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5

嬴政发现邵绝逃走了,又看见了掉在地上射断自己手中剑的箭。嬴政明白可以将剑射的箭,绝不会是一般的利器。当他拿起这支箭,仔细观察后发现箭杆上有一些特殊的符号。嬴政博览群书,见多识广的他就明白这些符号与阴阳法术有关。“与阴阳法术有关。”这一句话在嬴政的脑海闪过,他立刻就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恐怕会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他立刻通过箭射过来的轨迹。来判断射箭人的方向。他仔细观察后,跳跃至屋顶,向远处眺望。发现远处有一个黑衣人搭着弓站在宫墙之上。当邵绝在黑衣人的附近掠过,示意自己成功逃脱。黑衣人明白后,就丢弃手中的弓,跟随邵绝离开。

嬴政明白惹出这么一桩与阴阳法术有关的事件,恐怕要与阴阳家的通个风,做好一些准备。

当嬴政将刻有特殊符号的箭交于月神之时。月神心中大惊,但没有通过脸色表现出来,看来月神不但看出了这支箭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似乎还不能让嬴政知道。

嬴政问道:“国师可看出这支箭的秘密了吗?”月神回答道:“陛下,这支箭虽说是之普通的箭,但因为在这支箭上施了阴阳法术,所以这支箭就有了神奇的力量。”赢政略惊道:“果真有这等阴阳法术,闯入宫中的那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月神道:“陛下不必烦扰,虽说这等阴阳法术所产生的效果比较神奇。但是在阴阳家看来,在我月神眼中,这些不过是一些雕虫小技罢了。”嬴政欣慰道:“出了这桩事件后,以后宫中的安全就有劳国师你多费心了。这支箭就暂时交给你保管细细研究,希望可以研究出其他的秘密。”月神道:“是。”

月神回到自己的处所,顿时将压抑以久的惊讶情绪释放出来。月神拿着那只箭,不断地走来走去。心里道:“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几百年了!阴阳家找了几百年的西帝氏族!终于出现了!看来这件事我一个人是有些力不从心了,要向东皇阁下禀告一声。”

此时,黑衣人与邵绝逃到了一个黑巷子。邵绝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手摁着肩胛骨,但蓝色的血还是时不时的流出。黑衣人道:“邵绝,你伤得不轻啊。是你太无能了?还是嬴政太厉害?”说完,黑衣人半跪下为邵绝疗伤。稍觉笑着道:“一半对一半吧。这次来不单只是来救我的吧”黑衣人道:“我这次给你疗完伤后,你的行动不会受到影响。”此时的邵绝的神色开始有所恢复,并道:“这次有什么危险的任务让我去做?”黑衣人收回功力,邵绝的伤口已然愈合。黑衣人深吸一口气,并道:“你待会儿去一趟有间客栈,你到那里的任务是……”邵绝接受任务后,蹿出巷子,跃至屋檐,一路奔向有间客栈。

场景拉回有间客栈

正在偷听的石兰,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她似乎是感觉到一个会法术的人奔向有间客栈,但是意图不明。为了自身安全,石兰用轻功逃离现场暂时躲避。在大堂的盖聂都没有察觉到石兰的存在,但他察觉的邵绝的到来,只是不知道邵绝到这里来干什么,所以不没有对大家说有人正在接近客栈。

班大师道:“说起这个幻音宝盒,可又是一段让人匪夷所思的历史啊,墨家与这个幻音宝盒……”当班大师说到这里时,突然一颗石子从窗外射入,击中了班大师的胸口,这一情景顿时让所有人不知所措。紧接着,邵绝从窗外闯入,一记飞腿踢向班大师,企图对班大师灭口。在一旁的盖聂及时反应,将手中的茶杯发力扔向邵绝。茶杯不偏不移正好击中邵绝的腿部。邵绝以一个侧身翻,单脚支撑在桌面,一跃,跃上房梁。盖聂迅速拔剑跃起,刺向邵绝。当邵绝回头发现盖聂发动攻击时,剑只离自己仅有半臂之遥。此时,邵绝只有向后倒,来躲避盖聂这一击。谁知,盖聂手一转,剑刃面向邵绝。此时的邵绝已经无力招架。最后,盖聂用剑身击打邵绝的胸口,邵绝倒地被众人所擒。

被擒拿后的邵绝笑笑道:“不愧是当今剑圣,果然名不虚传,今日邵绝我算是领教了。”雪女扶起班大师,班大师咳了几声,显然伤得不重。徐夫子走到邵绝面前,问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