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1章 重生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破旧的木板门被推开,一个有着明亮眼睛和帅气虎牙的小男孩跑了进来,拉着李长歌的手就向外跑去。

“二牛,你做什么?”她迟疑了一下,才叫出那个记忆中的小男孩的名字。

二牛咧嘴一笑:“隔壁庄里来了个戏班子,在刘财主家唱戏呢,我知道后院一处墙头有个缺口,可以让咱们爬进去。”

熟悉的对话,熟悉的人和场景,李长歌却像是见了鬼一样一下子抽回了自己的手。那天发生了什么,她记得再清楚不过了。

上辈子……或者是前生,谁知道算什么呢?反正那个时候,刘财主家唯一一次唱戏,是为了替他的女儿庆生。之所以记得那样清楚,是因为刘家小姐和她同岁,那年都是十岁。

附近的十几个庄子里,只有刘财主家最有钱。刘家那位小姐相貌生得并不好,据说因为母亲怀胎时吃了药,头脑也有些呆,但却是极为讨喜的,见人就笑。虽然她生得愚笨了些,却委实投了个好胎,刘财主那样一个吝啬人,竟花了大价钱请戏班子来为她庆生,可见疼爱得很。

李长歌鼻子一酸,从前,她的父皇也是极疼爱她的。但是,那样一个对她有求必应的父皇,却因为她的愚蠢死于非命……

“小妹,你怎么了?”她有些茫然地想起来,这个时候,自己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村子里的人都叫她小妹。她是养母捡回来的弃婴,因为是个女孩,也不受养父待见,名字都没有取一个。

后来养母死了,养父不愿意再养这么个孩子,便卷了包袱一走了之,只剩下她在庄上吃百家饭长大。

如果今年她是十岁的话,那么两年后,南宫昀就会来这里了。

她下意识地握住了脖子上挂着的荷包,里面装着的是唯一能证明她身份的玉佩。幸好她的养父从来都不正眼看她,不知道她身上还有这么一个值钱的物件儿。养母也为了防着养父,特意做了个花色不显眼的荷包套在了玉佩外面。

“好,二牛哥哥,咱们快去吧。”她冲着二牛露出甜甜笑容,把那傻小子看得呆住了。

眼前这小女孩,长得瘦瘦巴巴的,乱蓬蓬的头发编成个小辫子,脸上也脏兮兮的。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极其漂亮,黑亮的眼珠半藏在浓密纤长的睫毛后面,眼角那点笑意像是能甜进人心里去。

“小妹,你的眼睛……真漂亮,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星星吗?”李长歌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可是,终究还是比不上月亮……”

“不会的!”二牛连连摆手,“在我心里,小妹的眼睛是最漂亮的,比星星月亮都要漂亮得多!”

那一世,曾经也有人夸过她的眼睛漂亮,说她是最美丽的公主。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最后关头,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出身最高贵的公主,把她的美丽和性命都葬送在了天牢里。

这一世,她绝对不要再遇到那个人!

说她懦弱也好,说她无能也罢,上一世,她已经因为那个人伤的体无完肤。这一世,她绝不想再将自己的人生浪费在他身上。

南宫昀……她在心底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故意做出着急的样子:“二牛哥哥,再不去,戏怕是都要唱完了。”

二牛这才如梦初醒,两人趁着夜色往刘家跑去。

刘家是庄子里最有钱的人家,李长歌有心要甩开二牛,便推说要小解,往花园里一钻就不见了踪影。前世的她虽然来过刘家,却并没有去过刘小姐的闺房,因此只能没头没脑地乱找一气。

她刚推开一扇看起来很精致的房门,就险些和一个女童撞了个满怀。

“你是谁?”那女童睁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好奇问道,“是爹爹新给我买来的丫头吗?”

有了这么句话,李长歌便能确定,眼前这女孩子就是刘家的那位小姐了。

于是她堆起满脸笑容:“也算是,也算不是。”

刘小姐困惑地睁大了眼睛,显然这样的回答并不在她能理解的范畴:“这是什么意思?”

李长歌低下头笑了笑,故意做出一副腼腆的样子:“我当然很想来做小姐的丫鬟,但我只是个没人要的孤儿,根本没这个资格。”

“不过小姐,我刚刚在院子外面看到天下掉下了一颗星星,就落在这院子里,所以才想来找的。”

“还有这样的事情?”刘小姐果然如传言一般头脑简单,听了这样的话立刻欢欣雀跃起来,拉着李长歌就要去找那“天上掉下来的星星”。

李长歌装模作样地和她在草丛里找了一会子,便拿着自己那块玉佩大叫起来:“小姐,找到了,我找到了!”

刘小姐欢快地跑过来,赞叹道:“好漂亮啊。”

自然是漂亮的,前世里,李长歌是在回到皇宫后才知道那块玉佩的来历的。她的外公,曾经是富甲天下的商人,这块玉佩据说是极其罕见的凤玉,当年外公是用了价值一个城池的钱财才买来的,并雕成凤凰形状的玉佩送给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长歌的母亲。

长歌的母亲爱上落魄王孙,不惜嫁给他做妾室,被外公赶出家门,这块玉佩便成了她唯一的陪嫁。在长歌出生时,她自然是满心欢喜地把这块玉佩戴在了自己小女儿的脖子上。

不知是上天的造化还是捉弄,当年的落魄王孙竟然得到朝臣扶持,在灵帝驾崩后继承了皇位,举家携口千里迢迢地赴京。在路上遇到暴民袭击时,乳母一个不小心,竟将还没满周岁的长歌丢了。

那块玉佩,便是前世里她身份的唯一证明。

想到这里,长歌将玉佩放到了刘小姐手里。刘小姐愣了一下,才腼腆笑道:“这是你找到的啊,应该归你才对。” “我听说,今天是小姐的生日,所以,这是上天送给小姐的礼物啊,怎么可以不要呢?”

“真的,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月光下,刘小姐的笑容格外无邪。

李长歌重重点了点头:“是的,是上天送给你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