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8章 刑场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翌日清晨,长歌就换好了衣裳。这件随从的服饰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尽管已经洗过了,但李长歌仍然觉得有血腥味附着在衣服上,挥之不去。

不知道是谁如此想要燕国质子的命,连他身边所带的少年随从都一个不留的灭口。李长歌庆幸自己已经长得足够高,穿上那套衣服看起来并不算怪异。只不过她因为缺人照顾,显得有些面黄肌瘦。

不过好在是少年人,就算瘦一些也无妨,一直乱蓬蓬的辫子解开了,在头顶绑成利落的发髻,看上去倒也清爽。她年纪太小,虽然长了个头,但还没开始发育,扮作少年毫无破绽。

门被人推开后,她看到了穿着同样装束的二牛,不由得笑了。二牛虽然取了这么个名字,但体格和牛根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看上去甚至比她还要弱不禁风,活像一根豆芽菜。

看她只是笑嘻嘻地盯着自己,二牛不好意思地笑了,却又担忧道:“这次,会有危险吧?”

他虽然从生下来就长在乡村,不曾见过外面江湖的腥风血雨,但从长辈口中也听到了不少。山贼本身已经是够可怕的存在了,如今又牵扯上了官兵和刑场,不由得他心里不打鼓。

“不用怕,会没事的。”李长歌安抚地说道。

二牛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故意挺起了胸膛:“危险我也不怕,我要保护小妹的。”

见他说的认真,李长歌的眼神不由得柔和了几分,嘴角的笑涡也更深了。如果说这世上,有谁是不曾出于功利心而关心她的,养母和父皇算两个,二牛也要算一个了。

他的关心虽然微不足道,尚不足以对抗整个冰冷的世界,但总好过前世里,一个人在冰冷而华丽的宫廷中苦苦挣扎。

然而这份感动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你的小妹,她叫什么名字?”

李长歌转过头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山贼少主。他也已经换上了属于燕国质子的华丽衣衫,那样过分修饰的衣衫穿在他身上,竟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地方。或许是他的容貌过于俊美,丝毫不带痞气的缘故,李长歌又一次想到,如果把他放在都城,会比那些公子们更像一个公子。

只是,他的视线和声音都太过冰冷,带着隐约的敌意,她却不知道这敌意从何而来。

二牛却是个木知木觉的,当下傻傻答道:“小妹就是小妹啊。”

少年的脸色更加阴沉了,李长歌心里想笑,脸上却要拼命忍住。大概他也想不到,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吧。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他冷然道,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李长歌知道,跟他一起去刑场或许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相比之下,她宁愿选择去冒险,也不愿意留在黑龙寨里。这些天来,柳军师看向她的目光已经越来越有敌意,她毫不怀疑,只要他的少主一离开寨子,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拧断她的脖子。

所以,趁着黑龙寨的少当家在寨子里还有一点影响力的时候,跟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只要今天的计划顺利,他们就能把黑龙寨的大当家救出来了。以那位山贼少主的身手,想来就算被官府派人接走了,也能顺利逃走的,到时候大家都各自相安无事了。

然而这个世上,天算永远胜过人算。不到事情发生的那一刻,谁都不知道未来的走向。

所以,当李长歌看到刑场上的县令身旁坐着的那人时,整个人都像是突然被冰水当头浇下了一样,在盛夏时节,她竟然打起了寒战。

怎么会……现在就碰到那个人?

坐在县令身旁的锦衣公子,宽袍缓带,明紫色的抹额越发衬得他那张脸皎然如玉。那眉那眼,无一处不是刻在心底化不去的伤口。

南宫昀,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地方?难道是一切都因为她的复生而改变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会认出她吗?

李长歌一时间心乱如麻,身旁的少年敏锐地发觉了她的不对劲,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便看到了刑场上的那位公子。

“你认识他?”他压低了声音道。

李长歌矢口否认:“不认识。”然而她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细瘦的手指甚至下意识地握紧了,指甲深深地掐入手心。

少年垂下眼眸,轻轻伸手握住她的手,让她的手指在自己手心舒展开来。

南宫昀也不是寻常人物,很快就发现了这道异样目光的来处。当他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时,李长歌咬紧了牙关,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不要害怕。

幸好,他的目光只从她脸上溜过,随即便转向了一边。

李长歌强迫自己收敛心神,不再看他。身侧,胡老二已经踏前一步,朗声道:“这位就是燕国送来的质子,今天老子来是和你们做个交易的,如果不把我们大当家放了,就别怪我胡老二先过一把刽子手的瘾!”

说着,他还象征性地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大刀。

李长歌在心底叹息一声,这个胡老二,怕是寨子里少数对大当家死忠的人了。哪怕是在做戏,他那把刀离他们少当家的颈子还足足有一尺的距离,若是旁人还好,南宫昀一向长于察言观色,难保不会看出什么破绽来。

南宫昀今时今日的地位,显然比那县令要高得多了。收到对方求助的目光后,他闲闲开口道:“你说他是燕国质子,有什么凭据?”

燕国质子在东平县的辖区范围内失踪了是真,尸体和血迹虽然被人刻意掩盖了,但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循。

“老子说他是就是,老子亲自把他抓来的,还能有假?”

南宫昀却微微一笑:“恐怕你是上当了,燕国质子如今好好的在驿馆里歇着呢,要不要我把他请来给你看看?”

胡老二一时语塞,他本是个粗人,尽管李长歌已经给他设计好了台词,但关键时刻还是忘得一干二净。

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就要露馅。