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秦时伪传7

离开有间客栈的黑衣人与邵绝来到一个秘密的林子,黑衣人道:“你的使命即将完成,为了让你更好地完成这最后的任务,我决定强制性传输一些武功给你。正常人一般都会筋脉爆裂而死。不过你的情况特殊,所以就让你使用疾走六术。”

此时,在有间客栈内的大堂。众人对这次所发生的事情展开了讨论。当众人讨论得激烈的时候,石兰走过来道:“那个……那个黑衣人,我面对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众人惊讶道:“什么!”庖丁跑过来道:“石兰,你见过他,他是谁啊?”徐夫子道:“莫非这些事情还和蜀山有关联?”石兰含糊道:“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徐夫子道:“这样吧,这里恐怕已经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雪女,你飞鸽传书通知庄园,我们暂且要到那里避一避风头,再想想对策。”众人离开开始收拾行装,石兰独自站在一边沉思。

黑衣人与邵绝在林子穿梭,当他们站在树枝上歇息,黑衣人道:“可以确定墨家的秘密庄园在那里吗?”邵绝道:“没有错,一直向前走,再翻过一座山就到了。”“那么就赶快走吧。”黑衣人与邵绝说罢就起身赶往庄园。

此时,收到信件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端木蓉见到天明他们来了,高兴道:“他们来了。”端木蓉与墨家弟子跑去和他们回合。当端木蓉看到天明打招呼的时候发现有一些异常,就立刻停止并拦住墨家弟子道:“等等,有些不对劲。”等到天明走到跟前,端木蓉问道:“天明,怎么就只有一个人来啊?”天明回答道:“他们还在后面,我跑得比他们快,所以比他们先到了。”端木蓉肯定道:“你不是天明!你到底是谁!”天命疑惑道:“我怎么不是天明了,你什么意思啊?”端木蓉道:“你的易容术是很高超。但你不知道,天明从来不会主动和我打招呼。”此时的假天明突然发难,端木蓉迅速推开墨家弟子,豪不犹豫地发出手中的银针。假天明一个上翻,只见一排整齐的银针地钉在树干上。假天明一扫腿,端木蓉向后使用轻功滑行并持续发射银针。假天明不断在空中飞来飞去,形成了四五个幻影。银针均射在幻影上,而本尊却离端木蓉越来越近。眼看端木蓉此刻要被假天明擒住。突然,一个墨家弟子挡在端木蓉跟前,假天明的手以垂直方向插入那墨家弟子的胸口,那弟子顿时大口喷血,还死死抓住假天明的手不放,大喝道:“端木头领快走啊!”端木蓉道:“不!我们不能丢下你不管!”那弟子狠狠道:“快走!别让我的死白费!”端木蓉很不情愿地带其余众弟子逃离现场。那弟子奄奄一息道:“有我在,你就别想得逞。”加天明冷笑道:“是吗?”说罢就将另一只手从伤口插入,双手一发力,那弟子被撕成了两部分。邵绝撒开易容面罩,直追端木蓉他们。

一路上,端木蓉与墨家弟子拼命地跑,时不时有弟子因体力不支而摔倒。邵绝使用疾走六术离他们越来越近。最后,端木蓉他们终因体力消耗殆尽而停止逃跑。当他们大口喘气之时,邵绝出现在他们面前。邵绝道:“你们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哦,看来是跑不动了。那我就要执行我的任务了!”说罢邵绝手中俨然出现一个通体显蓝的法术球。此时的他就像死神一样一步一步地走近他们,他发力推出法术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颗石子犹如闪电般地划过,将法术球击破,产生的气浪引起不小的破坏效果。邵绝回头道:“是谁!”只见三只弩箭设了过来,稍觉用手一接,发现弩箭没有箭羽,是非攻专门使用的弩箭。稍觉明白天明等人已经到了,必须迅速离开这里。当邵绝正要动身之时,周围已经被众人包围了。现在邵绝只有鱼死网破了。

小高使出了易水寒,地面开始往邵绝的方向结冰。邵绝双指擦过眼睛,眼光立刻显现成了血红色,杀气骤起,身边不断散发出红黄相间的气息。使得结冰的速度开始减慢。石兰看到此情景大惊道:“不好!他要使出疾走六术的最后一式了。”在旁边的天明问道:“那是什么东西?”石兰解释道:“那是阴阳家在最后关头使用的自残法术。别说见人使用了,几乎阴阳家中没什么人敢修炼。可他却使出了这一招。他到底是什么人啊?”徐夫子道:“小高!有什么办法可以活捉他吗?”小高喝道:“没有!别说活捉了,现在都无法靠近他!”此时,雪女用玉笛吹起白雪一曲,天气开始下起了雪,风越来越大。见到邵绝开始发抖,血红色的眼光开始有所减少,口中不断哈出白气,眼睫毛生出了白霜。小高抓住这次机会,单脚发力刺向邵绝。剑刺中胸口,胸口顿时冻成暗紫色,小高拔出水寒剑并一脚踢飞邵绝。邵绝口喷大量蓝色的血液而后倒在地上,四肢与颈部不断出现大幅度的痉挛。石兰道:“他的疾走六术使用过度,已经走火入魔了。”小高问道:“走火入魔会怎么样?”“筋脉爆裂而死!”“什么!”盖聂走近邵绝,点击了几处穴道,邵绝开始有所稳定。

黑衣人飞到一块巨石之上,半跪行礼道:“太少主人,您怎么来了?”西帝太少一把掐住那黑衣人的脖子,将黑衣人缓缓提到半空中,黑衣人边挣扎边道:“太少主人,我做错什么了吗?”西帝太少恶狠狠道:“你好大的胆子啊!在我未知的情况下,就私自动用疾走六术!对你这样的蛊尸人,你还是离开这个世界好!”说罢,只见西帝太少掐着黑衣人脖子的手的手指刺入黑衣人的皮肤。不一会儿,黑衣人的颈椎骨已经开始骨肉分离,西帝太少道:“念你守望锡浩山多年,我现在给你个痛快的!”只见西帝太少另一只手的手臂抱住黑衣人的腰间,双臂反向一用力,只听见及其清脆的“咔嚓”一声,黑衣人瞬间尸首分离,在西帝太少强大内力的作用下,大量的蓝色血液从那碗大的疤喷出,形成了血雾随风飘散。

邵绝躺在地上仍是抽搐不止,甚至有些极度膨胀的筋脉仿佛要从皮下组织爆出来似的。见到此情景的周围人都吓了一跳,看来邵绝离死不远了。徐夫子道:“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此时天明察觉自己脸上有些不对劲,再看看周围,发现少羽的脸上有一些泛蓝,接着看到雪女的白色长发开始不断变蓝。天明手指着大叫道:“这是怎么了!”少羽摸摸自己脸上,发现手指上有蓝色的液体,在用鼻子闻闻后,大叫道:“这是血!”此时的众人全身多多少少又被这蓝色的血液染到的痕迹。看来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