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正文 第002章 酣然一梦

一阵阵刺痛自脸庞与胳膊上传来,灼热而炽烈的痛楚使得杜飞云睁开双眼一骨碌爬起来,双手揉了揉刺痛的脸颊,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感受到手臂胳膊上的刺痛,杜飞云低下头,发现挽起的袖子下两条胳膊变得通红。一阵阵燥热难耐的感觉在周身流淌,浑身毛孔都有些刺痛,他抬头望望高天上毒辣的日光,又看到身下的大石,这才明白自己竟然躺在大石上睡着了,而且一觉睡到正午。

“糟了,竟然一觉睡了这么久,今天又要少采一斤草药,少赚十文钱!”

不论是在另外一个繁华浮躁的世界,还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杜飞云此生一直都在为着钱和生活而劳碌奔波,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悲剧的事情。

想到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睡过去,杜飞云心中有些自责,暗暗下定决心下午一定要更努力采药,把上午的损失补回来。不过,当他扭头去寻背篓时,却发现周身空无一物,背篓已不知去向。

“这!”杜飞云顿时愣在原地,脑海里渐渐浮现出刚才梦中的景象,他模模糊糊地记得,他似乎看到一座繁华的城市,走进城中逛游了好一会儿,最后还用背篓里的草药在一家铺子里跟人交换了东西。

他下意识地朝身前望去,却只看到一如往常的景象,远处起伏的山峰,近处蒸腾的云雾,身边丛生的荆棘藤蔓,哪里有什么城市!

原来,方才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场虚无缥缈的白日梦!

可是,他的背篓却是真真实实堤旎见了。他明明记得,当时他背着背篓在这块大石上休息的,如今睡了一觉起来,却发现背篓不见了,这事情实在是诡异至极。

心中胡思乱想之际,杜飞云的脑海里便不自觉地浮现出白石镇中流传无数年的那些神鬼精怪传说。 想到那些诡异恐怖的传说,又念及自己身上发生的怪事,尽管艳阳高照,可是一向胆大的杜飞云也觉得后背有点凉飕飕的。

“不行,明天我得换地方采药了!”心中打定主意,杜飞云不敢再胡思乱想,连忙起身跳下大石,向着山下行去。

心中暂且将这件怪事压下,杜飞云抬头望望天际的太阳,又是一阵自责。平日里他都会在正午之前下山,回到白石镇的家中吃午饭,然后下午继续来山中采药。

可是今天他竟然稀里糊涂地睡到午后,母亲和姐姐在家一定很着急,说不定姐姐还会亲自来白石峰寻他或者给他送饭。因为以前就有好几次都是这样,他中午没有回家吃饭,姐姐便将饭菜送到半山腰处的听风石那里。

想到姐姐杜绾清可能已经在烈日下等待许久,杜飞云连忙向着半山腰的听风石行去。

顺着蜿蜒曲折的小道来到半山腰处,远远地望着那矗立在悬崖边的青色巨石,杜飞云却发现巨石下空无一人。

“难道姐姐今天没来?”杜飞云心中揣测的同时,快步朝着听风石行去。如果杜绾清没来的话,那他还是直接下山回家吃饭算了,背篓也给弄丢了,下午也没办法继续采药。

来到听风石下,杜飞云四下张望着,正准备下山离去,眼神陡然落在身前不远处的石缝中。在两块巨石的缝隙里,泼洒着一些饭菜,两个馒头滚落一旁,上面还爬上了好多蚂蚁。黑色的老旧饭盒也破碎成几块,零零散散地洒落在四周。

看到这些,杜飞云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前几次姐姐来给他送饭时,都会拎着饭盒等着他到来,等他吃完饭之后才会下山。

“姐姐!!”

“姐姐!!”

心中焦急的杜飞云扯开喉咙大声地呼喊着,眼神急切地四下搜寻,只是,却不曾看到那道娉婷的身影,只有他的呼喊声在山中回荡。

呼喊数声都无人应答,杜飞云一边告诉自己要冷静,一边仔细堤扉看着四周的情形,脑海里还在不断地分析猜测其中的缘由。

看到悬崖边一条延伸向上的小道上有青草被踩踏的痕迹,杜飞云目光一凝,不假思索地抬步踏上那条狭窄的小道。

这条羊肠小道生在山腰一侧,左侧是生着藤蔓的陡峭山壁,右侧则是数百丈的深渊悬崖,其中还缓缓流淌着白色云雾,将崖下的情景遮挡住,让人看不真切。

整条小道只有两尺余宽,其中还生着湿滑的青苔,以及各种荆棘藤蔓,有些地段还会冒出嶙峋的乱石丛,极是坎坷难行。

心忧姐姐的安危,杜飞云也顾不得危险,毫不犹豫地踏上这条从未涉足的小道,眼神还在四处搜寻着杜绾清的身影。

在蜿蜒向上前行约莫上百丈距离之后,杜飞云的目光陡然落在前方的一簇乱石堆上,在灰褐色的乱石丛中,一缕青色的麻布衣料分外显眼。

来到近前拾起这截衣料,捧在手心中打量一番,他便发现这是一截粗布麻料,显然是一截袖子,而且好像是被利器划破的。他清楚地记得,今天早上离开家中时,看到姐姐穿着的正是一件青色的麻料衣裳。

心中的不安愈甚,杜飞云一手握着布料,连忙顺着小道继续前行,一路踏过诸多湿滑的青苔,绕过丛生的藤蔓,跨过突兀的嶙峋乱石,一心只想着尽快找到姐姐杜绾清。

此时的他,双眼只望着小道前方,心中惴惴难安,丝毫不顾脚下的小道坎坷崎岖,更不曾去后怕稍有不慎便跌落悬崖粉身碎骨。

柔和的山风拂过面颊,杜飞云的耳朵敏锐堤於捉到一道尖锐的声音夹杂在风声中,他的心倏地揪紧,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汗水,快步向前奔去。

顺着蜿蜒曲折的小道奔行片刻,拐过一道弯之后,呈现在眼前的一截只有十几丈的小道,到这里,小道已经到了尽头。

然而,当杜飞云来到这条小道上看清楚尽头的景象时,却是瞬间怒发冲冠,一股怒火自胸间勃然迸发。

在他身前十丈开外的小道尽头,长身立着一道身着紫色绸缎锦衣的身影,那是一个身躯昂藏挺拔的男子,面若冠玉腰悬玉带的他甚是玉树临风。只不过这个年轻男子脸上阴冷的笑意,却使得他看上去很是阴鸷。

那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一手持着精钢长剑,身躯微微前倾俯视着脚下的悬崖,手中长剑被高高举起,作势欲劈。

在他身前的悬崖边,有一双白皙而纤弱的小手,那洁白的皓腕之上布满血痕,条条青筋毕露,正全力抓着一丛生在悬崖边的藤蔓。尽管那藤蔓上生着许多尖刺,那双白嫩的小手被刺的鲜血长流,小手的主人却始终不曾松手。因为,在她的身下,便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悬崖。

那双鲜血淋漓的小手的主人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子,身着青色的麻布长衫,略显凌乱的一头青丝下,一张苍白到没有丝毫血色的俏脸上写满坚定与不屈。

她紧咬着嘴唇,执拗地抬起头来瞪着小道上的紫衣男子,清澈的双眸之中尽是愤火,还有一丝绝望。【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