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1章 携《庄子》穿越,风雨大梁山

第1章 携《庄子》穿越,风雨大梁山(《》)

神洲历九劫二十二年夏。

南瞻部洲大秦国。

会稽郡西北有一座大梁山,山脚下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子名为大梁村。依山傍水,景色秀丽。村民们勤劳朴实,代代靠打猎为生。

七月的大梁山总是阴雨绵绵,空气中的燥热被如丝细雨带走,让孩子们十分欣喜,但对于大人们来说,这样阴湿的天气却并不怎么美好。山里面路泥泞了,就会十分危险,打猎要受影响,万一滑倒摔跤跌落山崖,更不是闹着玩的。

开春已经打下不少存货,日子也还过得去,于是大部分猎户都没有进山,拿把小凳坐在院子门口,看着孩子们在泥泞中打滚摔跤,不时笑骂两句,悠悠自得其乐。

只有村里的铁匠铺,在丁当响彻不绝。猎户们不进山,铁匠铺的生意自然就好起来,锻制箭矢,修理猎刀,打造猎具的活,便全都落到了村中唯一铁匠项海山的身上。

在铁匠铺门口,蹲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以手托腮望着在泥泞中翻滚的孩子们,神情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项海山在火炉边敲打着一把猎刀,肌肉虬结的身躯在炉火的映照下显得越发结实,他不时抬眼看一眼门口蹲着的孩子,憨厚的脸上露出慈爱宠溺的神色。

屋里角落里蹲着一个妇人,拿着块毛巾在水盆中浸湿,拧干后走到项海山身边,为其擦去身上的汗珠,瞧了一眼门口的小男孩,有些无奈的说道:“锤头这么小就不合群,整天不玩也不闹,你也不说说他。”

项海山笑了笑,用力砸了下锻锤,说道:“说啥哩,我家锤头以后要当宰相,当然要文静一些,怎么能和那些小泥孩一样。”

妇人白了他一眼,神情中有些担忧:“文静一点没什么,可这么大孩子整天不动,怕是没有火劲,对身子骨没好处。”

“嘿!”项海山摇摇头,神情中满是自豪:“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锤头随我,有的是劲!前天我亲眼看见,他抱着那块二十斤的铁疙瘩在玩……二十斤啊,他才五岁!你说别家孩子,谁抱得动?”

“行行行!”妇人没好气的拿毛巾在项海山身上按了一把:“你就知道宠他,总有一天要被你惯坏!”

“嘿!”项海山也不着恼,只是憨厚笑两声,不再说话。

丁丁当的锻打声,越发猛烈起来。

小男孩叫项彬,小名叫锤头,是项海山的儿子。山里人爱起些糙杂名字,说是好养活。虽然项彬很是腹诽这名字多半是项海山从打铁得来的灵感,但比起村里其他孩子狗蛋牛蛋之类的小名,还算是勉强可以接受。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记忆中有关前世的最后一副画面,是自己在姑射山旅游时,误入一处古旧的道观,然后便被道观里一本古旧的《庄子》带进了一处奇异的漩涡之内,等他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成了一名婴儿,正被抱着吃奶……

一个二十多岁成人的灵魂,被困在了婴儿的身体中,任谁恐怕都不会感觉太好,许多事情心有余却力不足。但五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适应许多事情,特别是摆脱了吃奶尿床不会走之后,项彬是真的感觉到生活一天比一天美好,渐渐的从排斥到接受现状,直到心怀感激,乐在其中。

他前世是个孤儿,如今却父母双全。上一辈子体弱多病,今生继承了项海山的血脉,从小便很有力气,五岁就能举起二十斤的铁坨子,说是天生神力也不为过。

特别是这五年来,当他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发透彻之后,更是对自己幼小身躯的潜能充满了期待。

细雨渐渐密集,天空中有雷声滚过,在大梁山上空回荡。玩耍的孩童们嚷嚷着往家跑,大人们也拿起小凳进屋,但突如其来的一声锐响,却是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齐齐转头望向天空。继而所有人,全部在此刻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露出震惊敬畏神色。

在半空中,一名神情威严,看貌相约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脚踏一把七彩飞剑立于半空,面无表情的打量着下方的村民们。

这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先前竟没有任何征兆。大雨落下,却在离他身体三尺处被弹开,划出一道道雨线,与后来的雨点撞在一起,碰碎成更加细小的水珠。使他身周呈现出一圈荆棘壮的圆弧,就好像是无数道剑气萦绕他周身,将所有落下的雨滴,尽数刺碎冲走。

炼气士!项彬脑海中回想起了从爹那听来的传说,这世上有修炼神仙道法的炼气士,可以御剑飞天,千里外取人首级,腾云驾雾,长生不老……谁想到今天竟然亲眼看见!

这名炼气士相貌刚毅,气质超凡,再加上脚踏飞剑,悬于半空,无形剑气击碎雨幕,自有一股洒脱傲视天地间的气势。在这样的天气中伴着雷声出现,就如同天神下凡,给人以无与伦比的震撼。

尤其是项彬受到的震撼尤甚,真的看到传说中的存在,以及眼前这明显违背物理定律的一幕,他只觉得心神瞬间被颠覆,脑海中一片空白,喃喃的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荡。好,好帅!

孩子们都流露出害怕神情,躲到了大人身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奇打量,大人们也有些紧张警惕,有人关上了门,只从门缝里看一看。但更多的人却是神情敬畏中透着兴奋,还有一丝隐隐期待。

许多老人不顾雨下的正大,踉跄着走出门外跪倒在地,一边喊着神仙保佑,一边连连磕头。

飞剑上的炼气士看着眼前一幕,依旧是毫无表情,但他却抬起了手,对着天空一指。

一道白光从他手上发出,直冲天幕。初始还细,越往上越粗,直至天穹时,已经延伸扩大至数十丈。细小的末端连在指尖,随着此人手指轻划,天幕中的粗大豪光就像是一把斩天巨剑,蛮横的将天空中的雨云劈破,搅碎,然后推走。只是数息之间,整个大梁山便由阴转晴,再也落不下一滴雨来。

项彬张大了嘴,忍不住心中大声道:“我……太装逼了吧!”

犹如神迹!

看到这神奇一幕,更多的村民们跑出屋子,跪在了泥泞的地里,虔诚祷祝。孩子们怯怯的跪在大人们身后,个个脸上都露出恐惧的神色。

项海山夫妇也从屋里跑出,拉着项彬跑了过去,一边嘴里说着“活神仙保佑”的话,一边齐齐跪在了地上。

但项彬却松开了母亲的手,只觉得心中有股强烈的期待感,驱使着他克服未知的恐惧往前走去,越过跪倒一地的村民,直走到最前方,抬起头来,与剑上的炼气士沉默对视。

从远处看去,这一幕十分诡异,半空中飞剑上立着‘神仙’,地下跪了一村子的人,但在村民们前方,却有一个小孩子沉默而倔强的站着,平静的与神仙对视。

项彬的娘这个时候才发现孩子不见了,抬头一眼便看见了作出如此不敬举动的项彬,她的脸色瞬间惨白,极致的恐惧当场充满了内心,颤抖着小声说道:“锤,锤头……快,快跪下,这是神仙,看不得……”

项海山面色一样难看,握住打铁锤时稳定如山的手,此时在轻轻颤动,但他毕竟是个男人,是个父亲,尽管心中一样恐惧到了极点,却还是硬咬着牙站了起来,半弯着腰往前走,就要去拉扯项彬。

村民们也是一脸惊恐,感受到这种无形的气氛,许多孩子当即吓的哭了起来,只是刚刚发声,便被身边的大人一把死死捂住了嘴,只发出了细微的啜泣呜咽。

剑上炼气士平静的表情微有变化,露出一丝饶有兴趣的意味,看着项彬。

他能感受到这个孩子望向自己的眼神充满渴望,还有一丝丝被隐藏的极好的恐惧,但更多的却是平静。

不是故作平静,而是看着自己,就像是看着一个普通人……准确的说,这个孩子并没有像村民们一样把自己当作神仙,他只是在看着一个强大的“人”而已。

项海山猫到了项彬身边,按着他的肩膀要他跪下,但也许是因为项海山慌乱没了力气,又或许是因为项彬幼小的身躯爆发出了不小的力量,他按了几下,竟然没有按下去。

村里几个年纪大的老人,此时已经镇定了下来,他们皱眉悄声对项彬道:“锤头好孩子听话,快跪下,别惹怒了仙长,给村子带来大祸。”

项彬依然不为所动,项海山有些恼怒,抬手一巴掌就对着项彬脑袋拍了下去。

但是手臂刚抬起,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再也挥不下去。项海山全身一颤,望向半空,神情惊惧,跪倒在地颤抖着道:“神仙息怒……他只是个孩子,不懂事。”言罢连连磕头,砰有声。

飞剑上的炼气士缓缓飘落,站在了项彬面前,随手一拂止住了项海山。

看着近在咫尺的“神仙”,村民们更是心中敬畏到了极点,一个个低下头,再也无人敢说话,项海山全身筛糠一般颤抖,但眼神中却渐露坚定,他此时在心中做了决定,若是神仙要对自己儿子不利,那就算豁出命去,也要护着儿子周全,大不了父子俩一起死!

一只手搭在了项彬的脑袋上,一股淡淡的白色光华包裹了他的全身,“神仙”看了项海山一眼,温和的道:“你不必害怕,我不会伤害他。”

也许是怕项海山担心,他又继续道:“此子不凡,也许与我有些缘分,我想收他为徒,不知你可舍得?”

此话一出,所有人尽皆吃惊,项海山还没反应过来,不少村民们已经露出了深深的羡慕震撼之色。

项彬的娘身子一颤,用哀求的目光望向项海山。项海山搓着双手,神色犹豫。

一名老者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海山,这是你家锤头三世修来的福分,你还犹豫什么?舍不得娃吗?等他学成下山,还有再见之日!”

项海山身躯颤了一下,眼神渐趋坚定,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无视妻子哀切的眼神,斩钉截铁说道:“多谢上仙,这是我家锤头的福分,我舍得!”

“神仙”点了点头,并没有意外,他知道凡人对于求仙之道的渴望,点点头正要说话,却是神色微微一变,咦了一声。

他的手还搭在项彬头上,淡淡白光包裹项彬全身,随着这声咦,项彬全身白光暴涨,刹那间几乎变成了一个小太阳,映照的周围村民们齐齐闭上了眼睛。

项海山夫妇神色大惊,却没敢动弹,半晌后,白光渐渐消散,这名炼气士脸上表情变的十分古怪,难掩深深的失望之色。

项彬从他的眼神中感到了不妙,果然,他沉吟了一会儿,脸露尴尬之色,说道:“我纯阳子说过的话,从来没有反悔过,谁想今日竟要破例了……也许,这是天意。”

项海山夫妇听的莫名其妙,项彬却是听明白了,小脸有些发白。

“此子心性乃是上上之选,但可惜的是,竟然全无灵根,根本无法修行,我先前的话,恐怕要收回了……”纯阳子十分遗憾的对项海山说道。

先前还舍不得,此时听了这样的话,项海山夫妇却又是神色大变,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连连磕头恳求。

许多村民也是露出遗憾同情神色,但也有不少人似是松了口气,略有些幸灾乐祸。

“哪怕他只有一丝灵根,我也可以收下他,只因我从未见过如此胆大的孩子……但是可惜。”纯阳子神情也有些萧索,他沉吟了一会儿,轻轻一掐诀,手上凭空出现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一只古朴小巧的木盒,另一样则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盒,递给项海山道:“我是真的爱莫能助,这两样东西你收好,若是日后他学文,就把木盒给他,若是学武,就把玉盒给他……若是他日后学有所成,可以到诛仙观来找我,报上纯阳子的名号。”

项彬的娘还在苦苦哀求,项海山却还是识大体,他拉了妻子一把,磕了一个头道:“多谢上仙。”

纯阳子答应一声,又深深看了项彬一眼,转身就要离开,但就在此时,一个孩子忽然哇大哭起来。

许是看到“神仙”要走,村民们松了口气,父母们便松开了捂着孩子嘴的手,却没想到大部分孩子早就不再哭泣,这个孩子却是一松手就又哭了起来。

项彬认识这个孩子,小名叫猴儿,人如其名。打小就调皮捣蛋,上墙爬树,猴里猴气,专好恶作剧,虽然人小,却总将比他大的孩子欺负哭。

谁也不知道平时最爱闹最少哭的猴儿,今天是怎么了,他的父母手忙脚乱的捂嘴,却也再也按不住。

纯阳子迟疑了一下,迈步走到了猴儿的跟前,抬手放在了他的头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猴儿的父母更是紧张激动的满脸通红,就在纯阳子将手放上去的一瞬间,猴儿的全身忽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不是如项彬一样的白光,而是耀眼的金光。

纯阳子抬起手,光芒散去,他脸露苦笑,抬手望天,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

“心性好的没灵根,心性差的满灵根……你想我怎么做呢?”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