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九章 遍地劫云

而在夏侯家爆发天劫之时,天劫已是辐射了整个南方。

大理,黑苗族居住地,黑云涌现。

接着像夏侯家一般的天劫降下,打了几道天雷,便散去,只是让黑苗众人人心惶惶,却是没有人员伤亡,圣姑阿奴脸色震惊不已。

开封,皇甫家,皇甫一鸣却是不幸被天雷击中,幸好有长离剑抵挡大部分天劫。

而且天劫也不是主要针对皇甫一鸣,只是将他打得身体一嘛,头发变成了扫把头避雷针,脸上全是黑灰,口吐黑气,搞笑无比。

蚩尤冢,天劫却有着渡劫后期实力,蚩尤冢封印微微颤抖,蚩尤冢一座小山坡被轰平,一些实力低微的妖兽被轰死。

蚩尤冢却是不幸的迎来两道天劫,一道在蚩尤冢,一道在覆天顶,将那里的魔人打伤数十人,毁坏建筑无数。

千峰岭,一座山峰被轰塌。

司云崖,一只老白猿站在崖顶练声大吼,天劫到来,数十雷劈下,不巧一道雷将他击晕。

蜀山,天雷来临之际,蜀山一贫、玉书、青石、草谷、凌波的师父淡月顿时感应。

这天劫却是有渡劫后期实力,蜀山一片大乱,玉书顿时吩咐下去,疏散众人,该下山的下山,该守阵的守阵。

同时四人祭出三神器,借神器布置守护大阵守护蜀山。

虽然及时反应,却也是有几个倒霉的弟子被余雷击中,顿时魂飞魄散,连渣都不剩。

昆仑山琼华派,伤一人。

其他小门派有的幸运没遇到天劫,有的不幸,遇到天劫死伤无数。

更有一个门派更倒霉,被封印之光入体,又通知所有人一起替自己扛天劫,顿时死光光。

欧阳家,由于位置好,没有遭遇天劫,雪石路却是遭遇天劫,死伤妖物无数。

青州夏侯家,死死数人,伤十数人。

长安上官家,天地山庄的上官信心痛无比,他们家却是死了五十人之多,好在死的都是普通弟子。

白苗青木居,结萝的师父却是心绪不宁的站在青木树顶上看着神降秘境的黑云,天劫却是直接进入了神降秘境,而那条有着无数条命的女娲座下骨蛇却是苦不堪言。

倒霉呗,睡着睡着被封印光线附身,力量被部分封印,又遭到天劫打击,还好有无数条命,摆脱了黑色光线,但也是伤了不少元气。

同时其他地方也是天劫涌现,半途消失,运气好的一点事也没有,运气不好的,嘿嘿,那可难说了,只怪倒霉了。

一时间天下各处人心惶惶,无数人都是担惊受怕,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末日到了。

有几处界层封印却是不幸被击中,出现裂纹。

而天劫纷纷消散之后,各地却是不平静。

擦屁股的擦屁股,心痛的心痛,准备后事的准备后事,各大势力纷纷派出人员外出各地探查,得到各地到处有天劫的消息后震惊不已。

而欧阳盟主却是没有遭遇天劫而声威大震,却也因为这天劫带来的江湖的不稳定而忙得焦头烂额。

天劫之后,天下仿佛被打破了平静一般,变得暗潮涌动。

蜀山,玉书处理完几位死去弟子的后事后,将蜀山局面稳定下来。

随即山下弟子传来各处纷纷出现天界的消息,草谷却是心忧不已,暗自叹息天下又不知有多少人遭遇劫难了。

真是菩萨心肠啊,草谷却是对于是提议要派弟子出去拯救那些受苦受难的人。

玉书与众人商议后拍板安排舒适为弟子以外出历练的名义下山,一方面拯救世人,斩妖除魔,一方面打探消息。

同时派人去四大世家探察情况,而四大世家包括夏侯家也是第一时间传讯蜀山,交流情况。

武林,已是暗潮涌动,野心家,阴谋家纷纷出动,又一轮的风暴要开始了。

尘世,谣言四起,各处已经出现了不少争斗。

蜀山,凌波此时在丹方之中抱着被惊吓的妹妹,轻声安慰道:

“妹妹不用怕,姐姐在这呢,外面的天劫已经过去了,没事了。”

凌音此时才四岁,哪里见到过这般事情,早已吓得哇哇哭泣,对着姐姐哭道:

“姐姐,我怕!”

而凌波的心智却是早熟,六岁的她早已不害怕什么事情,懂事得远比一般孩子早。

她那青涩稚嫩过的脸上却是有着担当和勇敢,无比负责的照顾着妹妹。

而七岁的铁笔,早已经被罡斩教坏了,面对这事,他却是一点也不害怕。

罡斩也是着重培养他的侠义感,他看到几位蜀山弟子被雷击得粉碎后心下无比同情。

不久后,草谷和淡月在太清殿与众人商议完各项事宜之后回到了丹方,见到抱着凌音的凌波和哭泣的凌音。

淡月首先心疼的走上去,接过凌音,抱着凌音,在她额头轻吻道:

“可怜的孩子,吓坏了吧,现在没事了,有为师在呢!

待会为师带你去做笛子,不哭了,为师待会还要教你几首曲子呢,要是哭坏了可不好。”

一片心疼和怜惜,这话确实有着效果,凌音听师父要给自己做笛子还要教自己曲子,不一会儿便不哭了。

凌音泛着红红的眼睛望着淡月说道:

“师父,真的吗?你真的要教我曲子,给我做笛子吗?”

可爱的童音带着点点嘶哑,明显是刚哭过的。

淡月对着凌音点了点头,凌音得到师父肯定的回答,顿时破涕为笑,撒娇道:

“太好了太好了,师父,我要学你昨晚吹得那首!”

孩子总是很容易遗忘痛苦和不快乐的。

淡月疼爱的说道:

“好,都依你。”

凌音顿时在淡月怀里一片欢呼道:

“吔,师父最好了。”

顿显孩童的天真烂漫,凌波见妹妹破涕为笑也是高兴不已,望着凌音,眼中泛着笑意,俨然有了大姐姐的气质。

淡月见凌音喜笑颜开,顿时转头对着凌波关心道:

“凌波,辛苦你了,凌音,还不快谢谢你姐姐!”

言语中却是没有责怪凌音的意思。凌音顿时转头对着凌波笑道:

“姐姐,谢谢你!”

稚嫩的童音却是传出真诚和感动,随即凌音急忙对着淡月说道:

“师父,快带我去做笛子学曲子!”

淡月眼中泛着温婉的笑意,点了点头。草谷此时眼中也是温婉如水,带着温和的笑意对着凌音说道:

“你这孩子……”

草谷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也是心中温暖无比,自己师妹的这两个徒弟可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不少温情和快乐。

草谷也是知道凌波、凌音的性格,对凌波却没有什么言语,只是赞许地对着凌波点头。

凌波脸上挂着笑意,对着淡月和草谷说道:

“师父、师伯,妹妹给你们添麻烦了,现在既然妹妹没事了,徒儿这边告退修炼去了。”

接着转头看着凌音说道:

“妹妹,要好好听师父的话,不要再调皮了。”

凌音顿时乖巧中带着不好意思的答道:

“是,姐姐,我知道了。”

淡月却是一脸责怪的说道:

“你这孩子……哎,以后在为师和师伯面前切不可再这么说,你们可都是为师的心头肉。”

凌波顿时带着感动的答道:

“是,弟子知错了。”

“嗯,你且去吧。”

淡月深知自己这个弟子不喜过多言语,而且心中执着无比又心怀着无匹的善念,心下暗叹弟子的懂事,对她修炼做事认真的态度又是欣慰不已。

凌波向师父师伯盈盈一礼,便缓缓退出丹方,回自己修炼的地方专心修炼去了。

而淡月对着草谷说道:

“师姐,我也回灵月阁了。”

草谷对她缓缓点头,轻启朱唇道:

“你且去吧。”

淡月也缓缓退去。草谷也回到自己丹房内,继续研究医术和炼药。

皇甫家,五岁的皇甫卓见道天劫之后,慌忙赶来,见自己父亲这副模样,顿时惊呼道:

“父亲,你没事吧?”

皇甫一鸣此时也知道自己此时的狼狈,顿时阴着脸对着皇甫卓怒道:

“早就和你说了,面对任何事情都不要惊慌,为父没事,看你现在的样子!

哼!还不回去好好修炼习字,跑这儿来干什么!

今天的功课完成了吗!”

小皇甫卓顿时一脸苦涩,吞吞吐吐的说道:

“还……还没完成呢。”

皇甫一鸣顿时怒道:

“那还不快去!今天要是没完成不许睡觉!”

皇甫卓明显是在父亲了严厉下担惊受怕,顿时答道:

“是,父亲。”

说完,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此时,前方却是传来了两弟子急切的声音:

“少主,你没事吧,可让我们担心死了,少主好歹等等我们那,我们可是奉了门主的命令保护你的。”

皇甫一鸣顿时又是气不打一处处,又怕被门下弟子看到自己这模样大失颜面,顿时怒道: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带着少主下去,叫你们看好少主督促少主练功习字!

居然连少主的人都看不好,我要你们何用!还不带着少主滚下去!”

两弟子早已是心惊胆战,噤若寒蝉的大道:

“是,门主。”

说完,赶紧带着皇甫卓消失。

皇甫一鸣见四下无人,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赶紧鬼鬼祟祟跑回自己房间整理仪容去了。

洗完澡换完衣服整理好仪容后的皇甫一鸣此时却在自己房间思索着。

而长离剑早已被他挂到墙上,他可不敢随身带着长离剑,那剑上的戾气可是会让他走火入魔的。

要不是前几天找来了夏初临净化这剑,自己今天恰好想试试这剑上的戾气有没有减少,不然定不会随身携带。

此时,夏初临只有五岁呀!

皇甫一鸣可是好狠的心呐!

居然为了一柄破剑,残害初临这么一个小女孩!

真是贱人那!

夏初临早在净化长离剑的第一时间就被戾气侵体而双目失明,可怜了这么一位小女孩!

而皇甫一鸣思索了一番后,顿时叫来一位弟子,召集平时外出多一些的弟子。

等召集完毕后,皇甫一鸣下令让他们去打探消息,得到各处都有天劫的消息后。

皇甫一鸣立即派人传讯给其他世家和蜀山,以期了解情况。

而上官世家、欧阳世家也差不多如此做。

夏侯世家却是没有动静,夏侯彰还等着二弟和儿子的苏醒那!

(ps:这劫云的由来会在后续故事之中介绍到的,请大家不要急哈,若是得罪了书友们,作者在这里诚挚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