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11

凌羽用手中的凿刀打开邵晨的颅骨,对着西帝太少道:“太少,我现在说的你都要记住。脑神经共有十二对,在脑颅底部,没对神经都分别控制着身体各部分,一根神经连接出错,都可能导致正常手术的失败……”凌羽认真教者西帝太少易脑术的每一个步骤,同样的过程也在邵绝上进行了一次。手术进行了整整一天,邵绝和邵晨终于成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脑子。凌羽对西帝太少道:“虽然大脑已经移植完成,可大脑里的记忆还不属于他们。太少,你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给他们洗脑,否则以后会有麻烦。”西帝太少道:“哦,我会的。可他们刚刚移植完大脑,经得起洗脑吗?”凌羽回答道:“最好现在洗脑,因为等到康复的时候,说不定大脑的部分信息会留在身体中的某一部分。”西帝太少听从凌羽的话对邵绝和邵晨进行了洗脑。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后,邵绝和邵晨恢复得不错,不管从行动上还是表面上看,与正常人无异,只不过他们没有正常人的情感,起码在西帝一家看来是这样的。因此西帝太少给他们的关系定位是兄妹,而且似乎他们也已经接受了这一点。

一日,西帝令让西帝太少传授给邵绝和邵晨一些功夫。于是西帝太少让邵晨留在家中照顾西帝残月,而让邵绝跟自己去学功夫。在路上,当邵绝问西帝为什么这样做时,西帝太少回答道:“很简单,你是男的,她是女的,身体素质理应是你强一些,未来让你去做事的机会会很多,所以你的功夫必然要很好。只不过我教你你学会了以后再去教邵晨,加深一下印象,明白了吗?”邵绝明白道:“原来如此,小主人果然英明。”“行了,马屁少拍,赶紧做正事。”

西帝太少将邵绝带到一处广阔地带,对邵绝道:“现在我不是要教你什么武功招式之类的,而是要让你学习如何让心沉静下来。虽然你是个蛊尸人,但你的心不会像平常人一样充满着对世事的烦念,所以你学起来会比常人快许多。现在我只要你按我说的做。”邵绝点点头。“现在,你把眼睛闭合。”邵绝缓慢闭上双眼,不一会儿,他似乎有一些不自然地抽动,西帝太少问邵绝道:“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邵绝回答道:“我好像看到亦白亦彩,亦粗亦细的光线条,而且他们还会游动。”“尝试去接触他们。”邵晨显得有些不敢,“不要怕,放松,抬起你的手,去接触它们,尝试和它们交流。”邵绝鼓起勇气按西帝太少的去做。在邵绝自己的脑海里,突然看到眼前的黑暗裂成了两半,接踵而来的是什么也没有去令人窒息的白色,邵绝似乎感到了莫大的恐惧,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黑色的穹顶和繁星点点,原来已经到了夜晚。西帝太少对邵绝道:“你还没有进入在你心里最为宁静的地方,今天先到这里吧。至于邵晨那里,你先不要教她,你自己先学会了再说。”邵绝连忙问道:“小主人,我为什么要学这个?”“为什么?嗯,如果你的心不静下来的话,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中可能会沉不住气而会意气用事,在练习武功的时候可能会走火入魔,所以你必须学会这个。明白了吗?”“我明白了,小主人。”随后,西帝太少和邵绝就回家。在这里,我们不难看出,西帝太少尽管年幼,但相对他的年纪却有十分成熟的思维,其前途不可估量。也就是因为他的这种不成熟的成熟思维,他要面临的困难和迷茫也会多的多得多。

回到家中的邵绝独自一人走在走廊上。夜深了,当邵晨看到只有邵绝一人,就像走过去和邵绝聊聊。当邵晨刚走到邵绝的面前时,邵绝就问道:“你?那个,你照顾好残月小姐睡觉了?”邵晨回答道:“是的。”“那么?你能陪我坐一会儿吗?”邵晨微笑回答道:“可以啊。”

邵晨就坐在邵绝的旁边,邵晨问道:“今天你和小主人去练功练得怎么样啊?有没有教你什么厉害的武功啊?”邵绝回答道:“不,没有。小主人并没有教我什么功夫。只是教我怎样将心平静下来。”“将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我不明白。”“是的,我也不明白,所以今天我什么也没有学会,就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喽。”邵晨握住邵绝的手对他道:“你一定要加油,不要泄气,好吗?”邵绝能感觉到这是邵晨发自内心的鼓励,所以也握住邵晨的手道:“我一定会努力的,但是……”“但是什么?”“但是你为什么要鼓励我?”邵晨回答道:“因为你是我的哥哥啊。”“对啊,为了你,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会把学来的东西统统教给你。”“这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虽然西帝太少给他们的关系定位是兄妹,可就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们的关系不会是兄妹之情这么单一。

第二天,西帝太少和邵绝又来到昨天的地方,西帝太少道:“虽然说你昨天的表现并不好,不过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邵绝,你不用着急,你可以慢慢地来。”邵绝回答道:“小主人,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是吗?今天你这么有信心,那我可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刮目相看的?”西帝太少抬头看了看太阳道:“今天天气真不错啊。好了,现在我们就进入正题吧。和昨天一样的,把眼睛闭上。”邵绝缓慢闭合双眼,西帝太少对邵绝道:“告诉我,现在你看到了什么?”邵绝有些慌乱道:“哦!不!白色!又是和昨天一样的白色……”西帝太少接道:“不不,不要慌张,那只是一张白纸。”“白纸?”“是的,白纸。”“为什么会是白纸呢?”“把你看到的都画下来在那张白纸上。”“可是我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啊。”“不是让你去看,而是让你用心去感受。”“用心去感受?”“是的,用心去感受……”西帝太少瞥了一下旁边的杂草堆,发现有微风拂起,就连忙接道:“现在伸出你的手。”邵绝伸出手。西帝太少道:“去感受一下吧。”“这……这是风。”邵绝激动道:“这就是风。”西帝太少对邵绝道:“现在你用鼻子去嗅一嗅,尝试感觉大自然的气息,和大自然同呼吸,和大自然一起心跳。”邵绝突然张开双臂,犹如要振翅飞翔一般,邵绝激动道:“我看到了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我在生命和希望的大海里遨游……”西帝太少笑了,不过他没有笑出声来,他不想这么快的打断邵绝。邵绝现在已经真正做到了和自己的内心交流,和周围交流。西帝太少打断邵绝道:“行了,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邵绝睁开眼睛。西帝太少对邵绝道:“你现在做到了常人难以做到的事。现在你已经成功的跨出了第一步。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邵绝连忙问道:“小主人,今天不教我武功吗?”“不要心急,现在你还只是刚刚入门而已。再者,你现在也是不是应该教邵晨了?”邵绝一拍脑后勺道:“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西帝太少道:“行了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到家中,邵绝如数地教给邵晨。说来也奇怪,邵晨的接受能力似乎强于邵绝,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学会了。邵绝惊讶道:“你怎么学的这么快?”邵晨道:“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在晚上的缘故吧。”“为什么?”因为晚上的阴气足吧。”“可能吧,总之你学得不错。早点休息吧。”邵晨和邵绝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了。可在暗处观察他们的西帝太少心中产生了疑问,为什么邵晨会比邵绝学得快?难道真的是因为晚上的缘故吗?

第二天早上,西帝太少找来邵晨和邵绝,西帝太少对邵绝道:“今天,邵晨跟我去学习武功。邵绝,你就留在家里吧。”“为什么?”邵绝打断道,西帝太少继续道:“你在家里一是看家,而是在这里把昨天教你的好好复习个几遍,三是我要检验一下你教邵晨教得怎么样,看看你这个师傅合不合格。”说罢西帝太少带着邵晨去练功的地方。

到了地方,西帝太少对邵晨道:“来,把邵绝教你的给我演示一遍。”邵晨两腿略开,开始运气。过了一会儿,西帝太少感觉到邵晨的呼吸平稳,而且中间没有任何形式的间隔,看来邵绝教得不错或者是邵晨的接受能力强。西帝太少对晨绝道:“现在尝试一下将全身的气集中在你的右手上。”邵晨按照西帝太少的话去做,此时邵晨的右手开始出现若隐若现的蓝色真气。西帝太少对邵晨道:“现在用全身的力量击出你的右拳。”邵晨迅速击出右拳,结果被送西帝太少用手掌接住,对邵晨道:“不行,你还没有将全身的气集中在你的右手上。再来一遍这回将气集中在你的左手上,然后再击出你的左拳。”邵晨击出左拳仍被西帝太少接住,西帝太少摇头道:“不行,再来一次……”像这样来回折腾到了中午,邵晨仍没有达到西帝太少的要求。此时的西帝太少心想难道是因为在白天的缘故,最后对邵晨道:“这样吧,你晚上的时候再来这里。”

到了晚上,邵晨来到了在白天练功的地方,西帝太少问道:“在白天我教你的步骤还记得吗?”邵晨结巴回答道:“啊……那个我……我忘了。”忘记了,不会吧。即使是正常人也不至于忘得这么快吧,莫非真的是因为白天的缘故?西帝太少对邵晨道:“好,我再教你一次,将全身的气集中在……”又像这样的来回折腾到了半夜,邵晨仍然没有学会。西帝太少看到邵晨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就对她道:“行了行了,你回去休息吧。”邵晨一个人离开了,西帝太少在心里道:“怎么会这样,在晚上也不行。为什么邵绝教她会学得这么快?难道是因为对象不同……?”

于是到了第二天早上。西帝太少带邵绝出去练功让邵晨留下。邵绝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就学会了,西帝太少对邵绝道:“回去之后你再明天早上再教邵晨吧。”“为什么?”“不为什么,按我说的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