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6章 推衍十成飞鸟式

第6章 推衍十成飞鸟式(《》)

书页的翻动速度越来越快,像是有一只小手触电后癫狂抖动,一页页纸飞快的掠过,连成一片残影。

书册的光芒越来越盛,项彬相信就算是一个瞎子,此时也应该能感受到这片光明。然而项海东和虎子却依旧是毫无所觉的样子。

项彬心中莫名冒出来一个念头,难道说,只有自己才能看见这本书册么?

当初被这本奇异的古书带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便不知所踪,没想到今日忽然出现,竟是一直潜伏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项彬不禁有些心惊肉跳,想象着在自己大脑之中,浸泡着一本书的样子。但旋即就是摇摇头,此书应当是以某种特殊的状态存在,不可能是泡在自己的脑浆里……那样的话,人还能活吗?

此时书页的翻动已经到了极限,只能看到一团光芒在晃动,隐隐有一层淡淡光华从书上发出,照到了项海东身上。随着项海东一套拳即将结束,书册上突然射出一道金光,化作一个高大的金色虚像,就这么立在项彬面前,摆出了缠拳的起手式,然后一板一眼的练了起来。

这虚像俨然就是项海东的样子,只是神情显得十分古板,毫无生气。一招一式,都是缠拳的动作,项彬神情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两个”项海东,一时间失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锤头,你是不是累了?要不就先休息一会儿,明天再练。”项海东见项彬一直在看着天空发呆,还以为他累了,便开口说道。

项彬愣了一下,视线从半空中的虚影转到了项海东身上,视线不时的望上去看下来,有些迟疑不定的道:“二叔……你有没有……看见什么?”

项海东疑惑的抬头望天,摇头道:“没有啊,你看见什么了?”

项彬终于确定这本该死的书只有自己能看见,虽然有些疑惑不解,心中却也莫名松了口气,摇摇头道:“没有?那就是我幻觉了吧,我看到有两个仙女在飞。”

项海东啊了一声,关切的上前摸了摸项彬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后,松了口气,皱起眉头道:“可能是跑的太多,透支体力了,先去吃饭吧,然后好好歇歇,明天再练。”

项彬正巴不得找个地方仔细研究研究这本书,便答应一声,转身朝院里走去。

那虚像打完一套缠拳后,便重新化作金光回到了书中。但金色的书册却始终漂浮在项彬的头顶,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漂浮在他面前,项彬头上顶着这么亮一本书,耀眼灿烂的一塌糊涂,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但他经过的所有人,却都是毫无所觉的样子,终于使他彻底的放下心来。

吃过饭后,项彬独自跑回了自己屋里,关上了门。

皱眉望向了头顶的金书,项彬有心想要翻看,却实在是够不着。谁知道他心中一动,金色书册竟缓缓飘了下来,落到了他的手中。

触及处有一点淡淡温润,但却不是真实纸张的质感,项彬捧着书册,拿到眼前一看,封面上两个古拙的大字,不知道是什么字体,但隐约还是能够看出字形,似乎是《庄子》两个字。

心中刚起了翻书的念头,书页便自己揭开,眼前一行行古拙的字出现,一个空灵悠远不知在何处,不知是男是女的声音,随之在耳边响起。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字虽然认识不多,但声音却听的清楚,正是庄子的开篇逍遥游,项彬又听了一会儿,最终确定这本书的内容,确是庄子无疑。

但他心中更加疑惑,那会出现的二叔虚像和缠拳是怎么回事?

一念及此,仿佛是受到召唤般,金书上迸射出一道光芒,那金色的虚像,又显现了出来。只是这次虚像却有了变化,一阵闪烁,化作了一幅幅静态的图样,竟赫然是缠拳的每一个招式,在招式旁边,还有一行金色的大字,详细讲解这一招该如何练习,重点是什么,奥妙在哪里。

在所有的图样之前,更是有一副图十分特别,上面的虚像不是项海东的样子,而是模模糊糊看不清脸,悬立半空,有些神秘。

在这幅图旁边,有一行大字。

“缠拳”

“无等阶基础武学。已推衍至十成,衍生技为‘飞鸟式’桩功,为淬炼肉体的上乘诀窍。”

看不清脸面的虚像,摆出一个奇异的动作,双手张开,似是在拥抱天空,头向上看,单脚提起,另一只脚微蹲,姿势有些古怪。像是一只大鸟展翅欲飞,将飞未飞之间。

在这图像下方,又是一行小字,写的是如何练习这飞鸟式,需要注意的要点是什么,还有几句口诀。

嘶……

项彬倒吸一口凉气,他又不是傻子,怎会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已推衍十成,飞鸟式……”这显然是说,这本《庄子》将平凡无奇的缠拳又进行了推衍,衍生出了一招本不存在的特别招式,飞鸟式!

淬炼肉体的上乘诀窍?项彬有些怀疑,只是摆出这么一个姿势,就能淬炼身体么?

虽然心有疑惑,但项彬还是决定试一下,他细看向那飞鸟式下的说明小字……

半晌后,项彬脸露一丝恍然,原来练这飞鸟式的重点,乃是要求做到忘我。在这如飞鸟腾跃的姿势中,忘记自我,沉浸冥思之中,然后用心去体会全身每一处肌肉,感受自己的身体,将大我意识化为无穷小我,遍及全身,促使肌肉自发本能生长,激发出其中的潜力。

项彬按照图样摆出飞鸟式的动作,然后心中默念口诀,静心凝意,寻找那忘我冥思的感觉。但站了一会儿,项彬抬起的那一条腿,还有两根胳膊,便开始轻轻颤抖,一阵阵酸累的感觉涌出,别说是忘我了,能够做到不心浮气躁就不错了。

其实这也很正常,不要说飞鸟式的单腿站立姿势,就算是冥想静坐,没有两三个月的功夫,又有谁说入静便马上能入静了?

但就在项彬即将坚持不住时,悬浮着的庄子上忽然涌出一团清气,弥漫了项彬全身。

在这一刻,项彬忽然感觉世界变的寂静了许多,茫茫然中不知身在何处,全身暖洋洋,空洞洞,终于渐渐达到了那“我不知我,我还是我,只是忘了我”的境地之中……

说来也怪,之前没有忘我时,觉得全身酸累就要坚持不住,但此时却非但不再有疲乏之感,反而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不知从何处涌出,渐渐蔓延至全身各处,只觉得懒洋洋,暖烘烘,十分舒适。

项彬的意识忽然像是分裂了,由一化十,又化百,直至数千上万,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自己,彼此间非常熟悉,又似是十分陌生。这种感觉很奇特,像是在照镜子,但镜子前还有镜子,于是镜中便有了无穷个自己,延伸到不知名的无限远处。

不知不觉间两个时辰过去,项彬睁开了眼睛,舒出一口长气。

他抬头看向悬浮着的一幅幅图样,眼中精光闪闪。

这飞鸟式当真神奇无比,只是两个时辰的练习,他便觉得全身充满了力气,早上跑步时消耗的体力全部回来了不说,原本酸痛的肌肉,此时也完全恢复如初,更是充满了力量之感。

而他心中更是产生了一种非常清晰透彻的感觉,仿佛可以如臂使指的支配身体每处肌肉,意念到处,那块肌肉便能轻轻颤动……

如此神奇!

项彬的视线又转到了缠拳的招式图样上,结合早上项海东的讲解,配着每一幅图样下的文字解说,一板一眼认认真真的练了起来。

在练的过程中,那团清气依然萦绕着项彬,说来也神奇,项彬只觉心中无比清明,每一招一式练完,都能有一种别样的体会,就好像有人将招式刻在了他的脑海中一般,原本记不住和不清晰的地方,渐渐的越来越清楚……

不知不觉间一天过去,就连仆人来喊项彬吃饭他都没去,直到傍晚时分,他终于将这一套缠拳完全练会。不是像虎子那样囫囵吞枣般的练会,而是将每一招的感觉,意味,全部细细体会透彻,每一招每一式,都非常到位。

仿佛是已经浸淫此套拳法许多年。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