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3章 花瓶飞去来

第3章 花瓶飞去来(《》)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项海山便将项彬叫了起来。

项海东在里屋坐着,项海山将项彬叫到他面前,生平第一次疾言厉色的项彬说道:“锤头,给你二叔跪下!”

项彬依言跪下,只听项海山说道:“你想学武,爹教不了你,但是你二叔能!从今之后,你就跟你二叔去学武,他的话就是爹的话,说什么你都要听着!要是敢不听,爹就打断你的腿,听懂了吗?!”

项彬看着项海山严厉的样子,心中一颤,应了一声,冲着二叔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吃过早饭之后,收拾好行礼,两人便要启程。项海山叫过项彬,将一只小包袱递了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慈爱的道:“好孩子,到了二叔家要听话,爹娘有空就去看你……这包袱里面,是那仙长赐给的两件宝贝,学文给你木盒,学武给你玉盒……这两样东西,爹都给你,你仔细收好了。”

说到这里,项海山的话语竟有些哽噎,而项彬的娘却已经哭了起来,项彬也忍不住眼睛发酸,他用小手擦去娘的泪水,小声安慰。看到项彬如此懂事,项海东一阵唏嘘,感叹道:“锤头真懂事!大哥你养了个好儿子,比我家那个小混蛋强太多了!”

这时有早起进山的村民,看到项彬一家似有人要远行,便走过来询问,知道项彬要跟着二叔去学武,个个都是一脸不忍神色。

“这孩子这么小,就去吃这样的苦,实在太可怜了。”有人说道。

“是啊,如果当初能被神仙选中,也许就不用受这样的罪了。”另一人赞同道。

有个家里孩子被选中的人,更是不经意间流露出骄傲神情。

“我家孩子聪明,被神仙选走了,日后可是不用受这个罪!哎哟,不过说起来,要是锤头能吃苦,日后说不定也能有点出息。炼气士是比不得的,开家武馆谋生应当是没问题……没事,等我家孩子学成归来,到时候拉扯锤头一把!”

项海山夫妇面色十分尴尬,但他们本性厚道,虽然心中不悦,却也没说什么。反而是项海东冷哼一声,不客气的道:“学仙法也未必就厉害!我大秦帝国的炼气士门派,当初被始祖皇帝尽数赶走,可曾敢放一个屁?武道修炼到巅峰,炼气士又算个什么?!”

项海东壮如猛虎,此时怒目而言,唬的周围几个村民人人噤声,那个夸赞自己孩子的村民虽然十分害怕,但却还是不甘的小声道:“始祖皇帝是始祖皇帝……锤头也能比么?整个大秦国,也就出了一个始祖皇帝而已……”

项海东还要说话,却是被项海山扯住,看着大哥一脸赔笑的样子,项海东知道他是不愿和邻居闹僵,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没再说话。一扯马缰,希律律一声,马车载着项海东和项彬二人启程,朝着村外走去。

项海东夫妇看着项彬逐渐远去,一直挥着手,项彬清晰的看到,父亲的神情之中,充满了深深的期望。

马车在路上缓缓而行,项海东专心赶车,坐在车厢里的项彬沉默不语,两人各怀心事。

临走时的一幕还是给了项彬一些刺激,看来无论在什么地方,人性都是相通的,有攀比也有炫耀,自己若是学不出什么来,恐怕爹娘今生都抬不起头。项彬前世时便是要强之人,此时更是暗暗下定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成为武道高手,给爹娘脸上争光!

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性已经完全彻底的融入这个世界,再无一丝隔阂阻滞。

走了七八天路程,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会稽郡吴中城辖下的东山镇。

马车沿着东山的山路走了约七八里,而后停了下来。下了马车后,展现在眼前的景象,顿时让项彬吃了一惊。

一座建在山中的庄园,红砖绿瓦。门口有两个家丁守卫,两边各有一只石头雕成的巨熊雕像,长长的院墙延伸出去,似是环绕了东山山腰。有几名武者手持兵器,在山中巡视。

看见项海东和项彬到来,门口的家丁慌忙跑了过来牵马,一边满脸堆笑对项海东讨好道:“老爷您回来了,一路辛苦!您不在的这些日子,小的们都很想念您。”

然后又看着项彬笑道:“这位就是大老爷的少爷吧?长的真精神,看着就机灵!小少爷,您也辛苦!”

项彬十分吃惊的望向项海东,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么大一座宅院,可为什么这些天都没有和自己爹娘说起呢?

似是感到了项彬的疑惑,项海东神情有些不自然,略带尴尬的对项彬说道:“锤头,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二叔住的这么好,却不把你爹娘接来?”

项彬抬起头来,没有说话。项海东揉了揉脑袋苦笑道:“你爹的脾气,你也许不太了解。他心比天高,却时运不济……我这么说不知道你懂不懂,我如果告诉他我现在的境遇,他是一定不会让你跟我走的,甚至可能会带你和你娘远走高飞,终生不再见我……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爹娘受苦,待你进入族塾后,我就去把他们接来,不让他们再受苦!”

项彬明白了,项海东是为了给爹留面子,怕伤到爹的自尊心。一念及此,项彬对这个二叔的感观又更加好了许多,有这么大一座庄园,足见他身份不低,却还亲自驾车去接自己来入族塾,还能考虑到爹的自尊心……能做到如此,足见这位二叔对爹的兄弟情义,是发自真心的。

随着二叔进入院中,刚一进门,耳边传来嗡的一声风响,项彬扭头一看,一只青瓷花瓶呼啸着朝他飞了过来。

投掷花瓶之人是一个半大孩子,比自己高出一头,腰也比自己粗一圈,他的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戏谑笑容,在他身边跟着几个孩子,都与自己差不多大小,已经各自举起双手,准备拍掌叫好。

项海东脸色震怒,就要上前,却是愕然发现项彬伸出了稚嫩的双手,丝毫没有惊慌的神情。鬼使神差的,他已经迈出去的脚便停了下来。

“好了!砸中了哈!”以为得手,那个大孩子笑着跳了起来,其余几个孩童也卖力的拍起了巴掌。可旋即,这些孩子就齐齐一愣,不敢相信的停下了动作。

花瓶的两侧各伸出一只小手,项彬稳稳的将花瓶抱在了怀里。就在这几个孩子发愣之时,项彬忽然抱着花瓶转了一圈,回身之时,嗖的一下又将花瓶抛了回去。

这一下旋身借力,项彬并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但他运气不错,花瓶旋转着飞出,恰好直冲那半大孩子而去。

那孩子脸露惊色,下意识伸出双手堪堪接住,却是身子一晃,轰然后仰倒地。花瓶磕在了青砖地面上,当即哗啦一声,碎成了数片,洒落了那孩子一身。

项彬看也不看几个孩童一眼,神色如常走到了项海东的身边,仿佛做了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这只花瓶的重量大约有十来斤,那个大孩子抛掷过来,也并不是很轻松,所以也只是勉强到了项彬身前而已。对于能够抱起二十斤铁疙瘩练身体的项彬来说,要装作毫不吃力的接住这花瓶,并不算太难。但难的是旋身借力再反抛而出,还要恰好扔回去,项彬运气不错,这一下做的十分完美。

早就听二叔不止一次念叨家里的“小混蛋”,一来便遭遇如此迎接,项彬又怎会不知道那个半大孩子是谁?

一个成人的灵魂,自然不会和孩子计较,但项彬也知道天性调皮的孩子有多烦人,若是自己表现的过于软弱,那自己在这里住的时日,恐怕就不得安生了。

如果二叔的孩子真的是小霸王那样的性格,自己该怎么办。在路上他已经想了很多的对策,却没想到刚一进门,所有的对策都没有用上,便机缘巧合的来了这么一出。

那半大孩子仿佛十分吃惊,蹲坐在地上没有起来,只是抱着一堆碎瓷片,愣愣的看着项彬,似是疑惑对方那么瘦小的身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周围几个孩童不敢说话,只是讷讷的站着,小心的瞥一眼地上的半大孩子,神情中竟都有一丝幸灾乐祸。

项海东在项彬抱瓶转身的时候,神情便微微一惊,此时看到这种场面,顿时哈大笑,以手指着地上的半大孩子,狂笑道:“虎子,这下知道厉害了吧?爹常跟你说天外有天,山外有山,现在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么?快滚过来,见见你锤头哥!”

项彬吃了一惊,这孩子比自己高一头,看起来就像是八九岁的孩子,竟然比自己还小?这发育也太惊人了……

此时地上的孩子嘿笑了笑,将瓷片扔在地上,拍了拍身上的碎渣,起身走到项彬面前,低头看着他道:“小锤头哥,你挺厉害么!”

项彬冲着这孩子回以一笑,点点头道:“你就是虎子?我听二叔说起过你,力气挺大的么。”

虎子神情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道:“比你差远了,真看不出,你比我矮,力气倒比我大。”虎子自然不知道项彬旋身借力的奥秘,还以为他的力气比自己大,其实真要比起来,项彬虽然力气不小,还是略有不及的。

而这一下,也有一半运气,如果要他再来一次,恐怕是做不到的。

“你们几个都过来,这是我锤头哥,以后也是你们的哥!叫哥!”虎子忽然转身对身后几人喊道,那几个孩子神情略有畏惧,一齐走过来怯怯的道:“锤头哥好。”

项彬不禁莞尔,从这几个孩子畏惧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这个虎子真不是省心的主。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