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九章 生死大逃亡

泰坦暴熊速度不快,但那是和别的同阶魔兽相比,速度和奥运冠军百米冲刺一般,这还是是森林里,挡路的树木特别多的缘故,所以当泰坦暴熊经过,这里直接多出一条大路,路边每个几米就是一颗折断的大树。

简直就是无敌伐木坦克,不过很明显,他的理智被愤怒击倒了。

作为一个智慧不低于人类的高阶魔兽,自然也同样拥有人类的感情,甚至比人类的感情更纯粹,所以当自己唯一的血脉临死惨呼的时刻,生性易怒的泰坦暴熊如何能够冷静地思考?

几分钟后,泰坦暴熊终于赶到水坑边,不过段秋辰早已踪迹渺渺,只留下一具残缺的身体。

“吼!!!”

熊泰坦双目通红,勃然大怒,丧子之痛,心如刀割。

他的前脚掌凶悍的拍打在地面上,“轰隆”一声,大地瞬间沿着双掌的位置出现无数裂缝,周围几十米内居然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周围的树木,杂草和小水坑全部被冻住,尤其是冻住植物的巨大冰块也不知道是如何出现的?

泰坦战熊还没发泄够,于是仰天咆哮。

“吼!”

熊老大每一次的吼声都惊天动地,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好似无形的波浪一层层地从他的口中发出,接着只见被冻结在冰中的一切居然纷纷碎裂,而且是像粉末一样碎裂,就连小熊的尸体也不例外。

熊老大目瞪口呆,想要咆哮,但是忽然忍住了,只是眼睛瞪得更大更圆。刚才失手竟将自己孩子最后的尸体都化为粉末,伤心,愤怒令他几乎头上冒烟。

不过他没有冒烟,反而身上出现金属的光泽,熠熠生辉。

“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本座也要撕了你......”熊老大忽然口吐人言,赫然还是标准的汉语。(不要喷我,语言是一条暗线,不是随便说的。)

但是周围的一切都被泰坦战熊的冰系魔法破坏得十分彻底,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不可能发现。事实上,段秋辰临走前只带走了三条胳膊,并且将所有带血的武器跟胳膊都用水坑里的水清洗过,不过现在显然没有起到作用。

过了一会,泰坦战熊总算慢慢冷静下来,然后开始控制自己的怒火,虽然是只熊,但是作为一个高阶魔兽,智慧本就很高,否则也不会能触摸到八阶的瓶口。泰坦战熊开始开始扩大搜索范围,继续寻找蛛丝马迹,不但用眼睛,还用鼻子。

“哼,找到你了......”说完熊老大开始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起来,那边正是段秋辰离去的方向。

原来段秋辰百密一疏,他的龟壳是海龟,龟壳里装过海鲜,那海鲜味道就更重了,而段秋辰天天吃海鲜,和海鲜睡一起,换句话来说,他全身都是海鲜味。他只知道消除小熊身上的味道,而却不知道自己才是最大的人形大海鲜。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粗俗点就是,大学宿舍楼里,别人的宿舍都是臭烘烘的,而自己的宿舍却没有味道,其实因为适应了自己宿舍的臭味,所以自己却闻不出来罢了。

泰坦暴熊沿着海鲜味一路追了上去,这回反而没有像坦克一样碾压过去,走一段距离,总要停下来闻一闻。

“奇怪?怎么突然变成了两条路?”熊老大在一个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段秋辰没有往前跑,而是沿着昨天的路往回走,所以就出现两条路,两条路分分合合,其实不管那条路都能追上段秋辰。

分开的路主要是有猛兽的地方,那些猛兽实力不一定都很强,但是看起来都不好惹,所以段秋辰都是绕道走的。像身上长倒刺的老虎,头上戴面具的像破面一样的巨蛇,脖子非常长的怪鸟之类的。

果然不久之后,就传来了泰坦暴熊的怒吼和魔兽的惨叫声。虽然段秋辰速度不快,但是熊老大不知道,他知道自己速度慢,所以担心凶手跑得快,所以不敢耽搁,就随便选了一个。正好走进了一群魔兽野猪的地盘,自然暴力解决。

熊老大还要去追段秋辰,所以以绝对优势打败对手后,直接扬长而去,交战时间并不长。

就这样,段秋辰在前面带路,熊老大经常和魔兽打架,一路上热闹无比,整个森林都躁动不安。

除非特别弱小的,否则六阶的明知打不过,也要反抗一下,以为熊老大想吃掉他们。不过熊老大才没有兴趣和一群中阶魔兽解释,这会让他以后没脸见人,额没脸见魔兽。

遇到六阶的魔兽还好对付,那些和他同阶的可就不一样了,明知道打不过自己,还非要要挑衅一下。不过换做熊老大自己,他也不会愿意让别人进到自己家里去,自己家里还藏着一株灵药,再过几天就要成熟,只要吃了它,自己立马就会成为八阶,无敌的存在。

不过自己现在不是八阶,森林里同级的魔兽很多,所以泰坦暴熊的日子很不好过,尤其遇到飞禽类同阶魔兽,那简直就是折磨,即使是泰坦暴熊也没法暴走,只能仗着皮糙肉厚,硬挨着来自头顶的攻击,一路飞奔而逃,差点丢失了段秋辰的线索。

泰坦战熊全身多了许多伤口,有火烤的,有中毒的,有牙印,有爪伤,总之五花八门,浑身是血,凄惨无比,当然大多数是别人血。而泰坦战熊的日子不好过,段秋辰的日子也很惨。

那么大的动静,他怎么可能听不见?而且一次比一次离他近,尤其是他早已气喘如牛,丢掉了不少长矛,但是他的体力坚持不了多久。

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追上,也许在下一个魔兽老窝前就会被截住。

段秋辰一边跑,一边寻找脱身的办法,满头的大汗。忽然他前面出现了一个水坑,段秋辰立刻计上心头,二话不说,从小推车上取下一条小熊胳膊,然后将小推车和其余两个胳膊藏进了水坑里面。

就连爱的龟甲也扔了进去,这时候这件龟仙宝甲给不了他丝毫安全感,最后只留两把匕首在身上。失去负重的段秋辰一下子觉得轻松无比,健步如飞。

但是这一耽误,泰坦暴熊地脚步声都能隐约听到。段秋辰脸色剧变,咬着牙就往大师兄家跑去。大师兄自然是一群猴子了,不过这些猴子全身雪白,个头也很大,和大人一般高大,而且看上去就很聪明。

段秋辰没有朝河边跑,一来河水湍急,他游不过去,而来河边几乎看不到魔兽活动,这令他深深不安,所以一向敬而远之。

也亏得这一路魔兽众多,虽然泰坦暴熊避开了一些,但还是被迫闯进了一些大家伙的老巢。

不一会段秋辰就来到了猴群的老巢,然后段秋辰放慢脚步,小心地绕道猴群身后。这一次他不准备再逃了,虽说是刚刚走过的老路,但是万一碰到一个爱散步的魔兽,那他就得腹背受敌,所以必须永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