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6

邵绝回答道:“还看不来吗?杀人灭口!”小高大喝道:“杀人灭口!你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是嬴政吗?”邵绝笑笑道:“哈哈哈!我刚从秦宫出来,就马不停蹄地跑到这里来杀人,你猜得有点贴边了,高渐离挺聪明的吗!”这番话对不知邵绝来意的众人来说,无疑是放出了大量的烟雾弹,看来邵绝企图将众人耍得团团转,是自己方便逃生。庖丁从厨房拿来绳子将邵绝死死地困住,并在大铁锤的协助下带到了后院,高渐离跟随对邵绝进行审问。

徐夫子道:“那个邵绝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是哪一方的爪牙?我们还不得而知。但他们已经对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雪女,你传信通知端木蓉他们做好准备。”雪女道:“是!”徐夫子继续道:“盗跖,你现在出去打探一下周围的情况,记住不要打草惊蛇,说不定有眼线盯着我们!”盗跖道:“是。”说完就消失了。徐夫子交代完任务后,长吁一口气。

盗跖从屋顶飞出,周围的人虽说没有发现他,但躲在暗处的黑衣人看见盗跖出发了,就隐入黑暗之中。

在客栈的后院的一间小屋内,小高对邵绝进行审问。小高喝道:“你到底是受到谁的指示到这来伤害班大师?”邵绝双目闭合一言不发。小高拔出水寒剑指向邵绝喝道:“再不说我就杀了你!”此时小高的杀气越来越重,水寒剑的寒气也随之加重,大量的冰棱从剑柄不断生成。“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小高说完,剑立刻刺向邵绝。只见剑没有与邵绝直接接触产生伤害,但水寒剑所产生剑气贯穿了邵绝的喉部,可邵绝及时运用阴阳法术抵住了小高的这一击。小高见此情景,明白若用强硬手段想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来,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收回水寒剑离开小屋。

从小屋跟随出来的庖丁,将石兰叫到跟前道:“石兰,在屋内的人就交给你看管了。要是有什么动静就及时通知我们,明白吗?”石兰点点头。庖丁随后离开进入大堂。

石兰进入小屋,在刚推开门的时候,大惊一下!见到屋内空无一人,只见得一根被挣断的绳子散落在椅脚下。石兰跑入屋内,四处察看。此时,石兰迅速眼前一亮,抬头看到屋梁与屋顶处没有邵绝的身影。石兰缓缓低下头,开始思索怎么回事之时。突然,门一关,石兰迅速回头看到门关了,就觉得事情不妙。但此时,邵绝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邵绝一拍石兰的肩膀,因为条件反射,石兰双手迅速擒住邵绝的手,腰间与双手一齐发力,邵绝被整个摔了过来。当到半空中,邵绝双脚勾住一根横梁,腹部发力,将石兰抛开。被抛开的石兰,一个空翻,单手支撑地面。稳稳落在地面。说时迟那时快,石兰另一只手发出暗器,邵绝及时躲避,不过暗器几乎是擦着邵绝的头部飞过。暗器因为没有击中邵绝,而击中了墙壁,邵绝看到在墙壁所产生的杀伤效果,心里就明白石兰是蜀山的人。就在这一瞬间,邵绝迅速低下头,为的是躲避石兰从身后发动的攻击。当时石兰用手掌迅速掠过邵绝的头部,虽说邵绝躲避及时,但仍被削去几根头发。

此时的邵绝迅速落地,双手开始产生蓝色的光晕,显然要开始发动反击了。石兰从空中飞腿击向邵绝,邵绝用手以闪电般的速度出击,擒住了石兰的脚,并迅速反转使出擒拿术,石兰的脚被死死锁住,可以说完全丧失了进攻与防守的能力。此时的石兰出掌拍向邵绝锁住自己腿的那只手。邵绝的另一只手作出反击。二人双手合击后,迅速彼此脱离。石兰刚刚稳定下来,抬头看到邵绝冲了过来。石兰迅速双手招架,只见石兰刚要发动攻击,邵绝死死擒住了石兰的手腕。她开始挣脱,但怎么也挣脱不开,当她看到周围有气场生成,就明白这是阴阳家的法术擒拿。此时已经容不得石兰有任何的时间可以浪费!只见邵绝双手运功,将石兰的双手死死卡住,向下一发力,使用膝击重重击打。但石兰及时运功护住了所击部位。只见石兰大力发功,用气震开了邵绝,随之从手里发出多枚烟雾弹,烟雾弹产生的烟雾迷住了邵绝的视线。石兰抓住这次机会,一掌击在邵绝胸口,紧接着就是连环踢,对邵绝进行狠狠的打击。当最后一脚踢完后,一拳打在邵绝得下颚,邵绝口喷鲜血,应声倒地。

邵绝捂着胸口,咳了几声,擦去嘴角的血痕,道:“蜀山的武功果然厉害,你就是苗族公主

——石兰吧。”石兰道:“从你的身手看你应该是阴阳家的吧?”邵绝笑笑道:“阴阳家。是的,不过你猜对了一部分。”石兰疑惑道:“一部分?你到底来干什么?”邵绝反问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从你刚一推门进入,我就觉得你不单单是来看守我的。”

“石兰!石兰!”庖丁在屋外大叫。石兰此时有一点惊慌失措,因为她知道若是让庖丁看到屋内的这番情景,恐怕会对自己不利。在这种时刻,邵绝一起身,锁住石兰的喉咙。石兰几乎没有时间作出任何反应,邵绝道:“我明白你现在在想一些什么,这种情况只有我们两人合作才能解决。”庖丁推开门,见到石兰被邵绝劫持作为人质,庖丁大喊道:“出事了!出事了!快来人啊!救命啊!”大堂内的人听后迅速跑到后院。只见庖丁缓缓退出小屋,接着邵绝与石兰也走了出来。小高大喝道:“你放开她,不要伤及无辜!”邵绝笑道:“哈哈!你们这么多人,我要是用正常手段,恐怕是逃不出去的,特殊的情况就要用特殊的手段。”此时小高用余光看到天明与少羽偷偷爬上屋顶绕到邵绝的身后,形成居高临下之势。小高稳定邵绝道:“你可以离开,但是你要先放开她。”邵绝道:“先放开人质,万一你们反悔了,我不就死定了吗?”“那你就现在死吧!”天明与少羽一跃而下扑到邵绝,众人一拥而上,迅速将邵绝摁住在地,成功解救石兰。

天明用脚狠狠踹邵绝,边踹边道:“坏蛋!你真卑鄙!还劫持人质。有我天明在,你就休想得逞。”众人都笑了,天明见大家都笑了,就问道:“你们笑什么?”徐夫子回答道:“想不到我们的巨子在最近长大了不少。”天明摸着后脑勺笑道:“真的吗?”

“把他放了!”众人听到后,四处寻觅,最后邵绝手指着道:“在那里!”众人看到一个黑衣人站在屋顶上,手提着五花大绑的盗跖。盗跖见到众人就大喝道:“快来救我啊!你这家伙快放开我。”“闭嘴!”盗跖让黑衣人打昏了。黑衣人道:“现在我们双方都有人质,做个交换怎么样?”说完,黑衣人放开盗跖,并用脚踩着,对众人示威。小高用水寒剑指向邵绝道:“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杀了他!”黑衣人道:“好啊!那咱们就对着干。他死了实际对我的损失不大。你们难道想失去朝夕相处的伙伴吗?”众人听到后,都觉得黑衣人似乎掌握着主动权。

突然,黑衣人大喝道:“臭小子,一样的招数想耍两次吗?活腻味了吧!”众人看到少羽与天明试图偷袭黑衣人。天明发现行踪暴露了,就笑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上厕所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吧。”黑衣人道:“快点回到那边去,否则我就杀了他!”天明回答道:“好的好的,我们现在就回去,现在就回去。”行动失败的两人灰溜溜地回来了,在回来的过程中,少羽发现石兰有些异常,眼光充满了杀气,但似乎有些欲哭无泪。

黑衣人提起盗跖,从屋顶跃下道:“这样吧,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放开手中的人质。”小高道:“可以。”二人一起道:“一二三。”双方释放各自手中的人质,黑衣人与邵绝迅速离开,盗跖被众人抬回大堂。

“好痛啊!你轻一点啊!”盗跖对大铁锤喝道。小高道:“让你去庄园通知,怎么让人给绑回来。对了,有没有暴露庄园的位置?”盗跖喝了口水道:“应该没有吧。我是在去庄园的途中出事了。不过说起那个黑衣人的武功真是厉害。”小高道:“是啊,我也觉得那个黑衣人很不简单。说说你当时的情景吧。”盗跖道:“当时啊……”

场景拉到盗跖去庄园的途中

盗跖在赶往庄园的路上。正当使用神行术的时候,发现前方有一个黑衣人站在树梢上。盗跖嘴角一扬道:“阁下是谁,好狗不挡道!”“我是想利用你的人。”黑衣人手势一摆,双手着起了蓝色的火焰,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形成了火焰圈。黑衣人一甩,那火焰圈飞快地飞向盗跖。盗跖先是一怔,赶忙躲闪,嘴里嘟囔着:“阴阳术!”正当盗跖松了一口气,只见那黑衣人手向后一挥,那火焰圈又从背后飞了过来。盗跖使出手中的钢齿轮。钢齿轮与火焰圈迅速掠过,迸出大量的火花。盗跖手中的钢齿轮一些熔化,但火焰圈却成功破解。盗跖笑笑道:“嘿嘿。你的阴阳术也不怎么样吗。和我上次在树林碰到那位漂亮女子差不少呢!”黑衣人道:“那是因为我还想好好的消遣消遣你。”黑衣人双手运功,一个太极图在胸前渐渐显现。盗跖听到后大喝道:“什么,你当我盗跖是这么好欺负的吗?”“贼骨头,在我的眼中也只有这点作为。”说完,黑衣人的太极图已然完成,双手迅速推出。盗跖先是一个后仰,再双手撑地飞跃至空中,在空中所暴露出来的破绽太多,黑衣人迅速起跳,出现在盗跖面前,将手中召回太极图重重击中盗跖。盗跖被拍倒在地,手捂着胸口,咳血不断。黑衣人拿着绳子走过来,盗跖道:“你想要干什么?”黑衣人道:“那你去做交换。”

就这样盗跖回到有间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