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五章 初战魔兽

眼见攻击毫无效果,段秋辰立刻改拍击为刺。

这下牛蛙终于不再淡定,开始在水底躲闪起来,但是牛蛙不知道吃了多少小动物,再加上水中有不少水草阻碍,所以牛蛙经常被刺中。

但是段秋辰却十分不满意,水限制了牛蛙的同时,也减弱了段秋辰攻击的威力,似乎伤害依旧十分有限。

以前看过一个高空跳水的电影,就说过水能很大限度的防御攻击,甚至手枪的子弹都没法打穿一个装满水的水桶。

于是再一次刺中牛蛙以后,段秋辰没有立刻将棍子收回来,而是打算将牛蛙按死在水底。

牛蛙张着嘴,不断挣扎着,似乎很慌乱,想要摆脱棍子,但是段秋辰几乎将身子都压力过去,所以牛蛙被压得死死的。被压在水底的牛蛙四肢拼命乱蹬,将坑底的水搅弄的浑浊起来,慢慢竟看不到牛蛙的影子了。

“不过就是长得大点,也敢看不起我?”段秋辰盯着浑浊的水坑,虽然看不见牛蛙,但是水面却被搅动得翻滚不已。

就在这时,水面居然渐渐平静下来,牛蛙似乎已经淹死了。

没等段秋辰抽回木棍,忽然间,浑浊的池水像乌云一样倒卷。

段秋辰瞳孔一缩,紧盯着牛蛙藏身的地方,浑浊的水越来越少,渐渐能看见剩余的浑水和清澈的水同时消失在牛蛙的口中,看起来真的好像龙在吞云吐雾。

牛蛙的身体也膨胀了好几圈,更加像个球,而段秋辰压在它身上的木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顶起来了,原来段秋辰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收回了手中的力气,自己却没有察觉。

段秋辰脸色苍白,再也没有心情和牛蛙说笑,这才想起来这里连会做菜的老鹰都有,一只牛蛙也未必真的是牛蛙。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好在牛蛙吞水并不快,所以胡思乱想的段秋辰没有立刻被干掉。但是牛蛙的肚子已经大如脸盆,而且是特大号的那种,甚至牛蛙的部分身体都已经浮出了水面。

段秋辰真的很害怕,担心牛蛙会像气球一样炸开,又或者喷水之类的,想要扔掉木棍转身就跑,但是又怕会将后背交给牛蛙。

未知的事物总是令人恐惧,这和之前和恐怖分子战斗不同。

和恐怖分子战斗,那是经过深思熟虑,有计划的,甚至做好被枪打死的觉悟,更重要的是只要想到那些孩子,段秋辰就会无惧死亡。

但是在平常,他依旧是个会恐惧的普通人,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告诉自己,丢下木棍的自己就真的完了的话,他一定会和后背挨刀的士兵一样屈辱的死去。

理智并不意味着勇气,事到临头,段秋辰依旧很害怕。他曾以为拿着金箍棒自己可以直面老虎,而现在他认为自己顶多敢在狗面前抖擞,而且里面绝不包含藏獒。

牛蛙吸进大量的水,身体被撑得很大,所以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但是,段秋辰的理智控制着思维,总算在最后关头将木棍突然刺向牛蛙的头部。

牛蛙也没有料到,明明对面的人被吓傻了,却还能抢先攻击。

圆球似的牛蛙先是合上嘴巴,然后挣扎着想要抬起头,却被木棍压住。但是这时的牛蛙力气却格外的大,尽然可以将头慢慢抬起,忽然它的嘴张开一条缝。

“噗呲”

只见一道乌黑的水线朝着段秋辰的咽喉飞射出来,水线很薄,就像刀片一般。

水线速度实在太快,而段秋辰的身体早已不听使唤,想躲但恐惧令身体迟钝无比。

“被子弹打中是这个感觉吗?”

飞出去前段秋辰这样想着。

牛蛙或许想瞄准段秋辰的头部,但幸好他始终没有将木棍收回来,于是牛蛙只能朝着他的咽喉攻击。

段秋辰虽然行动僵硬,但总算移开了部分身体,所以刀子一般的水线只击中了右肩部位。

高压水线像刀子一样切开了他的肩头,甚至切开了骨头,零散的水珠也击穿了身上的衣服,在身上留下许多血洞。

段秋辰很疼,血喷涌而出,迅速地染红了衣服。

疼痛令他忘记了恐惧,或许恐惧到极点之后就是无谓。

段秋辰面色狰狞,猛地爬起,两三步便冲进水坑,来到牛蛙身边,左手抓起牛蛙的一只腿就往岸上用力砸去。

牛蛙被砸得在地上反弹起来,但是段秋辰然后迅速追上,抬起右脚对准头部就是一顿猛踹,段秋辰的鞋子底下有许多钉子,这是为了爬雪山而特地准备的专用鞋子,杀伤了十分不错。

牛蛙使出这招水刀术后似乎元气大伤,再加上缺氧,哪里还有力气反抗?不一会就被段秋辰踩扁了脑袋,一命呜呼。

看见牛蛙终于挂掉后,段秋辰又用满是钉子的鞋子踩了两脚才罢休。

总算他还记着要吃这只牛蛙的肉,所以只是踩脑袋,否则这会就该只剩一堆肉泥了。

右肩的血已经止住了,开始缓慢复原。在丛林中行走的那些日子,段秋辰没少被树枝杂草割伤,但是伤口都会很快复原,所以段秋辰知道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之前明明快死了,但是没几天就完全康复,不过由于没有不好的变化,所以段秋辰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段秋辰捡起牛蛙和木棍,然后看了看被自己踩了几脚的水坑早已无法下咽了,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沙滩。

........

昨晚的火堆还没有熄灭,所以他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实在无法忍受钻木取火的摧残,于是昨天摆放火堆的时候利用了一些小技巧,令火堆慢慢燃烧,反正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木头和水了。

将牛蛙的皮退了下来,皮很结实,除了被自己鞋钉子弄坏的头部外,其余完好无损,正好可以用来装水。

段秋辰用贝壳将牛蛙的肚子剖开,仔细研究起这只牛蛙的身体。

既没有在脑袋找到魔晶,也没有在肚子里发现内丹,只有几只半消化的不知名小动物。于是他将内脏和被割下来的头埋进沙子里面,然后清洗干净后,直接烤了。

吃完牛蛙,外加一些海鲜后,段秋辰感觉肩头很痒,仔细一看果然在以不可思议地速度恢复着。不过见识过会喷火的鹰,会喷水的牛蛙之后,也就不再觉得自己另类了。

于是段秋辰开始反思这一次的冒险,在这到处是魔兽的地方,他必须吸取教训。牛蛙的实力并不强,但是他太过恐惧,这十分危险,能让自己的力量丝毫发挥不出来,必须克服恐惧。

段秋辰克服恐惧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先幻想所有可能遇到的危险,然后自我提醒。这种方法十分有效,当有了觉悟之后,恐惧感就会减少。

以前一直以为魔兽只存在于传说中,那么可能魔兽一直存在,只是被人特别掩盖住了。连美国都有信息操作,更何况朝鲜这类国家?段秋辰就曾看过朝鲜的洗脑视频,里面内容滑稽夸张。但是朝鲜依旧每天都在播放,朝鲜人民估计真以为世界依旧在水深火热中吧。

所以如果魔兽的存在是被某些国家封锁的,甚至小岛的存在都可以从地图上抹消掉,这才导致人们对魔兽一无所知。

这座岛也许本身就很奇特,也或许古时候的仙侠都是真实存在。不过由于某些原因岛外的天地元气被封锁住了,人们无法修炼,而妖兽也消失了。

只有这座岛才没有被封锁完全,所以妖兽还有法力,而人类本身就应该有许多特殊能力,只不过在外界会被封锁,只有这里才会解封,而自己的能力是自愈。

这座仙岛也许有结界,所以外面的雾霾进不来,而人类也并非是隐瞒,而是根本发现不了。自己只是被海浪冲进了仙岛,所以自己是传说中的有缘人,里面有仙法仙丹等着自己接收呢。

最后一种可能是自己其实已经挂了,到了死后的世界。死人不怕疼没影子这类话也不知道可不可靠。

忽然,段秋辰看见一只海龟从海里慢慢地爬了上来,段秋辰立刻眼睛一亮。

岛上的动物不好惹,海里的总好对付吧?更何况是只移动这么慢的海龟?

最主要的原因,段秋辰看上了海龟的龟壳,可以拿来当锅,还可以当盾牌用。

贪婪会使人变得很愚蠢,这话一点都不假。

“龟兄,可想死偶了。小弟最近多灾多难,你瞧这里还受了伤,不知道你可不可以贡献一条腿给我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米头佛。嘿嘿嘿。”段秋辰一边朝乌龟跑去,一边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