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正文 第008章 行云流水

想要查探自身经脉的状况,便要从丹田至十二大主脉全部梳理一遍,才能搞清楚。杜飞云念动心神,驭使着丹田内元力种子涌出一丝微弱的元力,顺着少阳脉缓缓游走,向着其他十一大主脉流去。

虽然杜飞云自身资质平庸,根骨平平无奇,可是胜在根基扎实,元力的凝聚程度极高。这与他八岁起便在母亲杜氏的督促下苦修是有莫大关系的,至今六年中,虽然进境缓慢,却胜在基础牢固。

每个修士,在丹田处都有一颗元力种子,那便是存储体内元力的所在。

无论是白石镇,抑或是千江城,更甚至是整个清源国,绝大多数修士都是在八岁开始习练武技,淬炼身体,锤炼骨骼与经脉的柔韧度。

接着,在身体具备一定根基之后,资质平庸无奇的人,可以在十岁左右服用一种以百年老参和数十年分茯苓煎熬的补药,进而吸收其中先天元气,在丹田内凝聚成元力种子,就此成为一名炼体期修士。

有的修士,却无需服用这种珍贵的补药,他们会在八岁以后,体内自动萌生出元力种子,成为炼体期修士。这种修士,一般都是资质上佳的!

还有一种修士,他们无需服用补药,体内也会自动生出元力种子。但是,他们却是在八岁之前,丹田内便会自动生出元力种子。更有甚者,一出生便天生携带着先天元气,体内便有元力种子。

这种修士,正是修士中的天才!拥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修炼天赋!

而杜飞云显然不是什么天才,甚至连资质上佳都称不上,他只是一个在十岁时服用补药勉强生出元力种子的平庸修士罢了。

他知道,十岁那年,母亲变卖了所有的首饰,甚至连一直贴身珍藏的一块紫色环佩都典当出去,最后才终于凑齐五十两银子,为他买来补药服用,使他成为一名修士。

而且,因为家境寒微,也没有银子去购买各种补药与秘法帮助他加快修炼,所以他的修炼之路才会如此艰难。是以,这么多年来,杜飞云从未懈怠,一直都在发奋苦修,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他打下坚实的基础。

奈何,他的资质实在平凡,当他查探了一番十二主脉的情况之后,这才知道自己体内经脉的确是普通至极。体内十二大经脉,不但多处郁结不通,而且还有柔弱稚嫩,显然未经塑造与锤炼,不够强韧。

前世庸庸碌碌,混迹人潮,来到这个世界上,命运有所转机,却依然难逃平庸资质,是为悲剧。

不过,他有理由相信,服用过脱胎换骨丹之后,这一窘状便会慢慢改善。那散发到四肢百骸的药力,定然会帮他拓宽塑造和锤炼经脉,使他的筋骨与经脉更加坚韧。

虽然自身资质平庸,但是杜飞云相信,有了九龙鼎和烈山药典这等神奇宝物,他一定会很快改善窘状,实力也定然会有飞跃性的提升!

此时,已然是二更天,皎皎明月悬于高天,白石镇中静谧而恬淡,所有人都已进入梦乡,而杜飞云却是心绪波动,无法入睡。

今天接二连三发生的怪事,打破了他原本平静苦涩的生活,为他带来劫难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转折。身怀如此重宝,他有理由相信,他能够凭借自己的双手,去将梦想和愿望一一实现。而且,就在不久之后!

心中豪情澎湃的杜飞云许久才平静下来,随后也不曾睡去,再次凝神进入修炼状态。当他引导体内元力在丹田与经脉内运转八大周天之后,才感觉体内那温润的药力终于淡去,似乎已经被四肢百骸吸收。

收功完毕,扭头望向窗外时,却发现此时已是拂晓时分,窗外的天际已经露出一丝鱼肚白,喔喔的雄鸡正在此起彼伏地打鸣。

迅速起床梳洗一番,杜飞云便来到小院中准备修炼武技。原本,寻常时候,他会先练习站桩半个时辰,然后再打一套拳法,可是今天他却改变主意了。

尽管实力低微,但是他明白,空有一身元力,没有高明的武技,仍旧是无用武之地,一介莽夫罢了。所以,昨夜他在那玉简之中仔细挑选斟酌了一番,选择了两门适合自己目前境界修炼的武技。

玉简之中的内容,大致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也是篇幅最多的,便是那记载炼药丹方与经验心得的烈山药典。第二部分,则是那玉简原主人撰写的一些奇闻异事与游历杂记,名为烈山游记,其中记载着诸多玄奇莫测的故事传说与名山大泽。

第三部分,也是篇幅最少的,名为烈山秘法,记载着百般玄功秘法,每一套都是晦涩难懂,玄奥莫测。杜飞云翻阅片刻,却始终看不懂其中意境,强撑着看下去后来竟然出现鬼魅幻象,脑海如针刺般疼痛,他知晓这是堕入邪魔的征兆,只好放弃继续翻阅。

找来找去,最终他也只找到一套勉强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名为行游八法。

之所以说是勉强适合他修炼,是因为这套功法共有八部,从最初级的第一部到最深奥的第八部,适合炼体期到先天期的修士修炼。据那烈山秘法之中的描述,这套行游八法,乃是一种强健体魄与神魂的功法,是烈山秘法之中最为简单同时也最为根基的一部功法。

按照烈山秘法之中的说法,只要以这套行游八法作为根基修炼,便能将基础打的极为牢固,修炼更加高深的功法时,才能轻松容易。

行游八法的每一部,都有着一个好听且极富意境的名字。第一部,名为行云流水,乃是一套步法和掌法。

步法谓之行云步,掌法谓之流水掌,步法掌法相辅相成,正奇相合。

渐渐明朗的小院中,杜飞云平伸双掌侧悬于腰间,肃立原地,心中默诵着行云流水的口诀。当他屏气凝神地默诵思量那行云流水的口诀时,脑海中便如身临其境般真切地看到自己的身影踏着灵动飘逸的步伐,打出圆润自如的霍霍掌影。

虽然心中惊疑这以前修炼从未出现的奇异景象,不过见怪不怪的杜飞云便将之归功于那神奇的玉简,下意识地便闭着双眼,凭着感觉,模仿着脑海里的画面开始动作。

安静的小院中,陡然掀起一阵微风,杜飞云的身影在小院中飘逸游走,双掌犹如穿花蝴蝶一般划过诸多残影,自有一番灵动的气势。

初时,感觉还有些生涩,许多看上去飘逸而凌厉的动作,根本不是他这个未经锤炼的小修士能够完成的,是以感觉有些蹩脚。而且,往往掌法不同与步伐协调,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当旭日渐渐升起,一个时辰过去之后,一心跟着感觉走,细细体悟脑海中画面的杜飞云,动作与步伐也渐趋协调,这套步法和掌法也渐渐熟练起来。

金黄色的朝阳下,杜飞云双脚迈动闪现,踏着蕴含某种奇妙规律的步子,双掌犹如流水落花一般飘忽,在小院中带起一道道残影。虽然有些地方,步伐与掌法还是不够协调自然,动作还有些生涩僵硬,不过,那飘逸灵动的气势却极是赏心悦目。

杜氏不知何时梳洗罢出现在门前,正拄着拐杖倚在门框,望着院中沉浸于状态的杜飞云,苍白的脸上满是欣慰。

尽管儿子资质平平,可是修炼极其刻苦,从不曾有一丝懈怠。有子如此,如何能不欣慰。杜氏带着满足与微笑望着院中杜飞云的身影,双眼渐渐模糊,思绪渐渐飘飞。恍然间,她似乎又看到当年那道白衣飘飘,衣衫似雪的身影。【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