒了,自己儿子还会远吗?呵呵。

而夏侯韬又低下头,右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陷入了深思。

夏侯韬想着自己这几年来所作所为,心下也是震惊不已,最后回忆到和夏侯宇龙在天劫下相继昏迷的全过程。

再结合自己死后从魔翳那得来的记忆,夏侯韬顿时全明白了。随后组织了一番语言,缓缓对着夏侯彰说道:

“大哥,宇龙一时半会还不会醒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们还是到密道说罢。”

夏侯彰见他一脸严肃,也缓缓点头。

随后两人并行出了房间,缓缓关上房门,吩咐好那名照顾夏侯宇龙的女弟子照料好少主,有事去客厅禀报,要是自己不在边等一会。

之后,两人并行回到书房,打开密道,走了进去。

密道中,夏侯韬将自己五年前本已死去,又如何被妖人附体活了过来陪着夏侯彰和侄儿渡过了五年之久,

又如何在天劫之下重生,那要人又如何在天劫之下从自己身体里逃离自己又如何复活过来的事情向夏侯彰娓娓道来,接着将自己刚刚得到的魔气释放出来给夏侯彰看。

夏侯彰听自己二弟这么说顿时大为震惊,想不到自己二弟本已经在五年前的大地动中死去。

现在却离奇的复活过来,还被妖魔附体陪自己和儿子度过了这么长时间。

想到以前陪着自己和儿子的妖魔附体的二弟,心下却是不寒而栗。

要是,那妖魔偷袭自己和儿子,那夏侯家……

同时,夏侯彰也对现在的二弟深深忌惮和怀疑,到底二弟有没有摆脱妖魔这事还不清楚,他的一面之词却是不能信。

顿时,夏侯彰心中对自己二弟有了从来都没有过的忌惮和猜忌。

夏侯韬早知道自己大哥此时是什么心理状态,顿时脸上充满了苦笑。

夏侯韬随即收回魔气缓缓说道:

“大哥,想来你刚才也觉察到我醒后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了吧。大哥此时的心情我理解,这是换做是我也定会怀疑不已。

但是大哥,现在二弟却是真的回来了。

大哥你想,要是我不提这事,闷在心里,像往常一样继续和大哥和宇龙这般生活下去。

那样的话,大哥定不会对我有任何猜忌和忌惮,还是像往常一样信任我。

大哥,再退一步说,要是我此时仍被那妖魔附身,这番话语定不会对大哥说出,引来大哥的猜忌和防范!

而且,那妖魔附身于我体内,所图定然不小,更是时时刻刻威胁着大哥和宇龙以及整个夏侯家。

况且,大哥于我都认得刚刚二弟发出了气息乃是魔气,当初神魔之井暴动之时我们便见过这气息。

我也是刚刚才得知那妖魔在天劫之下遭到反噬,这才拥有了这五年来的记忆和这一点魔气,也是因为这样我才复活的。

要不然,那妖魔定会还在我体内,继续图谋着他的计划。

那到时夏侯家定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向毁灭,而我也定会被那妖魔炼魂成功,到时候夏侯家就真正危险了。

大哥,这些二弟我本来是不该对大哥你说的,免得引来大哥的不信任。

但二弟我想到那妖魔遁走,定会歇伏在某处暗中窥视夏侯家,而大哥你要是此后没有一点防范说不定到时候万劫不复也说不定。

而且大哥和宇龙对我这般信任,这些不说出来,二弟我心下难以安定那!”

夏侯韬一脸感慨和无比清晰的说出了这些话,顿时心中一轻,仿佛打破了什么桎梏一般。

而,夏侯彰听完夏侯韬这番条理无比清晰的分析之后,顿时惭愧无比。

自己二弟待自己如此真诚,而且这次二弟真的回到自己身边了,自己二弟刚刚复活醒来。

自己这做兄长的不仅不提他高兴,反而猜忌他,自己这兄长当得……哎!

夏侯彰顿时新下午比自责和后悔,后悔自己不该不信任二弟。

二弟带自己这般真诚,将所有本可以掩藏的秘密都想自己所出来了。

为的只是安心,为的只是自己和夏侯家的安慰,他现在怎么可能还是那妖魔呢!

自己也是糊涂啊,二弟放出这魔气,便是让自己相信自己的二弟真的回来了,自己夏侯家真的您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强大妖魔在窥视着。

二弟放出魔气,定是打算到时候请蜀山长老来为自己化解魔气。

同时以蜀山长年与妖魔打交道的经验,顿时一眼就可以看出自己二弟到底是不是妖魔所化。

到时候有蜀山长老在,他就是妖魔所化也定会被识破,夏侯家也多出一份保障。

这番苦心,怎么能不然自己惭愧。

夏侯彰顿时一脸惭愧的对着二弟说道:

“二弟,别说了,都怪大哥不好,大哥不该怀疑你,都是大哥的错,这些年哭了你了……”

夏侯彰顿时老泪纵横,为自己二弟的遭遇深深心痛。夏侯韬也顿时泪流满面,颤抖着声音说道:

“大哥……”

夏侯彰却是不言,而是紧紧将他抱着,兄弟两抱作一团,失声痛哭,一切,尽在不言中。

良久,释放了所有情绪了两兄弟收住泪水,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两人分开对坐,良久,夏侯韬首先开口道:

“大哥,当下我们得要弄清楚这天劫是怎么回事,这事恐怕还在宇龙身上,我在天劫之中时,见到天劫是冲着宇龙去的。

而且宇龙头顶之上好像有一个黑色光点帮宇龙抗下了天雷,后来我昏迷了,也不知道情况了。

我昏迷之时,只见天雷打下了四道,却不知以后如何了。”

夏侯彰接口道:

“整个天劫我倒是见识了所有,那天劫打了四道天雷之后,便消失了。

而我赶到你们跟前时,你们已经昏迷了,而天劫也不在了。”

接着夏侯彰又将他们昏迷后夏侯家及明州发生的一些事情说给他知晓,接着又把自己从外面弟子传来的各地天劫的信息说个他听。

夏侯韬听完,却是一脸沉思,右手轻轻抚摸着山羊胡子说道:

“大哥,眼下我们得动用些人手外出好好探查一番各处的动静,另外也要传讯各大世家以及蜀山,和他们好好交流交流,或许能问出些什么。

如果这天劫真的是什么巧合,那宇龙醒后应该无碍,不过大哥,我总觉得宇龙在这次天劫之中有着遭遇,也不知是不是我多心了。”

夏侯彰对自己二弟的感觉一向是无比重视的,顿时惊道:

“二弟,你说宇龙这次真的有着什么遭遇!该不会……”

夏侯韬却是不肯定的说道:

“这……我也只是心下感觉罢了,大哥切莫惊慌,一切……还是等宇龙醒来再对他询问一番吧。”

夏侯彰听二弟这么说,却是深深点头,他却是相信宇龙定会有这一番遭遇,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夏侯韬也理解大哥的心情,深思一番之后,等夏侯彰平复心情之后,对着夏侯彰说道:

“大哥,眼下还有一事,就是我这一身魔气……”

夏侯彰顿时打断道:

“这件事情二弟放心,即使二弟你身怀魔气,我就是倾尽我夏侯世家也定不会让二弟你受一点伤害的,这是二弟放宽心便是……”

夏侯韬顿时苦笑出声,心下无比感动的说道:

“大哥,不是的,二弟我是这么想的,待宇龙醒,我们见过宇龙,询问宇龙之后,我便动身前往蜀山。

一来可以去蜀山找找办法除去我这一身魔气,二来,一路上也可以多方打探消息,弄清楚这天劫之事。

而且我这一身魔气可要尽快出去,要不然到时候被有心人发现并加以利用,我夏侯家便是会有不小的灾祸了。

大哥不必挂怀,此番出行也有诸多好处,再说大哥我也很久没有出行了,出去一番游历游历也有着诸多益处。”

夏侯彰见二弟的话如此坚决,心下感动之余,顿时说道:

“既然二弟心意已决,那为兄便不再多言,到时候我同你一起去吧。”

夏侯韬却是思虑周详的道:

“大哥啊,这可不成,此番天劫过后,各方势力定是暗潮涌动。

我夏侯家身为四大世家之一,更是要好好准备一番,大哥此番却是不能出行,以身犯险。

而且宇龙还这么小也需要照顾,夏侯家还得靠大哥你坐镇才行啊。

大哥,大局为重啊。”

夏侯彰顿时语塞,心下矛盾不已,想到宇龙孩儿和夏侯家安慰和二弟安全,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夏侯韬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此番你定要多带些侍卫,一路上可得小心。

二弟你身子骨弱,一路操劳,也不要急着赶路,多多注意好身体才是。”

夏侯韬却是缓缓摇头说道:

“大哥,此番我并不想带多少侍卫,那样夏侯家的实力定然会空虚。

此时夏侯家虽然进入四大世家层次,但根基并不是太稳固,现在又是紧张时期。

夏侯家可不能没有足够实力,而且那妖魔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此番我就带一二位实力高强的核心弟子去就行了。

而且大哥,我已感觉到这身体被魔气好好修复了一番,况且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我还修有五行灵术防身。

而且我现在身怀魔气,定然不能这般招摇过市,此番却得好好乔装打扮一番赶去蜀山。

大哥放心,我定会注意好一路安全的。”

夏侯彰也是一脸无可奈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依自己二弟所说,点头暂且答应下来。

随后,两人又商议了一些事情,夏侯韬也告知大哥自己不再时应重点注意的方面。

随后,两人交谈完毕,出了密道,经过客厅见并无女弟子前来。

随即二人去了宇龙那儿探望了一番后,见宇龙仍然没有醒来,仍自好好交代了一番之后回去处理事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