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9

拿着龙泉剑,西帝太少若有所思。过了许久,他将剑一横,正对着自己。龙泉剑的剑身散发着幽兰的剑光,充满了霸气,但有透出一股祥和的力量。

当他身体一小转,发现剑身上映着两个人,一个是自己,而另一个则是站在窗外的黑衣人。奇怪的是那个黑衣人似乎无意袭击西帝太少,于是他问道:“说吧,来干什么。”说完,他便把龙泉剑收了起来。“你就不怕我是来杀你的?”犹如天籁般的声音飘了过来,西帝太少道:“如果你想要杀我,早就动手了,还会等到现在。”黑衣人道:“不愧是西帝氏族的人,脑子确实比常人要灵活。”这次西帝太少有些心悸,他转过身来,对着那黑衣人道:“你还是没有说明来意。”“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这次黑衣人有些急促。“我为什么要帮你?”“只要你肯帮我,我也会帮你。”“为什么找我?”“因为你的能力是天地间独一份的……你,你要干什么!”黑衣人感到西帝太少的杀气骤起,以奔雷般的速度拔出龙泉剑架在黑衣人的脖子上。西帝太少喝道:“少兜圈子!说!到底来干什么!”黑衣人猛一抬手,一把六寸短的短剑从袖中飞出。西帝太少迅速用剑挡住,他刚才看到黑衣人在手袖扬起之时,其手腕有些青色的印记。此时他觉得黑衣人有些熟悉,于是收起攻势,看到黑衣人的黑色眸子变成了淡蓝色,显得格外空灵。黑衣人将脸上的黑布扯去,西帝太少道:“果然是你。邵晨,十几年不见了,你变了不少。”往事已随风而过,但记忆却永存于心底,西帝太少清楚的记得自己和邵晨在一起的时光。

场景拉至锡浩山的一处山洞

有两具白骨放在幼年的西帝太少面前。在一旁的父亲道:“你先试一试自己的蛊尸咒练得怎么样了。看看你可不可以修炼真正的古蜀蛊尸咒?”西帝太少信心道:“好的。”说罢,西帝太少双手闭合,真气往手中聚集,筋脉不断异常膨胀,鲜红的血管开始流动青暗色的血液。双臂开始显现龙的图案,血液的流动犹如将双龙赋予生命一样,双龙在西帝太少的双臂盘旋游动。只见他将双手分别放在两具白骨的头骨之上,西帝太少的脸色不断异常变化,手臂的双龙开始向头骨方向游动。突然,两颗头骨喷出蓝色的火焰球。西帝太少及时躲避,火焰弹击中洞体引起大量的灰尘。西帝太少收回功力,等到灰尘散去,就跳着道:“父亲父亲,快看我成功了。”两具白骨俨然变成了正常人,左手臂有青色的龙纹身的是邵绝,右手臂有青色的龙纹身的是邵晨。此后,二人陪西帝太少度过了美好的幼年时光。

场景拉回客栈

一切都仿佛是眼前的事,如果没有那个恶魔,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邵晨哀求道:“您可以帮我吗?求求你了,太少主人。”西帝太少看着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拒绝,问道:“你遇到什么事了吗?”邵晨见西帝太少肯帮忙,就说出事情的缘由,“你能救救我的师傅吗?”“师傅?好啊。”西帝太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眼前的蛊尸人居然会有师傅。随后,他们便从窗口飞出,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

风吹在脸上有些疼。在无尽的黑夜中,邵晨在前面带路,西帝太少紧随其后。结果在一片树林前,两人停下了脚步。夜已经深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西帝太少跟着邵晨进入了林子,来到了一座院落。西帝太少叫出邵晨道:“等等,周围太安静了。”邵晨点点头,突然她想到什么,大叫道:“不好!”邵晨赶紧冲进院落,直奔其中一间房子。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躺在床上。邵晨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西帝太少也进入屋内。他看到老者面无血色,神志不清,定时受了重伤。他走了过去,把了把脉。就在这时,从床下一阵火光闪过,一个巴掌大的火球,穿透了老者的身体击在西帝太少的身上。西帝太少顿时飞了出去,撞在墙上。邵晨大惊并大叫道:“师傅。”急忙向老者跑去,眼前的床四分五裂,从地下走出了一个身穿深蓝衣服并透着死亡气息的少年,邵晨定睛一看,那少年就是星魂。“哈哈哈哈!本来只想杀了那个丫头,没想到却遇见了你,真是让我省了不少力气找你!”邵晨赶紧跑向西帝太少,将他扶起来。邵晨明白,一个重伤的西帝太少加上自己,若非有奇迹的出现,否则就必死无疑。

星魂一个火球击了过来,在邵晨的搀扶下勉强起身的西帝太少一把将邵晨推开,自己也伏倒在地,结果火球打在墙上便立刻粉碎。星魂立刻冲向西帝太少,邵晨赶忙前往阻止。邵晨手袖一甩发出暗器。突然,在星魂面前突然祭出一个火盾。那些暗器被火盾吞灭。就在这时,星魂将火盾化成几十个火球,飞向邵晨。尽管邵晨躲避迅速,但还是被其中一个火球击中,伤倒在地。星魂边走向邵晨边道:“量你怎么反抗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在说话之际星魂手中的一个红色法术球开始形成,当形成到最大之时就喝道:“死吧!”发出手中的法术球。当邵晨以为自己已经难逃一死,就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来临。只见到邵晨眼前的是气浪,邵晨发现自己还活着,就睁开眼睛,看见西帝太少站在跟前,还大口呼吸,好像刚才使出了不少力气。再看到星魂的一只手握住发出法术球的手的手腕,神情看起来很痛苦。

星魂喝道:“你不是被我重伤了吗?怎么还会……”西帝太少道:“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吧。是的,我刚才受的伤确实让我失去大量的战斗力。不过还是天不绝我,你只是伤到了我的左侧颊骨和左关节的筋脉,这样的伤确实会让我行动不便。但我把我的左手整支脱臼,就可以封住筋脉,止住疼痛。”星魂摇摇头道:“这个丫头值得你这么做吗?”西帝太少笑道:“她是我弄出来的蛊尸人,她的命是我给的,就算要取她的性命那也是我的事。最好快走吧,凭我现在的功力杀你还是不成问题的。”星魂见形势逆转,就离开了院落。西帝太少右手握住左手的关节向上用力,将整支左手接回原来的部位。邵晨起身想扶着西帝太少离开时,只见西帝太少一记膝击重重地踢在邵晨的腹部,邵晨顿时口吐蓝色的血,手捂着腹部问道:“太少主人,我……”只见西帝太少手掐邵晨的脖子,将其钉在墙上。西帝太少的那只手嵌入墙三分,邵晨的蓝色血液沿西帝太少掐住自己的那只手留下。西帝太少道:“你把我带这里来就是想要我的性命。”邵晨道:“没有,星魂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结果西帝太少一记重拳打在邵晨的腹部,邵晨又被逼出不少的蓝色血液,有几滴血甚至滴到了西帝太少的脸上,西帝太少喝道:“还说谎,你说你有师傅我就觉得不对劲,告诉你,可不要以为我杀你会手软……”西帝太少见邵晨的回答还是不知情,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就将邵晨的右手袖扯去,仔细看右手的青龙纹身。西帝太少心里道:“看来是东皇太一把邵晨给控制了。不过她还真是因祸得福,东皇太一不知道她是蛊尸人,对其施加阴阳符咒,反倒让邵晨有了正常人的情感,难怪变了这么多。”西帝太少放开邵晨道:“你走吧,你以后将不再是我的奴仆。”正当西帝太少转身离开时,邵晨抱住西帝太少的脚哀求道:“太少主人,你要赶我走吗?不要啊!太少主人。”西帝太少踢开邵晨道:“你现在除了身体构造与常人不同以外,你完全可以想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你还是远离我的好,这次你是活下来了,但保不齐哪天我会杀了你。”邵晨道:“我的命是太少主人给的,太少主人要我死,我也心甘情愿。”西帝太少笑道:“算了,如果还让你做我的奴仆好像对你有些不公平。行了,现在你自由了。”邵晨问道:“太少主人,我哥哥还好吧?”西帝太少道:“你现在应该好好养伤。实话告诉你吧,你们之前只是两具不相干的骷髅而已。你们可没有血缘关系。”邵晨含着血笑道:“就算是这样,但我们是一起重生的,所以他就是我的哥哥。”西帝太少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邵晨邵绝已死的消息,只是对她说:“你好好生活吧。”说罢便离开这里。邵晨靠在门旁,目送西帝太少离开,随后邵晨失去意识。

当邵晨醒来时,发现自己来到了央宫,而且还绑住。大司命走了过来,道:“你还好的胆子,敢违背东皇阁下的命令。”邵晨喝道:“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大司命道:“东皇阁下知道你已经有了正常人的情感,就不能再为东皇阁下效力了。所以我奉东皇阁下的命令将妳抓回,进行改造。”邵晨挣扎道:“不要啊!我不能再背叛太少主人了……”最后邵晨重新被洗脑。

回到客栈的西帝太少望着窗外的月光,他在思考着一个蛊尸人居然阴差阳错的拥有了正常人的情感。在旁人看来这是一件好事,但对西帝太少而言似乎有很多的说不清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