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七章 深夜赏月

俊俏公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哼声道︰“你说的对,跟低等下人争辩实属有辱斯文。◆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WWW.YUNLAIGE.NET◆”

秦枫却是哟哟哟的砸着嘴巴,有些痛心疾首的说道︰“还有辱斯文么 !下人又怎么了?下人就不是人了?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跟人说话是有辱了你们所谓的斯文了?真真是人渣呀!枉你等的老爹辛苦将你们养大!你们却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这真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人渣败类!”

秦枫说罢,未了又补上一句道︰“哦对了,除非你们不是人!”

哈哈哈哈.....

周围一片大笑声四起。整个凉亭里的人都笑翻了。刚才一直忍着没有笑出来是因为还想听听秦枫怎么跟这俩人争辩,结果这秦枫口齿果然伶俐,绕了一大圈过来,那俩个书生最后都变成不是人了!

龙紫嫣这回也忍不住了,小手捂着嘴儿偷笑不已。这秦枫也实在是太逗了!一张嘴生生将这俩个自以为诗书满腹的书生公子哥说的哑口无言。

“你你你,你口出狂言,侮辱斯文。”俊俏公子哥颤抖着手指指着秦枫,真有种想冲过去打两巴掌的冲动。

另一个公子被人笑得羞红了脸,拉住俊俏公子哥道︰“算了,不跟他一般计较,我们走吧!”他已没脸再留在这里被人笑话了,而且此人是龙小姐的下人他们又不能将他怎么,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俊俏公子哥衣袖一拂,跟着同伴在笑声中落荒而逃,显得甚是狼狈。

龙紫嫣也站了起来了,笑吟吟的对小兰道︰“这里不好看了,我们去别处吧?

小兰还在哈哈大笑着呢,听到小姐说话,连忙忍着笑意点头跟上。

秦枫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周围的人笑呵呵的拱拱手,然后跟随龙紫嫣俩人离开。

龙紫嫣并没有就此回去。而是从另一边穿过了荷塘。又从荷塘的边上漫步赏花着。龙紫嫣没有过多的跟秦枫说话,更多的则是一个人沉默。她似乎不愿与人多言语。更多的是小兰会不时的跟秦枫说说笑话。因为小兰忽然觉得这秦枫人还挺逗的。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秦枫三人回到郡王府后天色已黄昏,正赶上了郡王府开饭的时间。当然了,秦枫是没有资格去跟龙紫嫣一起用餐的,而是跟郡王府的下人们一起进食。

郡王府下人们的伙食还不错,肉类的多的是。毕竟郡王府可不会亏待了下人。

这一个夜,秦枫睡在下人们的大房里,这种大房就是许多人挤在一起睡的那种。望着头顶房子的悬梁,秦枫辗转难眠。他是来寻找记忆还有身世的,结果却辗转着来到此地做起家奴了!

人家说的好,失忆不代表忘记了自己的国家,可是秦枫却是对这天龙帝国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这里的风土人情他也是一点都不熟悉,除了语言沟通没问题外,其它的都不熟悉。也幸好他为人跳脱,对于未知的事物很容易去适应,如此才不会觉得与此间的人格格不入。

夜半时分,洁白的月光透过屋子的窗户斜照了进来,照在了地棠上。秦枫翻身坐起,轻轻的下榻,打开了房门然后走了出去。

炎阳郡的郡王府很奇特,跟其它郡城不一样。这里夜间是没有守卫的,看起来就像是很平常的一户人家一样。此时已近深夜所以大部分人都已经入睡了。

看了一眼头上斜斜的明月,又看了看附近的楼房。秦枫朝不远处的一座有三层高的楼房走去。

走到楼房下,秦枫又沿着楼梯走了上去。他知道这栋房子是没人居住的,平时就是用来储放杂物的地方。

秦枫走到了第三层后,看了眼那竖起来的柱子,随后爬上了围栏,顺着柱子爬了上去。

屋顶上,秦枫坐在了瓦面的最高处,也就是两边瓦面的中间瓦脊处。坐在这里,可以很容易的看到更远处月色下的炎阳郡城范围。

微风轻轻的吹着,秦枫的长发随风起舞。今夜的月色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圆圆的,却又似乎透着一丝诡异。因为平常的明月是洁白的,而今夜却显得微微有些晕红。特别是明月周围的光晕,好似血雾一般笼罩着,令人望之不禁心神荡漾。

秦枫正在出神间,忽然一道白影落在了他的身旁。秦枫一怔,遂转脸看去。待看清楚的确是有个人,而且这个人还认识之后,秦枫不免吓了一跳。

“你怎么上来的?”秦枫惊诧的看着此人问。

龙紫嫣没有看他,而是抬头看着天空的明月,随即淡淡说道︰“那你又是怎么上来的?上来干嘛?”

呃....秦枫有些郁闷,人家问你话呢,你不回答反而先问我了?

“上来赏月。”秦枫如此说着。

龙紫嫣︰“赏月用的着到屋顶上来吗?”

秦枫︰“站的高才能看的远嘛!不到高一点的地方,焉能一窥炎阳美景?”

龙紫嫣还是没有看他,而是也坐了下来,跟秦枫并排着,随即微微一笑︰“你也喜欢赏月么?”

闻着龙紫嫣身体发出的那淡淡的香味,秦枫心神微微有些荡漾。随即转移了目光,也看着明月说道︰“月,总是一些落寞的人喜欢看的景色,因为月很洁白,而且很宁静,让人可以静下心来回思以往。”

龙紫嫣微微颔首,对秦枫所说她也有些认同。随即问道︰“那你很落寞么?还是你很怀旧?”

秦枫苦笑一声,叹气道︰“不是很怀旧!而是我根本就不记得我曾经的所有事情了!甚至是我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

龙紫嫣惊讶,转过脸来看着他︰“难道你失忆?那你不是叫秦枫么?”

秦枫轻轻点头︰“秦枫是我在失忆后给自己取的名字,实则我连自己是哪里的人都不清楚,而且进入炎阳郡后,这里的一切我都觉得是那么的陌生!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讨生活。”

龙紫嫣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秦枫,她原本还以为秦枫是个正常人呢,结果这没想到原来他是连自己是谁都忘记的人?怪不得他一来炎阳郡就去酒楼白吃白喝,宁愿被人殴打也要填饱肚子,感情他是连怎么去赚钱都不知道!

《第四章奉献,求点击,收藏,鲜花哦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