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一卷 霸王搬山 第5章 金色天书,自额间而生

第5章 金色天书,自额间而生(《》)

项彬跑回庄园的时候,虎子早已经等在那里,看见项彬回来,脸上当即露出一丝得意神色。

项彬心中苦笑,没有想到这虎子真是虎的可以,小小年纪力气这么大不说,体力竟然也如此惊人。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为练武而生的。

反观自己,跑回来停下之后,只觉全身再无半点力气,疲惫到了极点的感觉一阵阵袭来,若不是还靠意志支撑,此时恐怕真的要再次晕过去了。

初次见面给虎子留下的震慑,此时已经全部丧失殆尽。

“锤头哥,你力气虽然比我大,可你跑的不如我快啊,嘿。”虎子凑到锤头身边,洋洋得意说道。

项彬笑了笑没有说话,项海东走了过来,捏着虎子的耳朵将他拉到了一边。虎子惨叫连连,挣扎不已,项海东板着脸说道:“能跑很厉害么?以后见到敌人就跑?武道的目的在于击杀敌人,而不是看谁跑的快!有什么好得意的?!”

虎子脸露苦色,悻悻道:“爹,我不敢了。”

项海东依然板着脸:“要是你喜欢跑,以后每天跑两次,三次!直到跑够为止!”

听到这话,虎子脸露惊容,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跑不动了……”

项海东冷哼了一声,沉吟了一会儿后对项彬说道:“锤头,你的体力暂时不如虎子,不过不要紧,你们年纪都还小,还有成长的空间。况且武道一途并非是靠体力致胜,真正的高手出手,往往一招便可定胜负……我现在教你们一套武功,名字叫做‘缠拳’乃是打基础的武学,你们俩好好看着。常练这套拳法,可以增气力,壮肾气!如果你们练的好,那族塾入试,一定没有问题,看好了……”

说罢,项海东摆出一个架势,左脚前趋画圈,伸出一只手,身形微蹲,如同在捧着一朵盛开的莲花。

一声低喝,项海东双眼骤然明亮,精气神振奋到了顶点,抬步小前趋,手指张开一翻,回身便是一扯。

像在手中抓着一只大网,项海东的身形在项彬和虎子二人眼前腾挪辗转,双手更是不断翻动,如同雄鹰扑食,烈虎下山。

一套拳打完,项彬和虎子看的心旷神怡,虽然一语未发,但神情之中,却都是满满的渴望。

项海东显然对两人的神情十分满意,他肃然说道:“这套缠拳的要旨,概括出来是三个字‘柔、劲、扯’,柔便是心意之柔,无论面对何种敌手,都要像深厚绵长的江水一般,任有无穷障碍,我自缓缓而没,悠悠而行。劲则是说发劲要足,心柔身硬。扯如恶狼夺食,精气神要盛,要凶猛,一往无前。我现在教你们基本动作,你们在练习中要自己细细体会。

“爹,这套缠拳是不是很厉害?要是学会了,能打过什么样的高手啊?”虎子问道。

项海东呵一笑:“厉害?当然厉害了,天下武功分十二级,每级有上中下三品,一共三十六品。这套缠拳连最低品都算不上,只是不入流的基础武艺而已,你说厉害不厉害!”

初始听到项海东说厉害,虎子神情十分振奋,待听完之后,才知道是反语。小脸立即耷拉了下来,没精打采的道:“那学了干嘛!”

项海东神情陡然严肃起来:“你知道什么!再厉害的武学,基础打不好,也是白搭!就像是挖水塘一样,挖的越深,装的水越多。如果坑没挖好,水倒下去,会怎么样?”

项彬点点头,道:“越高深的武功,就代表越多的水,如果基础没有打好,就等于坑没挖深,有水也装不了。所以打不好基础,以后就无法修炼高深的武功,是这个意思么?二叔。”

项海东赞赏的望向项彬,道:“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你们别看这缠拳只是基础,其实却很重要,甚至比许多高深武功还要重要。”

心中却是暗忖,锤头的悟性实在比虎子强多了,而且心性也好,日后的成就,必然在其上。

虎子哦了一声,却仍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项海东看在眼里,叹了口气。从虎子出生时起,他便对其抱有了极大期望,后来随着虎子一天天长大,项海东更是发现,这个小家伙的体质出奇的好,只有五岁便长的跟七八岁孩子一般,力气更是大的惊人,而且体力也非常好,和其他孩子打架,甚至是比他大的多的孩子,都打不过他。

从哪方面来说,虎子都是一块练武的好苗子,但唯独一点,这孩子太没耐心,也没什么太大的恒心毅力,对什么东西都是新鲜一阵,完了便没有了兴趣。让点项海东心中十分忐忑,甚至很是郁闷。

天资固然重要,但后天的毅力和坚持有时候比天资更重要,如此心性,日后究竟能不能有所成,还很难说。

摆好架势,项海东开始一招一式的教两个孩子练这缠拳。

项彬郁闷的发现,如若说起练武的资质,自己恐怕真的要输给虎子太多,仅仅是一遍演示完毕,虎子便已经基本学会了缠拳的套路,两遍之后,他已经可以从头打到尾,完整的练下来,而自己只不过是记住了三五个动作而已。

前世看武侠小说,谈到资质悟性,有人能过目不忘,再复杂的武功也一看就会,项彬还不相信,结果今天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信了。

也许有种人,生来就具备运动的天赋吧,项彬怎么也不明白,虎子怎么会把这些复杂的动作记得这么清楚,就算是套广播体操,也不可能一遍就学会吧?

项海东继续指点项彬,翻来覆去的教,而一边虎子却是练的越来越熟,甚至故意用最快的速度演练,在项彬面前显摆,神情越发得意。

项彬有些挂不住脸了,就算他心性再成熟,不与一个孩子计较,此刻也觉得有些丢人了,这都多少遍了,自己还没学会。难道自己真的天资差劲,与那蠢笨的郭靖一般吗?

心中渐渐有些焦躁,虽然项海东依然是不急不缓的耐心教导,但项彬心中却是越来越难受。仿佛有一团火在心里燃烧,直让他烦躁不已。

就在他的烦躁达致顶点,觉得恨不得吼上两声宣泄郁闷之时,忽然觉得脑海中似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嗡的一声,一团金光从他额头处飞出,化作一本金色的书册,悬浮在了头顶上方。

项彬愕然抬头,震惊看着这本似曾相识的书册,只见其无风自展,缓缓打开,在半空中优雅的转身,对准了正在演示的项海东,然后散发出一股淡淡光华,一页一页的,缓慢的翻动起来……

而项海东和不远处的虎子,却像是根本没看见这一景象般,连头都没抬一下。

【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