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正文 第005章 药鼎九龙

饶是杜飞云自认心智沉稳远超同龄人,在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天大惊喜时,亦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虽然没有仰天长啸数声发泄心中兴奋,却也是满面红光兴高采烈。 有长生不死,羽化登仙的机会摆在面前,谁人又能淡定?

想想白石镇三大家族的祖先,以炼气期的实力便能够在镇上开创偌大一片家业,自此衣食无忧锦衣玉食。若是他杜飞云能够有幸成为强大修士,拥有那等玄奇神通手段,岂不是要荣华富贵权势滔天?

到那时,白石镇居民再也不敢骂他是杂种,一家人永远不用受人白眼,母亲的病也可以治好,姐姐和母亲都能够享受安逸荣华的生活,再也不用每天啃馒头喝稀粥吃野菜!

想到这里,杜飞云顿时胸中豪情万丈,他知道,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自己的愿望,或许就只能寄托于这尊小鼎和玉简了!

只不过,当热情渐渐褪去,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杜飞云这才抛开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他清楚,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炼体期的卑微修士罢了,他不是什么修炼天才,根骨平平无奇,资质平庸不堪,想要晋阶到炼气期都不知要等到何时,更遑论是达到先天境界!

只有突破先天境界,才能够炼制丹药,才有可能长生不死。而他,显然希望渺茫。

空拥此等修士重宝,到头来却发现只是镜花水月,空欢喜一场,杜飞云也渐渐冷静下来。他苦笑一下,自嘲地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自己真是幼稚,连炼气期境界都不知何时才能突破,竟然还奢望成为修士,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再去凭空幻想,杜飞云将那玉简和三足小鼎收起来放在一旁,却发现玉简会自动飞到小鼎里,而小鼎又自己回到他的胸口前,化作一副图案。

有了之前的经历,杜飞云也见怪不怪,心中既然决定压下成为修士的不切实际幻想,他也懒得去寻思这些琐事。

今日思绪纷乱无章,即使闲来无事,杜飞云也不敢进入修炼,因为自幼母亲便告诫他,心绪不宁时切勿入定修炼,否则便有损害身体与经脉的可能。

杜飞云索性躺在床上,眯着双眼想着心事,盘算着该如何处理今日发生的事情。

从小到大,他也曾在阆石山中捕猎野兽,也曾见过诸多血腥场面。不管是前世今生,这杀人还是此生头一遭,心头有些惴惴亦是难免。

那秦守义平日里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在白石镇早已是有名的恶少,今日更是色胆包天意欲欺侮杜绾清,即便是再杀他一次,杜飞云也丝毫不会后悔。自幼时他便饱受周围众人冷眼,尝遍生活艰辛,很小时他便在心中发誓,此生但有一口气在,便绝对不会让母亲与姐姐受苦遭难。

只不过,那秦守义虽然恶贯满盈,却也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镇中大多数被秦守义欺辱过的人,都会碍于秦家的权势,选择忍气吞声。

如今秦家二少爷秦守义失踪,秦家上下肯定会四处寻找。即便那白石峰下人迹罕至,可是只要秦家用心调查寻找,不久之后终究是要东窗事发的。

届时,丧子心痛的秦家家主会做出怎样过激的反应无从想象,但是杜飞云知道,他和姐姐肯定无法幸免,甚至连母亲都会受到牵连,这绝对不是他愿看到的!

虽然秦守义之死完全是咎由自取,但是杜飞云很早就明白,这世界上,有权有势的人,即便错了也是对的。而无权无势的穷人,即便对了,也是错的。

一切,终究还是要看实力和权势!

如果他拥有炼气期或者先天期的强大实力,那秦家家主也奈何他不得,如果他杜飞云拥有显赫家世,那秦家家主也必定会忍气吞声。

可是,这两样杜飞云都没有,所以他必定会被秦家碾压致死,成为秦守义的陪葬!

“为今之计,我该怎么办?”杜飞云双手捧着脑袋,一时间有些无可奈何。既不想让自己和姐姐成为秦家权势碾压下的陪葬蝼蚁,又没有权势和实力去保护自己和亲人,生平第一次的,杜飞云是如此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没有天才般的修炼天赋,痛恨自己没有强大的实力,痛恨自己不能保护亲人!

思来想去,杜飞云能够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逃!

实在是无计可施时,他也只好带着母亲和姐姐逃离白石镇,逃离秦家的势力范围,如此一来才能保护家人周全。

可是,自幼年时便被白石镇居民冷眼,遭人唾骂和鄙夷的同时,杜飞云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柳家的老家主曾经严令,他母亲杜氏绝对不能踏出白石镇半步!

继续呆在白石镇,不久之后便会遭受秦家报复,逃离白石镇,又会被柳家捉拿回来甚至重刑惩罚。是逃是留,都终究不会有好下场!

一时间,杜飞云只觉得脑袋头痛欲裂,思绪纷乱却找不到一条行得通的路,那种左右为难的煎熬,几欲使他发狂。

前世见惯种种穷人百姓白白牺牲于权势淫威之下,即便法律,即便正义也无法为之伸冤。见惯了也就淡漠了,因为自己不曾遭遇。如今,自己亲身面临这等类似的境况,杜飞云才知道,这其中的痛楚,是如何绞心。

思来想去,权衡了许久也没能找到一个稳妥可行的办法,杜飞云的目光又落在自己的胸前。他在想,或许那小鼎和玉简便是自己如今唯一的希望。

权衡一番,杜飞云便在心中下定决心,再好好研究一下这古怪的小鼎和玉简,如果届时还是找不到任何办法的话,那就只有寻找机会,趁着夜色收拾东西,带着母亲和姐姐悄然离开白石镇了。

仿佛是下赌注一般,心一横地逼自己拿定主意,杜飞云那纷乱的思绪才平静许多,抱着破釜成舟的想法,他再次心念一动唤出了那三足小鼎。

这是他在玉简中学来的方法,以心神意念来引导小鼎,小鼎便会顺着他的心意去做。

手捧着半尺余高的黑色小鼎,杜飞云喃喃自语道:“既然你身上刻画着九条黑龙,那我就暂时叫你九龙鼎好了。”

旋即,他双手捧着九龙鼎,眼神庄重地凝视着鼎身,好似托付身家性命一般地说道:“九龙鼎啊,希望你能够给我带来惊喜!”

“不管你是妖魔鬼怪作祟,还是神通广大的修士施法,既然你如此巧合地在今日出现在我梦境中,让我得到这九龙鼎,我都当你是来救我的。倘若你能够助我度过这次难关,我便视你如神明般虔诚!”

显然,杜飞云的这后一句话,肯定不是对九龙鼎说的,或许是在说那位……【云来阁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