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10

经过一番无用的痛苦挣扎后,邵晨被成功地洗脑了。第一次的洗脑无意使邵晨有了正常人的情感,再加上一个正常人的外表,俨然就是一个平常的女孩。可这第二次洗脑,却使邵晨变成一个真正的工具,只不过这个工具还仍存有自己的思想。

大司命挥手示意解开绳索,邵晨立刻起身,虽动作僵硬却十分迅速,眼神呆滞却显露出杀气。大司命走到邵晨面对道:“真是一个杰出的作品。”旁边死亡仆人附和道:“是啊是啊,天下间能使出这般功夫,只有大司命大人您了。”大司命对那仆人喝道:“胡说!东皇阁下才是天下之奇才,再者没有好材料,有再好的功夫也做不出杰出的作品。巧妇还难做无米之炊。记住!以后要是再对东皇阁下不敬!我决不轻饶!”仆人害怕道:“是是是,小人再也不敢了。那么大司命大人,她该怎么办?”大司命道:“先关在这里吧,一日三餐,小心伺候着,可不要怠慢了,没准东皇阁下有什么重要任务交给她。就先这样吧!”大司命说罢便走了出去。仆人跟隧道:“是,谨遵大司命大人法令。”当仆人走出门外,按下按钮,一道厚重的石门缓缓下落,当石门紧闭的那一刹那,从邵晨的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天呢!邵晨居然还会流出一滴眼泪。难道是大司命的洗脑没有彻底洗干净,还是邵晨还留有一丝正常人的情感?若是还留有一丝正常人的情感,或许邵晨还有得救,可那一丝情感为谁留呢?

场景拉至西帝太少所在的客栈

夜已经深了,西帝太少还是没有睡觉。他一个人对着烛光发呆,也许是因为邵晨的事情对他确实有不小的触动,让他回想起不少以前的事……

场景拉至西帝太少小的时候

西帝太少正想和刚制造出来的邵晨和邵绝玩耍,可邵晨和邵绝毕竟是蛊尸人,即使有正常人的行动能力,但没有正常人的大脑。西帝太少见邵晨和邵绝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便拍拍他们的头,抓抓他们的头发,仍然没有反应。就觉得奇怪,摸着后脑勺道:“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咒语念错了,还是我的功力输不到位啊?”说罢就拿起一块石头扔向他们,却仍然没有发应。西帝太少向他的父亲西帝令问道:“爸爸,怎么会这样?”西帝令刚要解释道,一个仆人跑过来道:“主人主人,生了生了,夫人生了一个小姐。”西帝令听后高兴道:“真的,真的生了吗?”“是的是的!夫人和小姐母女平安!”“哈哈哈!太好了。太少,你知道吗?你有了一个妹妹了,你已经是哥哥了。”西帝太少摸着后脑勺道:“妹妹?我有一个妹妹了?”看来西帝太少虽说对于“妹妹”还是一头雾水,不过看到父亲这么高兴,一定是一件好事,所以西帝太少拉着父亲的手跳着道:“爸爸,赶快走吧!”“好好,我们这就回家。”

西帝令他们刚走出山洞,整座山开始剧烈地震动,不时有碎石滚落,林子里大量的鸟四处逃散。在锡浩山的内部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苏醒。过了一会儿,整座锡浩山停止了震动。西帝太少问道:“爸爸,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是地震吗?”西帝令回答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有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动。不好!快回家!”西帝太少最先跑入院子中,喊道:“妈妈!妈妈!”西帝太少推开房门,跑入房内,看到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凌羽微笑道:“太少,你回来了。你爸爸呢?”“妈妈……”紧跟着的西帝令也跑入房内,喊道:“小羽!你没事吧!”凌羽微笑道:“没事。令,刚才的剧烈震动是怎么回事?”西帝令回答道:“不知道,不过只要你没事就好。”西帝太少走到创跟前,踮着脚,凌羽轻轻地打开襁褓的一角,西帝太少看到的是一个红通通的小脸,而且还发现在脖子的右侧有一块紫蓝色残月形的胎记。凌羽对西帝太少道:“太少,这是你的妹妹。你现在是哥哥了。”西帝太少看着那婴儿熟睡的样子道:“妹妹?我的妹妹?”“是啊,太少,你这做哥哥的要担起保护妹妹的责任啊。”“责任?”西帝太少看着自己的妹妹,信心道:“嗯!我会的。对了……”西帝太少跑出门外,拉着邵晨和邵绝进入房内,“妈妈你看,这个是邵晨,这个是卲绝。不过他们和呆子一样,只是这样傻傻地站着。妈妈,你能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吗?让他们陪我玩,好不好,好不好嘛?”“太少你可真厉害,能制造出他们。不过他们是蛊尸人,没有大脑,只是一副行尸走肉罢了。”“妈妈,难道就没有解决的方法了吗?”“太少,你不要着急,会有办法的。他们没有大脑,给他们安上一个大脑就可以了。”西帝太少着急道:“真的吗?那么怎么做这件事?妈妈你快点告诉我啊!”凌羽道:“太少,你不要着急,现在我还很虚弱。等到一个月以后,我就可以给他们分别安上大脑,只是……”“只是什么?”“只是需要新鲜的大脑,而且要在半个时辰之内按上,但新鲜的大脑很难找。”“这还不简单。”说罢,西帝太少一把抓住站在旁边的女仆人的头发,另一只手开始聚集力量,试图拿出那女仆人的大脑。那女仆人挣扎道:“不要啊!小主人,求求你放过我吧。”西帝太少道:“我不管,我就要用你的大脑。”凌羽大喝道:“住手!太少!”西帝太少立刻收回功力,并放开那女仆人的头发,那女仆人磕头道:“谢谢夫人,谢谢夫人。”“你先下去吧。”女仆人应声退下,“太少,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怎么可以这样的草菅人命。西帝太少低着头道:“我只是想……我只是想要新鲜的大脑。”“太少,你记住,不可以活人取脑,你年纪还小,不可以这么残忍,知道了吗?”西帝太少回答道:“哦,知道了妈妈。”

西帝令说道:“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了吗?”凌羽回答道:“想好了,就叫她,就叫她西帝残月吧。”西帝令道:“西帝残月,残月,会不会太适合作为女孩子的名字?”凌羽回答道:“不会的,你看,在孩子的脖子上有一块紫蓝色残月形的胎记,这也许是天的意思吧。”“好,就取名为残月吧。”

第二天

西帝太少踮着脚,趴在摇篮床一侧,看着残月,似乎在他的小脑瓜里想些什么。凌羽走过来道:“太少……”“妈妈,残月妹妹好可爱哦。”“是啊,你小的时候也和她一样。在摇篮床上熟睡着,我和你的父亲就想象你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想象你调皮掏蛋的时候;你认真的时候……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西帝太少问道:“妈妈,你什么时候可以给邵绝和邵晨放上大脑?我好想和他们玩哦。”凌羽回答道:“妈妈现在很虚弱,等一个月后,妈妈恢复了,就想想办法解决这个事,好吗?”“哦,我知道了。”

一个月后

凌羽带着西帝太少在锡浩山游玩。无意中,西帝太少看见一只松鼠,那松鼠看见人一下子就窜进了草丛中,西帝太少兴奋道:“妈妈,我要去抓小松鼠,你要跟着来哦。”说罢便跟着松鼠一头扎进草丛中,凌语喊道:“太少你要小心啊!”西帝太少跟着那松鼠进入了草丛中,环望四周,突然看见在右边有动静,西帝太少得意道:“小松鼠这下你跑不了了。”说罢一个猛扑过去,谁料那只松鼠动作迅速,朝着草丛的尽头跑去,西帝太少也跟着追去。当西帝太少刚跑出草丛,就听见有人在喊救命,西帝太少想道:“好像是在山崖山那边传来的。”便朝着山崖方向跑去,凌羽也刚在这个时候跟出草丛,见到西帝太少朝山崖方向跑去,立刻喊道:“太少!你要干什么去?”说完便跟着西帝太少。西帝太少月靠近山崖,求救声也愈加清楚。当西帝太少跑到山崖脚下,抬头往上看,看到一个难得一只手拉着长在山壁上树的树枝,另一只手拉着一个女的,两个人差不多十四五岁。西帝太少喊道:“叫救命的是你们吧!”那男的喊道:“是的!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可是我还小,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呢?这样吧,我叫我妈妈来救你们,等着啊!”说罢便往回跑。谁聊那数值已经支撑不住要剥离山体了,两人随之从山崖上坠落。过了一会儿,西帝太少拉着凌羽赶了过来,“妈妈,妈妈,快一点。”可结果就是西帝太少看到的是两具尸体,失望道:“来得太晚了,他们摔死了。”凌羽道:“太少,现在你去取他们两个人的大脑吧,这两个人刚刚死亡不久,大脑还算新鲜。”“哦。”西帝太少走到那两具尸体前,双手开始聚力,双手猛然穿入其中一具尸体的颅骨,这一下看似凶狠,但力度必须把握得十分到位,否则力度大了要伤及大脑,力度小了就穿不过颅骨。西帝太少的双手已经成功穿透颅骨而且还没有伤及大脑,凌羽很欣慰看到西帝太少对功力的掌控能力大有长进。西帝太少双臂爆发出力量将颅骨剥开,把大脑取出,随后同样的步骤也在另一具尸体上进行。

场景拉至西帝家中的一处密室

西帝太少将两个大脑分别放在两个容器中,对着躺在石床上的邵绝和邵晨道:“太好了,你们马上不会再像木头人一样了,因为你们马上就会拥有大脑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一起去锡浩山抓小松鼠了……”凌羽卷起手袖道:“太少,你还是离开这里吧。”“为什么?”“因为……因为在这里会很无聊的。”“不,我要在这里看妈妈是怎么把大脑放上去的。”“你要学这个吗?”“对啊。”“太少,你真的想学,你学这个干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制造更多的蛊尸人,到时候我就有更多的伙伴了。”“那,太少你可要看仔细了,只有两次的示范机会。”“哦。”凌羽拿起一把小刀,西帝太少问道:“妈妈,你是怎么学会的?”,凌羽回答道:“这种功夫是你外公传给我的。”“外公?外公是从哪里学来的?”“你外公是一个医学怪才,不喜欢正统医道,反而钟爱极其古怪甚至是荒谬的医学。有一次,你外公在南越寻找稀有草药,不料被当地蛮人捉去,还要吃你外公。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蛮人长老看到一筐草药,立刻明白这一名大夫,就立刻叫停刽子手,并命令放开你外公,还请他到自己家中做客,族里的人当地的水果呈上来招待你外公。长老不断在为刚才的事道歉,你外公自然也没有把事放在心上。得知那长老也是一位大夫,而且对南越地区的医术十分精通。于是你外公就留在那里一个月,学习南越的医术,长老认真教他南越中最为神秘的易脑术,你外公也是将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当你外公快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蛮人母亲抱着一个孩子跑进长老家中,央求长老救救她的孩子。原来那孩子被野兽掳走,野兽已经吃掉了孩子的脑子,若不是让人及时发现,早被野兽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那母亲央求长老用她的脑子来救活她的孩子,长老问她真的要真的这么做的时候,母亲的回答很坚决。于是你外公和长老联手换脑,张老对你外公说:‘你来操刀吧。’‘我!我才刚刚学完这易脑术!’‘那就赶紧实践吧。’,长老拍拍你外公肩膀,‘我相信你能做到。’手术开始,你外公用易脑术来换脑,长老则用你外公教他的正骨术,给那孩子接正骨头。这场手术从早上进行到深夜。孩子救活了,并由长老抚养,族里的人将你外公送到江边,你外公自己划船离开了南越。回来后,就将易脑术传给了我,而我现在就要传给你了。故事讲完了,现在就开始做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