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十六章 本能启蒙

泰坦暴熊战死以后,段秋辰当然再也没有听到那恐怖的声音。安全之后,各种思绪纷至沓来,有恐惧,有思乡之情,但是很快就被他排挤掉,他对力量格外执着,并非是因为渴望得到力量以后成为一个肆意杀戮,看谁不顺眼就踩死的混蛋,而是不甘做一个碌碌无为的人,他只是想看更高处的风景。

泰坦暴熊的强大令他恐惧,再也不敢回去取丢掉的装备和好不容易才得到的食物,他选择了另一条路逆流而上。

走得速度更慢,当然也更加谨慎,并且时刻在思考如何在这个恐怖的森林里活下去。

也不敢去打任何小家伙的主意,宁愿去吃树根也不招惹他们。

这样的日子相当艰苦,没有充足的装备,每日遭受昆虫的叮咬,被锋利的植物割伤,劣质的食物,连衣服都破破烂烂,晚上更是连安心睡觉都做不到,不单单是夜晚的气候问题,就算有睡袋,他也不敢再遍布魔兽的森林里呼呼大睡。

通常他都会选择在树上睡觉,这样当然更加辛苦,但是却也安全许多。

有没有搞错?别的小说主角一出生都是富二代,功法秘籍什么都有,凭啥我要像个野人一样天天遭受折磨?

人家主角天煞孤星,克爹克妈的,你想克死自己父母,然后高呼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那也有不死爹娘的主角啊?段秋辰弱弱地道。

那好,先给你一副废物体制,然后爆发,在那群虫子面前抖擞?

额,那样的童年,长大之后肯定变态啊,我不要。

那你想要啥?

......

段秋辰很无语地默默赶路,走了两个月的路,连头发都要长发及腰了,有没有人要?

能活两个月,这简直就是奇迹。

首先是食物问题,虽然他一直在吃植物,但是事实上他吃的植物大多数是有毒的......

森林里全是有毒的植物吗?怎么这么恐怖?

当然不是这样,事实上有毒的植物并不多,只是某人眼光不太好,专挑有毒的吃。

......

他几乎将路上所有有毒的植物都吃了个遍,一边还把自己当神农,担心有一天会被毒死。

事实上他的眼光实在有问题,在高中时就因为出游,结果吃路边的夹竹桃的叶子充饥,好孩子千万不要模仿,有毒的,还是剧毒,可不是吓唬你哦,不信你就找头猪试试。找不到?那就自己先吃一碗吧。

他的身体和所有小说主角一样,具备特殊之处,而他的就是“恢复”,毒药对他的伤害,会因为吸收毒草的养分而中和掉,受得伤也一样,只要吃东西,就可以快速恢复,但是,其实不吃东西,他也会慢慢吸收周围空间的元素自动恢复,但那样很慢。

这种能力并非什么超凡力量,也非血脉力量复苏,段秋辰以为这是撞大奖了,其实不然,首先恢复力并不是特别厉害,修炼的人都能够做到,尤其是强大的修行者和魔兽都会超过他,而来自异度空间里的魔族血脉,恢复力更加可怕,甚至存在不被一次性消灭掉,就会几个呼吸间完全恢复,无论是何种伤势,而且还只是低级魔族血脉。

所以恢复力并不是如何珍贵,大家要砍掉你的脑袋是十分容易的,这种恢复力,无非是令他节约了治疗伤势的药品罢了,甚至神圣魔法的治愈魔法也会超越他的恢复能力。

他身上的能力并非是祝福,而是诅咒,不过他的诅咒不完全,所以他的恢复力才半吊子。完全状态的诅咒可以令他的恢复力堪比最强的恢复系魔族,而且永远不会老死......

虽然只诅咒,但是这种能力确实救了他不少次性命,这种不完全的诅咒也许真的会是祝福也说不定,但是诅咒会不会因为某种原因而弥补完全,除了施展诅咒的那位以外,谁也不知道。

这座岛屿是魔兽的天堂,虽然魔兽同这里的人有过约定,魔兽不得进入人类的领地破坏,但是不得否认的是,人类的劣性使得自身实力不增反降,而魔兽的力量一直都在增强。

死去的泰坦暴熊和四只白毛风猴不说,这里的七阶魔兽几乎成堆,每天都能遇到好几只,当然段秋辰不认识他们,而这些高阶魔兽也并非全部对他一无所觉,但是高阶魔兽才不会对一个体内连元素都不存在的虫子感兴趣,所以段秋辰才能够成为第一个在高阶魔兽群里大摇大摆的幸运儿。

高阶魔兽虽然很多,但也不该这么密集,这主要是因为靠近河流的原因。

大海的面积更加广阔,海中的魔兽自然更加千奇百怪,数量繁多,而且混乱。

大海比森林复杂万倍,有理性的魔兽自然最好。但是也存在许多混乱的魔兽,甚至许多魔兽至今无人知晓。

所以魔兽集中在海边和河边,目的就是防备来自海里的家伙,而鱼离不开水,这显然对高阶魔兽毫无意义。

因为河边高阶魔兽大量聚集的原因,中阶魔兽更加稀少,而且也不敢过于靠近河流,虽然近海的家伙比较理性,但是魔兽的魔晶显然是诱因啊。

低阶魔兽倒是遇到不少,有的比较温顺,有的被段秋辰高深莫测的外表吓退。

但是也有不少脑残的,跟狼一样,盯着他不放,托他们的福,段秋辰的格斗技术大为长进。仗着身体的恢复力,敢打敢拼,所以这些低阶魔兽虽然大多数比他强大,但是最终都会负伤而逃,渐渐地他也学会如何对付这些低级魔兽,反而受伤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孤独,迷茫令他的精神开始变化,甚至有些轻微的人格分裂,他需要一个人陪他说话,但好在他还能控制住。

但是战斗的鲜血却令他越来越疯狂,尤其是自身的鲜血和痛感,令他有些渴望战斗,他的理智没有忘记恐惧,但是恐惧不再是阻力,而是动力,只会令他的动作更加厉害,因为思考后的动作需要时间,而恐惧发出的攻击则是本能,他的战斗越来越趋向本能,越来越血腥,而魔兽渐渐连他的一次攻击都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