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8

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被抛到周围人的视线中。大家定睛一看,是那个黑衣人的头颅,那头颅四处乱滚,而且那红白相间的颈椎骨也显现在大家眼前,见此情景的雪女与端木蓉大叫一声后蒙住双眼,也只有天明是大吐不止,少羽也是强忍着,拍着天明嘲讽道:“喂,你也太没出息了,多给你大哥丢脸啊。”当那黑衣人的头颅滚到天敏的脚下时,吓得手脚不听使唤,无意踢飞了那颗头颅。

在血色夕阳的映衬下,一个手提那黑衣人首级,另一只手不断滴着蓝色血液并充满杀气的西帝太少出现在大家面前。石栏看到了大惊得后退了几步,众人以为她是被西帝太少的气势吓住了。西帝太少发力捏碎头颅,大量**与血液的混合物喷出,西帝太少双手运行两周天,将这些混合物控制起来。混合物旋转并开始收缩形成了一个攻击球。西帝太少用力推出击向众人,迫使众人远离邵绝周围。西帝太少以极快的速度走到邵绝旁边,在一边的盗跖惊呼道:“好快的速度啊!”奄奄一息的邵绝见到西帝太少,便使出全身仅有的力气道:“太少主人,你教给我的任务,我没有完成……”说到这里,邵绝便双目充血而死。西帝太少用那沾满血与**的右手掠过邵绝,顿时产生仅可以包容邵绝整个尸体的小型龙卷风。西帝太少此时露出略有感激的微笑。当龙卷风消失时,西帝太少的右手悬着一个泛滥的光球,西帝太少心里道:“邵绝,感谢你在锡浩山陪我多年。虽说你只是我幼时制出的蛊尸人,但你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奴仆。去吧!你现在自由了。”随后轻轻吹了一口气,发光球随风飘散。

见到这番情景,石兰道:“这是失传已久古蜀苗族的蛊尸咒。你就是西帝太少!”众人听到他是西帝氏族的后人顿时大惊,唯有盖聂不动声色,而且杀气骤起。徐夫子大惊道:“古蜀苗族,那已经消失了吗?”石兰心里道:“太少哥,想不到你真的领悟了蛊尸咒,而且还练得如此炉火纯青。”

天明大喝道:“你就是那个什么西帝的人吧!你到底要做什么,把我们弄得如此狼狈!”西帝太少恶狠狠道:“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把你们统统杀掉,得以发泄我心中的怒火!”说完,西帝太少的双手出现了红色的光芒,少羽看到后道:“是阴阳合手印!”小高迅速对西帝太少发动攻击,只见西帝太少用泛红光的双手死死压住水寒剑,使得小高被卷入西帝太少所产生的气场动弹不得。西帝太少左手发力,使水寒剑出现了九十度的扭曲,右手瞬间出现了一个通体的法术球,将其重重击在小高的腹部,小高口吐鲜血被拍出气场,水寒剑也随之离小高不远插在地上。此时,一个墨家弟子企图在西帝太少背后偷袭,结果被西帝太少一只手掐住脖子,另一只手抓住腰部,双手发力,将那墨家弟子重重击在膝盖,只听到“咔嚓咔嚓”脊柱骨断裂的声音。随后重重一掌击在那弟子的喉部,那弟子四肢筋脉瞬间从皮下组织爆了出来,并像血染的面条一样垂了下来,顿时血流一大片。西帝太少随之一扔,那弟子手捂喉咙,在地上打滚,不一会儿从五官中冒出黑气而亡。

西帝太少不屑道:“自不量力的家伙。”少羽气愤道:“好阴毒的阴阳术。”只见盖聂一个跟斗从众人头上翻过,刚一落地就拔出渊虹,并一个箭步飞向西帝太少。西帝太少双手压住剑身,由于盖聂力量之大,被压住的剑身仍能刺向西帝太少,西帝太少一个后仰,双手放开渊虹,向前滑行避开这次攻击。西帝太少双手迅速划开出现了一道白光,推向盖聂。盖聂顺势一跃避开。谁知西帝太少双指纵向一挥,白光转向继续向盖聂攻击。谁料盖聂双脚掠过白光的光刃而踩在光面上,用力一蹬。不但使白光失去平衡,而且西帝太少也被盖聂这一惊险举措吓到,失去对白光的控制。白光从而冲向林子,砍到了数十棵树木,引起大量飞鸟四处逃散,其场面极其壮观。而在路上的张良看到后,知道大事不妙,就急忙赶往事发地。天明道:“刚才的那道光是怎么回事?”石兰回答道:“那好像是道家天宗的秘技——熵天刃。”接着就是一番缠斗,盖聂招招利落,西帝太少的防守进攻也是次次击向要害,而且每次渊虹与西帝太少的距离仅仅只有几张纸的厚度。使得远远观看的天明误以为西帝太少是不死之身,急得大叫道:“大叔加油啊!大叔加油啊!”在一旁的少羽拿起一块石子递给天明道:“看样子他们一时还难以分出胜负,用你的非攻帮助你的大叔。”天明拿出非攻转换成弓弩,将石子放在箭轨上,拉满弦,仔细瞄准后,拉动扳机,击出石子。西帝太少察觉后,身体一侧躲过了石子,但就是这微小的差距,使得西帝太少被渊虹所伤。受伤的西帝太少明白,若在与盖聂打斗下去,恐怕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迅速飞进林子。众人刚要追赶,就被赶来的的张良拦住,张良气喘吁吁道:“你们……你们别追了……否侧……会坏了大事的。”众人听到张良的这番话就停止追击。

少羽走到那弟子前,叹息道:“想不到阴阳合手印会这么厉害。”张良走近道:“不。这不是阴阳合手印,这是阳脉九咒的一种,叫逆脉术,是阳脉九咒最具杀伤力同时也是最难练的阴阳符咒。”少羽摸着下巴思索道:“你个西帝太少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古蜀苗族、阴阳家和道家这么多的法术?对了,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们追他?”张良双手交叉于背后道:“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还是回到庄园再细细谈吧。”

场景拉到张良在海边散步

当张良正陶醉在美丽的海景之时,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人潜伏。于是迅速上半身一转,从左手放出一指真气。结果打在一棵椰树的树干。就在这一瞬间,张良被人在背后点了穴道动弹不得,但还能说话。张良问道:“阁下到底是谁?要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西帝太少。”张良惊讶道:“西帝太少!你是西帝氏族的后人!”西帝太少走到张良面前道:“想不到我的家族这么有名啊。”张良道:“你找我一定是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吧.”西帝太少回答道:“惊天动地?那要看是谁做了。对我而言,这只是颇具挑战性的游戏罢了,但对你而言可能关乎性命之忧。”张良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西帝太少附耳对张良说。张良听到后大声道:“什么!你太过分了!你简直是草菅人命!”西帝太少反驳道:“张良,你是在阴阳家待过的。你应该知道东皇太一有多么厉害。就凭你们目前能联合的力量能与之抗衡吗?不能!全天下有谁可以和东皇太一过招?为了全天下的黎民百姓的安危,你可要好好想清楚啊。”张良回答道:“可是用这种方法也太不近人情了吧。”西帝太少走到张良身后道:“那只是你目前个人的理解,也许未来的事态不会这么严重。合不合作,请你慎重考虑,第二天我等你的答复。”说罢解开张良的穴道后离开。第二天,张良来到昨天与西帝太少见面的地方。西帝太少早以等候多时了。西帝太少道:“你决定了?”张良道:“是的,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西帝太少道:“很好。那我们就后会有期。”说完便离开。

场景拉回庄园

天明听完后回答道:“三师公,他到底要你做什么?”张良回答道:“保密。”雪女道:“对我们也要保密吗?”张良道:“是的。不过面对他还是要保持警惕的。就凭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我们对他要敬而远之。”天明问道:“对了,他是怎么知道这个庄园的位置的?”张良道:“只能说明西帝太少对法术的造诣太高了,他猜透了我的心思才知道的。”

夜晚,在一间客栈内,西帝太少包扎伤口,虽说伤口不大,当让西帝太少花了不少力气。可见,盖聂的这一击是想要置西帝太少于死地。包扎完伤口,他打开行囊,拿出一把剑,剑瞬间拔出剑鞘之时,射出耀眼又让人不寒而栗的剑光,这就是龙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