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4章 项籍?

第4章 项籍?(《》)

当天夜里,项海东办了家宴。在酒席上,项彬谈吐得体,乖巧懂事,时不时有天真之语,惹得众人一阵大笑。尤其是项海东的夫人,也就是项彬的二婶,似乎特别喜欢项彬,不断的说如果虎子也有这么懂事,那她不知道该省多少心了。说的虎子撅着嘴板着小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在酒席上项彬才知道,项海东在平西将军项檩手下任职,官拜校尉。这处庄园便是平西将军赏赐,除了项海东一家,还有他的手下亲随等,也居住在此,那些跟着虎子玩耍的孩子们,便是这些手下亲随的子嗣。

一连几天,项海东带着项彬到处游玩,为他买了不少衣服、零食和玩具,让虎子十分羡慕嫉妒。但项彬岂会对这些东西有兴趣,项海东给他买回来的东西,他全部分给了虎子和其他几个孩子。

短短几天时间,项彬便已经与这些孩子们打成一片,更是隐隐有超越虎子,成为孩子头的趋势。

而且他嘴甜乖巧,见谁都有礼貌,就算是庄园里的下人,项彬说话也客客气气。

项海东一直在观察项彬,结果越是观察,他便越是吃惊。

他没有想到,自己大哥的儿子竟然如此懂事聪明,来到这里短短几天,竟是从大人到孩子,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这和自己的儿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他不禁唏嘘长叹,当初大哥便是同代中资质最好的,但性情却有些过于耿直,才有了当初的事情……想不到大哥的儿子却是全无他鲁莽的性情,甚至小小年纪便有些八面玲珑!他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把项彬培育成才,将大哥当初失去的,全都讨回来。

第八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项彬便被仆人叫起,说是项海东让他到庄园门口去,有事要交代。

项彬穿好衣服来到庄园门口,就见项海东身穿一身武士短打,昂首站立。在他面前,以虎子为首,还有其他几个孩子,都早已经乖乖站好。

项彬喊了声二叔,便走了过去,站在了虎子身边。

项海东点了点头,说道:“从今日开始,你们便跟着我修习武功,锻炼身体,明年能不能进入族塾,就看今年你们是不是足够用功了。以后每天早上卯时,你们都要起床进行晨练!”

顿了顿,又道:“现在开始今天的第一个项目,从这里跑到山顶,再从山顶跑下来,谁要是做不下来,今天早上就不用吃饭了。”

几个孩子顿时面色发苦,虎子也是微微一怔,只有项彬二话不说,抬脚便朝着山顶跑去。

在大梁山的时候,项彬便时常跟着爹爬山,平日更是有意识的锻炼过身体,所以项彬的体力还算不错,起码在同龄孩子中,已经算是佼佼者。

他跑在最前面,虎子紧随其后,之后便是项海东手下和亲随的孩子们。整座东山高约有三千米,庄园建在大概五百米处的位置,那么跑到山顶再跑下来,就是五千米。

这对于五岁的孩子们来说,确实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更何况项海东拿着一根皮鞭跟在后面,谁跑的最慢,便是一鞭子抽在屁股上,打的孩子们惨叫连连,只好拼命加速。只是不一会的功夫,就个个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脚步也松松垮垮踉踉跄跄,跑不动了。

约莫有半盏茶时分,个子最小的那个孩童终于坚持不住,在山路上停了下来,哭着对项海东说道:“项伯伯,我跑不动了。”

项海东脸色一沉,道:“如果你现在放弃,明天就不必来了,明年我也不会带你去族塾,你可要想清楚了。”

那孩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啜泣着道:“我不去族塾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那好,你回去吧,明天不必再来。”项海东点点头,看也不看这个孩子,继续跟在其他人后面朝山上跑去。

方才的对话剩下的孩子们听的清清楚楚,此时虽然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但却是个个咬紧牙关,奋力坚持着继续朝前跑。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又有一个孩子坚持不住放弃,被项海东命令回家。半个时辰之后,已经快要接近山顶时,就只剩下了项彬和虎子两个人。

非是项海东无情,他早就和属下亲随们打好了招呼,入族塾之事不是小事。能够进入其中者,都是佼佼之辈。习武一途,资质毅力都很重要,而毅力更是首选。若是没有毅力,就算进入其中,日后也一定不会有什么成就。所以今日的训练,其实便是对这些孩子们的考核,就算是虎子或项彬坚持不住而放弃,项海东也是一样的处理。

这些孩子们日后也有出路。项家军队里有军塾,虽然比不得族塾,但只要是项家人,无论是普通兵勇还是下人仆役,都可以将孩子送到其中求学,只要学的好,日后也有前程。

当然,军塾的作用主要是为了给项家练兵,而族塾则是项家培养将领的所在,这两者差距极大。但毕竟都只是五六岁的孩子而已,体力不支先不说,他们根本不明白坚持的意义,甚至不理解为什么要去族塾念书,当在巨大的疲劳面前时,大人们鼓励的话,能够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

项彬咬牙坚持跑着,但脚下晃荡,步伐蹒跚,已然到了极限。

原本跑在虎子前,此时却被其超了过去。虎子穿着粗气闷头跑路,步履稳定,速度不变,渐渐与项彬拉开距离。

项彬没有想到虎子的耐力竟然如此之强,仿佛有股用不完的牛劲似的,不由在心中苦笑感叹,这家伙真是个小怪物。

虽然还在坚持往前跑,但项彬却感觉自己越来越痛苦,仿佛要死过去了,呼吸竟似也渐渐失去了作用,整个人就像是要飘起来,脑海中只是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自己,停下来,停下来……

但他却是咬牙不肯停歇,只是固执的往前跑着,又跑了一会儿,项彬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多过了多久,项彬缓缓醒来,发现项海东盘膝坐在自己面前,神情复杂,而虎子却已经不知去向。

“二叔,我……”项彬坐起来正要说话,项海东却是摆了摆手,说道:“虎子已经跑回去了,其他孩子都已淘汰,只有你不是放弃的,而是晕了过去。我现在想问问你,还打算继续跑吗?”

项彬感觉自己胸口一阵阵烦闷恶心,全身空落落的没有半点力气,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项海东却接着道:“在你决定之前,我想跟你说说你爹的事情。”

项彬抬头望向项海东,项海东缓缓舒了口气,道:“大秦国项家,是前楚王朝的后裔,因为帮助秦王始祖立国有功,被封为诸侯,世代相承。而你的祖父,也就是你爹和我的父亲,乃是项家的旁系传人,曾经为老家主养过马。”

项彬聚精会神的听着,此时才终于知道自己家族的来历。

“当年项家的族塾是为所有嫡系和旁支子嗣开启,只要到了年龄,经过考核都可进入。当年入塾测试时,你爹的成绩是最好的,曾被誉为我们这一代最有潜质的子嗣。但却没有想到,他的好成绩,引起了嫡系子弟的嫉妒。”

项海东看着天空,思绪似是飘到了极遥远处。

“现任家主平西将军项檩的二弟项毅,便是当年除了你爹之外资质最好之人,他嫉妒你爹的资质优于自己,便经常去找你爹的麻烦。终于有一次你爹忍无可忍,将他痛揍一顿。但他身为家主之子,乃是嫡系中的嫡系,你爷爷只不过是一名养马的家奴而已,如何能与家主对抗?你爹被族塾开除,被你爷爷当众毒打一顿,逐出了家门,更是被逼着立下重誓,一生不得习武!”

项海东话语低沉,透着一股愤恨无奈:“你爹只入族塾半月,便因为资质优于嫡系而被开除,从此埋没一生,如今只是一名小小的铁匠!而那项毅,则一路顺风顺水,如今成为了继平西将军之后的项家第二人!这,便是身份高贵与低贱的差别!锤头,你能明白么?”

项彬默然,这才知道当日二叔与爹谈了半夜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也终于知道了,在自己离家时,爹那期待的眼神,到底是何含义。

“项毅的儿子项籍,据称是项家新一代子嗣中最有天赋之人,族塾入学之日,你就能遇到他。锤头,你可愿意为你爹……争一口气?”

项海东望着项彬,满脸都是殷切的期望和鼓励之意。

项彬短暂的沉默,而后慢慢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尘土,转身继续朝着山上跑去。

只是他的脑海中,此时却只是回荡着一个念头:“项籍?这名字咋这么耳熟呢……”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