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10章 高手养成计划

第10章 高手养成计划(《》)

项彬闭着眼睛,在山间一棵大树的树梢上单脚站立,摆出飞鸟式的架势。

树梢只有小孩胳膊般粗细,项彬虽然瘦小,却也不是这么一根枝杈可以承受的。但他却是稳稳的立在上面,随着微风微微起伏。枝杈上下浮动间,丝毫没有吃力不住要断裂的迹象。

幼小的身躯,已经有了肌肉的线条,项彬的脸对着朝阳,在映照下微微泛着光泽,他的精气神已经充盈到了极点,不由自主散发了出来。

这一年的时间,项彬的身体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人长高了不少不说,力气更是一天天增大。他那幼小的肌肉中,似是蕴含了无穷的可能,如今已可轻松举起五十斤的重物!若是竭尽全力,甚至可以举起七八十斤的重量。

就算是一个成年人,若没有太强的力量,举起七八十斤也不轻松,何况是个六岁的孩子而已!这一切都归功于飞鸟式的修炼,除了激发自身每处肌肉的潜力之外,更是已经可以将全身劲力分散化之,达到细腻入微的程度。将内在的力量与外界的力量达致一种奇异的平衡状态,这便是他立于纤细枝头而不垮的原因。

身体的飞速变化不仅仅体现在力量方面,体力的增长更是迅速,如今就算是不依靠龙髓玉,项彬也可以轻松的上山下山跑两个来回,而且还到不了极限,如果使用龙髓玉,那一天跑个五趟都很轻松。所以现在每天早上,项彬都将龙髓玉给虎子用,到了下午自己再拿过来,继续加训。

他没有想到飞鸟式如此有效,在前世的认知中,就算是最科学的训练方法,也不可能使一个孩子的体质在半年时间内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化……这么看来,改变自己最根本的力量,应当是那忘我之意,以心灵的力量影响身体,开发身体的潜力。比单纯的体质锻炼,要有效的多。

而他在练习缠拳时,更是有意无意中借助庄子,将自己带入那种忘我的境地。结果发现一样是神效无比,数次与虎子切磋,一旦自己进入忘我之境,对方的招式、意图,都会清晰的反应进自己的心里。而自己的判断反应能力,则有如神助,准确到了极点。

这便是身体的本能,完全摒弃了自我的主观认知,依靠直觉与感觉去判断。

当然,项彬也明白,他能有这么快的进境,不是因为他天资惊人或是天赋异禀,完全就是因为那本神奇的庄子。

只要将庄子释放而出,以清气包裹己身,那么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无论是动还是静,他都能极快的达到忘我入静之境,这就相当于一个人在冥想功夫上磨练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有了这份助力,自然是事半功倍。

太阳完全升起,洒下温暖的光辉,项彬缓缓睁开眼睛,轻巧巧的跃下枝头,稳稳的落在地上。

他能感觉到,最近这段时间,肌肉的变化有所减慢,力量的增长也有了停滞不前的趋势,也就是说,他可能遇到了瓶颈。

但就算是潜力开发有所减缓,相比虎子而言,却也仍然要快的多。

项彬越来越了解到了飞鸟式的神奇,虎子这一年间受到自己的影响,几乎是发疯一般锻炼,却依然被远远的落在后面,越甩越远。但以他的身体潜质而言,已经算是万中无一的资质,现在也能够举起四十斤的重量。这等成长速度仍然不及项彬,由此可见,庄子推衍出的飞鸟式,该有多么神奇。

项海东再不担心虎子的性情,有了项彬的对比,这个小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骄傲和轻浮,不仅每天认真训练不说,甚至在项彬停练之后,还要自己继续加练。

但就是如此,却也依旧赶不上项彬。力量方面固然差距不大,但两人动手试招,虎子却是从来没有赢过。

项彬跃下树后,微微闭目养神。

虎子忽然从山间呼啸而至,手中拿着一根长棍,乃是精铁打造。看大小长短,这根铁棍起码得有二三十斤重。

远远的看见项彬,虎子当即爆喝一声,举棍便冲了过来,对着项彬头顶一棍砸下。

见虎子袭来,项彬低笑一声,伸手摆出缠拳的架势,脚下轻轻一点,后退开去,躲开了虎子的一击。

虎子双目圆瞪,疾往前冲,铁棍变向横扫,劲风呼啸,砸向项彬腰间。

“吃我一棍!”虎子一声大喝,声音闷闷的,透着一股决心。

项彬神色不变,却是伸手贴着棍身而去,似是要用手与铁棍相撞,但就在即将碰撞之时,却是迅捷的一滑,与铁棍错开,在棍身扫过后却又迅捷无比猛然前探,手像毒蛇出洞般一扯,竟然从后方将铁棍扯住。

长棍横扫,沉重无比,却被项彬从后扯住。巨大的力道带的项彬一颤,踉跄了两步,却最终稳稳的将铁棍握住,再无一丝动弹。

虎子神情猛变,握紧长棍就要抽出,项彬却是猝然发力,抬手一扭一转。

虎子全身剧震,握紧了铁棍回夺。项彬却是突然一松手,他的身体当即失去平衡,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趁此机会项彬猛然前趋,窜到虎子近前,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反身一架,嘭的一下将虎子狠狠摔倒在地。

被摔了个四脚朝天,虎子一阵头晕目眩。项彬轻轻的拍了拍手,笑呵的说道:“又输了,这是第几次了?”

虎子满脸不甘懊恼的爬了起来,道:“第十八次,又是这招!我已经很小心了,可怎么就是躲不过去?”

项彬道:“二叔早就说过了,武功不在于高低,在于如何使用。就算是低级武功,若是高手来用,一样可以打败拥有高级武功的笨蛋。让你好好练缠拳你不听,非学这套棍法,现在你信了么?”

虎子摇了摇脑袋,半晌后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你是高手,我是笨蛋了?锤头哥,你又欺负我。”

呵……项彬笑了笑,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让你打好基础,别再三心二意了。”

“我没三心二意,我就是不喜欢缠拳,我喜欢用棍!”虎子挠了挠头,忽然道:“锤头哥,你说是不是爹教我这套‘崩山棍法’不厉害啊?我明明已经很认真去练了。”

项彬刚要否定,却是忽然心中一动,细细琢磨起来。

虎子用缠拳打不过项彬,便缠着项海东要学厉害武功。最后拗不过他,便传了他这套崩山棍法。项海东也问过项彬要不要学,却被项彬拒绝了。

第一是因为项彬不喜欢棍,第二个原因是他自觉缠拳还有许多细微之处没有完全了解,以他的性情,却是不想做那贪多嚼不烂之事。

但随着与虎子的交手,虽然对方无法打败忘我状态下的自己,却也感到越来越吃力。从开始一招打败虎子,到现在对方坚持的时间越来越久。武功的高低之分的确是有道理的。

武功的十二级,分别对应武者的十二重境界,一级最低,十二级最高。这套崩山棍法乃是一级中品的武学,也既是对应练体境中期境界。也就是说,只有在达到练体境中期时,这套棍法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当然境界越高,发挥出的威力自然也就更大。

一套武学能否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关键则是要看武者对武学意境的领悟。而要领悟武学的意境,关键便是能否达到忘我之境。只有忘记自我,融入武道之中,才能感受到一套武学中蕴含的意境。只有感受到意境,才能借着意境感悟天地,从而借助天地之力更好的开发自身潜力。

也许这便是天人合一的理念吧。所以不是虎子不行,也不是崩山棍法不厉害,而是他还没有理解忘我和意境的关键。

当然,若要体会意境,庄子推衍出来的特殊招式才有着最大的效果,比如缠拳的飞鸟式。

其实早在三个月前,虎子练功时便已经摸到了那忘我之境的门槛,这才使得他的潜力也有了极大增长。但是在动手之时,他却是仍旧无法进入忘我之境。

自己练习,只是体会武功就可以了,要达到忘我状态便容易些。但在动手时,无论是胜负心,还是招式变化,包括对手与自己的反应等等一系列因素,都会占去极大的精力,都会干扰自己的心虚无法安宁。所以要在交手时完全忘我,实在是不容易。

就连项海东这等高手,都只能尽量在动手时接近那种感觉,也同样做不到。只有那些顶尖的高手,才真正可能做到交手也忘我。

像项彬这样借助庄子,在任何状态下都可以忘我,实在是天下地下,独一无二。

这些道理,都是结合项海东的话,再由庄子带来的启发而自己思索得出。项彬正在想着,虎子却是连叫了他两声,直到他回过神来,才好奇问道:“锤头哥,你在想什么呢?”

项彬瞪着虎子,犹豫了一下,眼中忽然迸射出一股热切光芒,把虎子看的浑身发毛,紧张的道:“锤头哥……你干吗这么看着我?”

“虎子,你想不想变的更厉害?”

虎子咽了口唾液,道:“想!”

“那我有个办法,能让你变的更厉害。”

虎子顿时大喜:“什么办法?”

项彬道:“你现在把这崩山棍法,从头到尾的练一遍,明天我就告诉你是什么办法。”

“是吗?”虎子怀疑的问了一句,倒也不疑有他,拿起铁棍,摆出崩山棍法的架势,开始练了起来。

项彬看着虎子,心神一动,金色的庄子从他额间飞出,在头顶打开,一道金光,照到了虎子的身上……

项彬忽然产生的想法,就是不仅要让自己厉害,也要让身边的人成长。如果庄子推衍出来的武功,对虎子可行的话,那自然对项海东也有效。

项彬知道自己现在完全依靠项海东,甚至就连自己的爹娘,也少不得要仰仗项海东。这个二叔,就是他们全家最大的依靠。那么若是二叔的实力能继续提高,对自己来说,则百利而无一害。

当然,他也不会泄露庄子的秘密,至于怎么说,心中早有计较。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