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7章 一夜之间鱼化龙

第7章 一夜之间鱼化龙(《》)

午饭不吃,项海东还以为项彬累了,没有多想。晚饭还不吃就不行了,项海东亲自来叫,项彬无奈之下只好停止练习,随他去吃晚饭。

在饭桌上,项彬顶着满头的金色图样,彻底的沉浸在了其中。一边吃着,一边不时抬头看上两眼,印证心中所得。

说来也怪,也许是修炼飞鸟式的作用,项彬只觉得自己的脑海好像开窍了不少,不仅将所有招式全部记住了不说,每看一次,心中便多一分感悟。

但他如此做派,却是把项海东吓了个够呛。

“锤头……”项海东满脸担忧,轻唤项彬。

“嗯?二叔,怎么了?”

“你……还是看到有仙女在飞吗?”项海东心中有些懊悔,是不是第一天练的有些狠了?大哥可就这么一根独苗,这要是练出什么毛病来……

看着项海东担忧紧张的神色,项彬笑了笑:“没有,二叔你别担心,我只是在想那套缠拳,不自觉就走神了。”话虽如此说,但项彬也是心中嘀咕,虽然别人看不见,但明晃晃十几幅图悬在脑门上,总是忍不住想看上两眼……不知道怎么把这东西收起来啊。

心念一起,所有的图画忽然化作金光回到书中,而后书册也一阵闪烁,没入了项彬额中,消失不见。

这……

项彬微微一惊,心中一动,书册又从额头间飞了出来,再一转念,又飞了回去。

项彬若有所思,看来这本书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操控的,那么除了记录和推衍武功之外,不知道还有其他的作用么?

“嘿,锤头哥,你还没练会么?真笨啊。”项彬正在思索中,虎子却是炫耀似的道:“要不要我再教教你?现在就算倒着练,我也能练出来啦。”

项彬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项海东却是沉下了脸:“胡扯什么?学了点皮毛就沾沾自喜,你现在练的快,日后未必是你锤头哥的对手!”

虎子撇撇嘴不敢再说话,脸上却满是不服气的神情。

“二叔,二婶,我吃饱了。”项彬站起身来,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饭堂。

项海东望着他的背影离去,叹息了一声,夫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柔声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这时虎子也起身离开,项海东面带忧色道:“今天教了他们俩人一套缠拳,结果让我十分担忧。虎子虽然学的快,却心浮气躁。锤头虽然心性不错,却学的实在是慢了些……俩人完全是两个极端,照这样下去,想要在族塾出头,甚至是压倒那项籍,谈何容易。”

夫人宽慰道:“你急什么,这不是才一天么?他们毕竟还小,很多事情现在说不准的,你只要好好教,他们认真学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项海东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你说的对,也许车到山前必有路,看看再说吧。”

当天夜里,项彬又一次尝试练习那飞鸟式,结果越练越沉迷其中,那澎湃而生的力量感,以及整个精神变的无比清明的感觉,都让他乐在其中无法自拔,于是不知不觉间,一夜过去。

彻夜未睡的项彬没有一丝倦意,反而精神勃发,甚至他觉得前世今生,从没有如此精神过。

那种全身充满了活力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清晨时分,虎子和项彬又来到庄园门口集合,项海东早等在了那里,看见他们准时起床,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神色,道:“依旧和昨天一样,跑到山顶再跑回来。”顿了一顿,又道:“锤头,你到了山顶后,可以休息一会儿,然后再回来,虎子,你可以跑慢点,等着你锤头哥。”

虎子仰头望天,道:“跑慢了有什么意思,爹你干吗不让锤头哥跑快点,我可等不了!慢腾腾的,急死人了。”

项海东眉头一皱正要说话,项彬却是笑了笑,道:“二叔,不用等,我能跟上。”

“锤头,二叔知道你不愿认输。但你们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锻炼的狠了,没有好处。昨天二叔只是想试试你们的极限,才让你们跑那么快,今天就不必了。听二叔的话,如果跑不动就歇歇,不丢人。”

“就是,锤头哥,你可别再跑晕过去啊,哈。”虎子嬉笑道。

“你这小混账!”项海东怒视虎子,结果后者撇撇舌头,冲着锤头做了个鬼脸,道:“来追我啊锤头哥。”

项彬答应一声“好!”正要动身,却听项海东又道:“锤头,不要勉强,一点点来。我已经请了家族医馆的先生,给你们配制壮元气的补药和泡身体的药汤,跑完之后,你们俩服下补药泡泡澡,对身体有好处。只要坚持练,你的身体会越来越棒的。”

项彬点点头,转身朝着虎子追了过去。

项海东神情复杂,望着项彬的背影喃喃自语道:“锤头,其实你的身体潜质已经足够好,只是不及虎子而已,但虎子的心性,却又……唉,你们两个,都不让我省心啊。”

虎子有心炫耀,一路快跑,想把项彬尽快拖垮。虽然昨天项彬晕了过去,学习缠拳也比他慢的多。但第一次见面被项彬反掷花瓶摔倒,却还是让他觉得有些丢人。尤其是那些跟着他玩耍的孩子,最近越来越不信服他不说,反而张口闭口都是锤头哥……所以今天他已经打定主意,要狠狠的赢项彬一次,让他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比我大怎么了,我最多叫你声锤头哥,但在这里,你还得听我的!虎子一边心里想着,一边不停加速,用他最快的速度朝前跑去。

跑了半程之后,虎子已经有些气喘,不自觉的放满了步伐。

嘿,锤头哥应该已经落到大后面了吧!虎子嘴角翘起一丝获胜的微笑,边跑着便回头一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却是大吃了一惊。

项彬正跟在他身后,也就是几丈远的距离,满脸都是轻松自如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虎子满脸不可置信,抬起小手揉了揉眼,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

项彬看见他的动作,忍不住莞尔一笑,有心要和虎子开个玩笑,当即大声道:“虎子,你不是很能跑吗?再跑快点啊,我可要追上了!”

虎子没有答话,转过脸去,只是抿紧嘴唇,露出一丝坚毅神色,再次提速。

项彬也轻吸一口气,跟了上去。

此时项彬的脸上,洋溢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兴奋和激动,虽然刚才很平静的和虎子开玩笑,但他心中实际却已经是波浪翻涌。

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夜习练飞鸟式,竟然让自己的体力增加到了这种程度。虽然还是感觉很累,但比起昨天来,却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仅仅是第一天练习而已,若是长此以往,一个月,一年,十年后呢?自己的身体,会达到何种程度?

两个幼小的身影在山间跋涉,虎子在前,项彬在后,朝着山顶跑去。

越跑虎子越是震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昨天这个时候,锤头哥早就晕过去了,怎么今天就像是疯了一样,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说,还那么轻松?

他不时回头看看,每次回头,都看见项彬神情自若,还调笑他几句。其实虎子并不知道,项彬此时已经很累了,但他有心要逗虎子,同样也存了一丝争胜的心思,所以虎子每次回头,项彬会故意装出很轻松的样子。

虎子终于感到了压力,昨日的成就感忽然在这刻遭到打击,幼小的心灵甚至有了一丝莫名惶恐,怎么锤头哥才练了一天就这么厉害?可自己今天却分明比昨天还累啊……

两人跑到山顶,虎子停下来瞪着项彬正要说话,项彬却是一转身朝着山下跑去,便跑便回头道:“不行了就歇歇,我在山下等着你!”

“我才不用你等,现在就超过你!”虎子大喊一声,瞪大眼睛追了下去。

项彬跑,虎子追,两人此时俱是起了争胜之心,虽然已经疲累无比,却谁也不肯认输,都竭尽最后的力量,朝着山下飞奔。

好累啊……项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听着身后咚的脚步声,只觉得全身都要散了架一般,胸膛中像有一团火在烧,再怎么大口喘气,也觉得气息跟不上。

看来,想要一天就超过虎子,真的不可能啊,项彬苦笑一下,此时虎子已经渐渐追了上来,与他齐头并进,还拿眼撇了他一眼,那神情的意思是,怎么,跑不动了?

嘿,真是个变态的臭小子啊……项彬摇头笑着叹息一声,眼看着虎子一点点超过自己,而他实在是,再没半点力气追上去。

就在此时,他的腰间位置,却是忽然漫出一股清流,如同冰凉的水一般涌进了他的身体之中,在他惊愕不及反应时,便迅速游走全身。只是一个呼吸间,项彬便感觉自己失去的力气又涌了回来,呼吸也不艰难了,就好像溺水的人忽然到了岸上,一片通透。

这是……项彬吃了一惊,伸手往腰间一模,旋即恍然。

这便是当日那纯阳子离开时交给爹的,那放在玉盒中的东西。

跟着二叔离家时,爹将玉盒交给了他,直到今天早上项彬才想起来。将玉盒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块圆形玉佩,凝白如脂,晶莹剔透。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只是觉得很好看,便戴在了身上。却没有想到,在即将力竭之时,这玉佩竟发挥了这样的作用。

来不及细想玉佩的神奇,项彬大笑一声,稚嫩的童音在山间传出老远,陡然发力,提速追了上去,一会儿便追上了虎子,然后越跑越快,渐渐将虎子落下老远……

项海东站在庄园门口,默默算着时间,心中暗想道:“大概还有一盏茶时分,虎子就能跑回来了……不知道锤头怎么样了。”

正想着,林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项海东脸上微讶,怎么这么快?旋即却是面色一沉,当即想明白了什么。

一定是虎子这混账!我让他跑慢点,他偏不听。

怒视山路树林处,项海东已经准备破口大骂,却是忽然神情一怔,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

锤头?

项彬从树林中窜出,就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鹿,轻巧迅速的跑了过来……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