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正文 第009章 进境飞速

将这套行云流水功法从头到尾练习四遍,已经是两个时辰过去,杜飞云沉浸于那种玄妙状态之中,甚至忘记吃早饭。

当他终于打完收工,立定原地,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之后,扭头便看到杜氏正倚在门边,神情恍惚,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

“娘,您先吃早饭吧,不要等我啊!”

杜飞云的话音将杜氏惊醒,她拄着拐杖走到院中,杜飞云连忙搀扶着她来到石桌前坐下。

“飞云啊,你刚才练的这套步法和掌法很是眼生啊,这明显不是我教你的柳氏功法。你告诉娘,这是从哪学来的?”杜氏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拉着杜飞云的手,眼中带着一抹疑问。

听到杜氏话语之中的柳氏功法,杜飞云的眼神明显黯淡许多,他扭过头去掩饰那逐渐变冷的眼神。顿了顿,这才回过头来笑着对母亲杜氏说道:“娘,昨天我梦见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这些步法和掌法都是他教给我的!”

此话亦真亦假,只有杜飞云才明白其中原委,可是听在杜氏耳中,却显然是骗人的鬼话。不过杜氏却并未生气,轻笑一声,伸出手指轻点杜飞云的额头,嗔笑一声道:“哎,我儿飞云竟然也拿这种鬼话来诓骗为娘。飞云,为娘知道你长大了,也有自己的秘密了。或许你是要遵守师命,却也不至于连为娘也要瞒着吧?哎,好吧,如果你真不想说,那为娘也就不勉强你。”

显然,杜氏误以为他暗地里拜师学艺了。不过,既然这件事解释不清,杜飞云便索性不去解释。反正他知道,以后或许会有更多的事情需要解释,既然母亲误以为他拜师学艺了,那也正好免去许多口舌。

……………………

十日时间,悄然划过。

这十天时间里,杜飞云仍是一如既往地,每天早晨拂晓便起床,练习两遍行云流水功法之后,便去阆石山中采药。辛苦劳累一天,晚上回到家中,用过晚饭之后他却不曾休息,开始凝神修炼,直至次日拂晓,周而复始。

出了秦守义那档子事之后,不知是心中抵触,还是因为山中草药渐少,杜飞云也不曾再去过白石峰,转而觅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峰,每日里收获颇丰。

采药是家中现如今最大的经济来源,所以杜飞云仍旧不能放弃。他最近在烈山药典之中翻找出另外一种丹方,炼制出来之后能够极大地提升实力。更重要的是,这种丹药炼体期的修士便可以勉强服用。所以,他也需要去采集药草,收集丹方中需要的材料。

这段时间里,杜飞云总是红光满面,气色较之从前好上许多,精气神更是饱满充盈。一切只因为,这十天时间里,脱胎换骨丹的药效已经渐渐融合吸收完毕,他的身体素质,无论是经脉还是筋骨,都极大程度地增强了。

最让他惊喜的是,他的实力也在这段时间中进境飞速,短短十天便连跃两层,达到炼体期六层的境界!!

之前杜飞云只是见玉简之中描绘的丹药是如何神奇,如何强大。自此,他才真正亲眼见识丹药的不凡功效。他已停留在炼体期四层足有两年,服用过脱胎换骨丹之后却是一举突破到五层,就在昨天又再次晋阶到六层境界。

区区一颗丹药,便免去他两三年的苦修,使得他直接从炼体期四层提升到六层境界,这是何等强大何等惊人!

他毫不怀疑,若是让白石镇三大家族的修士知晓这件事,肯定会为之而疯狂。一颗丹药便能免去数年苦修,使人提升两层功力,这等功效,着实称得上逆天!他相信,若是三大家族的修士知晓他拥有这等宝物,肯定会蜂拥而至,用尽手段将他的宝物据为己有,甚至他自身都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对别人透露任何消息的。这件事,除了他自己,绝对不可能让其他人知晓。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杜飞云的飞速进展,杜氏都看在眼中,心中自然是惊喜而又欣慰。一直进境缓慢的儿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拜入神秘高人门下,习得神秘功法,实力更是进展神速,她怎能不惊喜。

只不过,虽然有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却也有令人担忧的坏消息。

秦家二少爷秦守义不知所踪的消息不胫而走,不一日便传遍整个白石镇,也传入杜飞云的耳中。白石镇只有方圆十里大小,镇中只有数千口人,平日里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传的沸沸扬扬,更遑论是秦家二少爷失踪这等重磅新闻,自然是妇孺皆知。

这个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二世祖不知所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自然有不少曾遭欺压的百姓暗地里拍手称快。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在揣测着,身为白石镇一方霸主的秦家家主秦万年,不知又会倾泻出怎样的滔天怒火!

秦家上下人丁数百,自然是人多势众,很快便在坊间巷里展开调查问询。不知怎地,矛头便渐渐地对准到杜绾清的身上。据说,事发当日有人在白石镇看到秦守义,这厮正午时分在街头晃悠,随后神色鬼祟地跟踪杜绾清出了白石镇,一路向东南方的阆石山行去。

此消息一经传出,白石镇诸多居民顿时心中窃笑不已,那秦守义贪财好色的禀性众所周知,而且这厮垂涎杜绾清的美色也不是一年两年。

杜绾清虽然家境寒微,平日里还要操持家务,甚至有时也会上山采药,所以穿着打扮很是朴素,从不施粉黛。可是,即便是寒酸的衣着,不着粉饰环佩的她,依然是天生丽质,比起镇中的许多富家小姐都要明媚靓丽三分。

只不过,白石镇中谁人不知,这个娇弱少女乃是一个扫把星,还在襁褓之中时来到白石镇便克死了其父亲。后来被柳遥收留,更是让柳遥身染恶疾,十几年来愈发严痔旎见好转。十三岁时此女便已生的貌美如花,镇中柳家的一个远房少爷得见芳容,顿时色心大炽,意欲欺侮她时,却莫名其妙地死在花圃中。

自那以后,镇中诸人见到杜绾清便会绕道而行,无人敢于接近。秦家二少爷秦守义,竟然如此色胆包天,不顾死活地想要欺侮杜绾清,如今也无巧不巧地遭到报应。一时间,白石镇居民在幸灾乐祸于秦守义自寻死路的同时,也对杜绾清更加噤若寒蝉,更使得她被披上一层神秘而恐怖的面纱。

当秦家管事秦二带着十几个家丁登门来访时,杜飞云便感到不妙,心中也有些惴惴,甚至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带着母亲和姐姐逃离白石镇。

他在心中暗暗自责,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即便他拥有九龙鼎和烈山药典这等重宝,自身更是达到炼体期六层的境界,在秦家的偌大威势面前,却依然如同搪瓷碗般脆弱。毕竟,已知的秦家高手中,除了家主秦万年还有一位天才少年,都已经达到炼气期的境界,炼体期境界的修士更是多达二十多个!

秦家若是意欲灭杀杜飞云,实在是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心中忐忑不安片刻,杜飞云最终还是决定出面应对。他敏锐堤祆觉到,来者既然是秦家管事秦二,而不是一向以脾气火爆著称的秦万年,那就代表着秦家还没能找到他杀死秦守义的证据。否则的话,秦万年又怎会忍得住,肯定会亲自前来手刃仇人,为儿子报仇的!

想通这些,杜飞云索性装出一副略显惶恐且茫然无知的模样,对秦二的厉声责问一问三不知,虽然惹得秦二恼怒不已,却最终没有招来祸事。

秦二左右问不出个所以然,又慑于杜绾清的恐怖名声,不愿与之接触和当面对质,最终只得带着家丁悻悻离去。当然,临走时,秦二也不忘故作凶狠地教训杜飞云一番,并声称这件事秦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倘若半月之内还是无法寻到二少爷秦守义的踪影,届时便会直接捉拿杜绾清问罪!

见到秦二终于离去,知晓秦家暂时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证明秦守义是被他所杀,杜飞云心中暗松一口气。那悬崖高约百丈,秦守义摔下去肯定也是要粉身碎骨的,没准早已被蚁虫猛兽啃噬地连渣滓都不剩,或许秦家永远也无法找到秦守义的尸骨。

心中作此猜想,可是杜飞云却不敢掉以轻心,把希望寄托于那虚无缥缈的事情上,还是没有自己尽快提升实力来的安心。况且,半月之后如果秦家仍旧一无所获,没准那脾性蛮横霸道的秦万年真的会将怒火倾泻在杜绾清身上。

想到这里,杜飞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将那新发现的少阳丹给炼制出来,只有实力精进之后,才能够应对任何突如其来的危险!【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