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1和2

在经历那场大决战之后,罗网刺客团殊不知已经推向了毁灭的深渊。

夜晚,嬴政梦遇荆轲。没有错,还是那个以酒交友,与嬴政生死之交的荆轲。这时嬴起身坐在床榻不经一笑,他为自己交了如此之好友而感到高兴。但他又起身走向烛光台,看着烛光映出的倒影,想起与荆轲生死相持的那一幕。内心百感交集,看着窗外的月光……一个帝王的内心世界有谁能知道,难得遇其一知己,但一个帝王的责任,使得内心倾诉无处宣泄。

在嬴政的寝宫之外,有一个人在注视着他。

刚有一支巡逻队经过之时,那人一跃,跃出了巡逻队的视线。但寝宫的军士个个训练有素,虽说在视线内没有发现异常,但内心已然警觉。此人已经到达嬴政的寝宫站在墙沿。双目闭合,睁开时说道:“想不到皇上也有如此多情。”嬴政迅速拔剑冲出去随身引起的风吹灭了烛火,只留得一缕烛烟随风而动。嬴政冲出寝宫,跃起并稳稳地落在墙沿之上,目中的杀气骤起。那人道:“荆轲的印象对你有如此之深。”嬴政道:“你是谁?”“我是谁,交手之后你也许会知道。”话音刚落,嬴政以极快的速度发动攻击。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嬴政的的剑锋离那人只有半臂之远。那人双指抵在剑面以作支撑,一记前跃,跃到嬴政身后。手掌刚一落地,嬴政反身一剑,划破那人的衣袖,手法干净利落。二人进入胶着状态,打斗过程中,二人不断从一座墙跃至另一座墙,嬴政招招凶狠,但跳跃的过程之中,秦宫军士多次经过都没有察觉。二人边打边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荆轲的功夫,不过你好像学艺不精。”“学!太扯了。我曾与荆轲交手一晚,对他当时的手法武功了如指掌。至于日后武功有多少精进以及新招式的发展,我也可以猜个大概。”二人双掌合击,彼此脱离,打斗结束。那人道:“久居深宫的始皇陛下之功力会如此的精进,难怪能够统一六国。”嬴政道:“你不止会这一种武功。为什么不用阴阳术?”“阴阳术,算了吧。你这里住着那么厉害的法术高手,我可不想惹麻烦。”“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那人略笑道:“我没地方住了,想到你这里来投宿。”嬴政不失风范回答道:“可以,寡人有那么多的房间,你可以随意。”那人道:“那可不行,不经允许闯入皇宫。若不是有什么关系,始皇陛下怎么会就此算了。这样会对您不利。”“寡人明白。”嬴政大喝道:“来人啊!”那人装晕在地。禁卫军迅速冲了过来,做出了战斗队形,将那人团团围住,禁卫军头领半跪道:“卑职救驾来迟,请陛下降罪。”“寡人已将其击败,押入天牢,寡人要亲自审讯。”说完嬴政将手中剑交于头领(示意要头领带回),双手交于背后,扬袖而去,头领双手奉剑跟随。

那人躺在稻草堆之上,心里道:“荆轲啊荆轲,就算盖聂不在身边,你也不一定杀掉嬴政,命中注定,嬴政不该绝于你的手中。”

天亮了,牢吏送来早餐,那人看见了,兴奋道:“原来犯人还有这样的待遇。外头亏都说牢里的生活生不如死”说完便吃了起来,牢吏道:“这可能是你的断头饭。”说完便走,那人不屑道:“什么断头饭,能吃饱就是好饭。”

那人吃完早餐后,惬意地躺在稻草堆上,时不时舔舔手指上的油脂。“说你呢,干嘛躲在密室观察我。”真让他说中了,嬴政正透过密窗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侍从无不感到惊讶,嬴政虽说没有表情,但是心中也感到震惊。为什么?因为这是请阴阳家专门制造的结界,没有深厚的功力是感觉不到的。那人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墙,不耐烦道:“没听见吗!”说完将手中的一根稻草掷了出去,稻草穿透了结界,末端抵在嬴政的额头,虽说没有杀伤力,但嬴政还是吓得退了几步。那人喝道:“还要躲在那里吗?”

过了一会儿,嬴政走到牢前,看到到那人悠哉地躺着,不免想笑。但是刚才的那一幕,让嬴政不由自主将笑容压下去。侍从搬来一条长椅,放下。嬴政手一挥,道:“你们下去吧。”侍从退下,嬴政盘坐在长椅上。嬴政刚要张口,那人抢先道:“别问我是谁。”嬴政道“为什么?”“不为什么,只是不想搞出一些麻烦罢了。”嬴政道:“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就叫我邵绝吧。”嬴政问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邵绝回答道:“你知道旷世一族吧。”嬴政略感惊讶道:“旷世一族——西帝氏族!你是想知道什么?”邵绝道:“荆天明!”“荆天明?他是谁?”“你不可能忘记他,你虽然是天下雄主,但你怎么说还是会保留一丝丝的人性吧。”

嬴政立刻起身离开。邵绝大喝道:“你也许会为你现在的行为后悔!”邵绝看着嬴政即将消失的身影喊道:“难道你真的什么都不顾了吗?当年你在剑痕石上的话你忘了吗?”嬴政听到后停下脚步,但只一会儿就离开了。邵绝无奈地摇摇头,显然他对嬴政的估计太低了。

嬴政回到了寝宫,正好公输仇求见。

公输仇行礼,道:“拜见陛下。”

“先生免礼。”公输仇起身

“先生想必是对墨家四大机关兽之首——青龙的研究有了新的进展吧。”

“陛下英明。经过在下地努力钻研,发现墨家与一个神秘的氏族有着莫大的联系。”

“是什么氏族敢与墨家叛逆有关联?”“西帝氏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